浅析生产队政治夜校对农民的影响

2020-10-20 00:08蔡鸿宇
广告大观 2020年10期
关键词:进步基层治理生产队

蔡鸿宇

摘要: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在中国广大农村伴随着一大批政治夜校的建立,广大农民群众受到了各方面的熏陶。政治夜校在广大农村普及文字,传播农技知识,带动农民学习进步,丰富了广大农民的业余生活,提升了农民的思想境界。本文以天津小靳庄和上海川沙县六里公社为例,采用报纸、回忆录的形式,展现政治夜校在当时所发挥的积极作用,从而进一步为当代基层治理提供有益借鉴。

关键词:生产队;政治夜校;农民;进步;基层治理

一、引言

政治夜校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政治夜校是以人民公社为行政单位,生产队为组织单位,以农民为参与主体,由基层党组织牵头领导,以开展政治学习、普及文化知识和农业知识为主的学习教育形式。在政治夜校建立的初期,也就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学界就已经对此有了研究,但是当前学术界对政治夜校关注的并不多,且早期对此关注的方面仅仅是政治和理论学习方面。在政治夜校建立的早期,张火、方焕勇在《走从工人中培养理论队伍的道路——金沟岭林场调查报告》就是通过走访基层林场的形式,考察基层政治夜校的政治理论学习情况,为其他地方政治夜校的开办提供借鉴。[2]同样,中共哲里木盟委宣传部、中共通辽县委宣传部联合调查组的《学习小靳庄用马克思主义教育农民——保安大队农民学习班调查》调查研究同样是类似的情况。[3]近年来,对于此方面的关注开始有了新的角度,梁珊在《从文学创作到政治活动——试论小靳庄诗歌活动嬗变过程》对天津小靳庄政治夜校开办以来创作的诗歌做了梳理,分析诗歌在这一时期的发展变化过程。[4]本文拟采用新的视角,就政治夜校的开办对农民的影响展开论述,从而对当代基层建设提供某些启示。

二、政治夜校前记

(一)天津小靳庄和川沙县六里公社简介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天津小靳庄和上海川沙县六里公社。小靳庄,即天津市宝坻县小靳庄,于1971年8月开办政治夜校。[5]上海川沙县六里公社,即现在的浦东新区,1993年浦东新区管委会成立,川沙县的建制撤销,成立了浦东新区,六里公社并入浦东新区。从1972年9月以来,上海川沙县六里公社75个生产队先后建立政治夜校。[6]

(二)政治夜校开办的原因

开办政治夜校,主要是学习时事政治和理论知识,同时兼顾文化知识和农业知识,无论是建立之初还是学界对此的研究,这都是一个较统一的原因和方向。通过翻阅文史材料,可以看到天津小靳庄生产队的社员以学习政治和学习理论为主,同时兼学文化和农业科学技术。[7]而川沙县的生产队的社员在夜校主要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同时也学习社会主义文化和农业科学技术知识。

三、政治夜校开办的内容

(一)普及文化知识

通过举办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学习班或学习小组,政治夜校在不同程度上为农村的干部群众普及了基础的文化知识。

在上海川沙县六里公社,政治夜校的创办有着多种多样的形式,比如举办短期学习班,以社员的自然宅为基地建立学习组,还成立干部学习组,举办各个生产队的政治夜校等。到了后期随着创办政治夜校经验的积累,则逐步形成了公社办业余农大、生产队办业余农大分校、生产队办政治夜校的三级教育机构,在政治夜校又开设了政治理论班、语文写作班、医疗卫生班、农机电工班、农业技术班等多方向的学习班。[8]相比天津小靳庄,六里公社的学习形式就丰富得多了,小靳庄主要通过学习小组和读书班、读书会的形式来学习理论知识和文化知识。[9]

(二)传播农业知识

由于政治夜校是以组织政治理论学习为主,兼学农业知识为辅的基层学习形式,普及农业知识同样也是政治夜校的重要内容。在全国不同地区的不同生产队,夜校普及的农业知识是符合各地实际的农技知识。

比如在南方的上海川沙县,夜校根据农时季节安排有关的学习内容,比如学习三麦管理技术,水稻栽培技术,蔬菜的病虫害防治技术、黄瓜种植技术、马铃薯种植技术等,并且开展短期训练班的形式进行。[10]在北方的天津小靳莊,社员以班内组和班外组的形式学习挖渠治碱的技术。[11]

(三)开发文体活动

在政治学习和农忙的空余时间,政治夜校开发的文体活动还丰富了农民的业余生活。

上海川沙县六里公社通过建设文艺宣传队、文艺创作队、大队图书室、农民业余大学、农民理论宣讲队以及科技宣传队,设置革命故事员和土记者,开办赛诗会等文体活动,让农民获得了文化上的体验,为农民提供了较为丰富的业余生活,同时在农村也形成了一个良好的社会风气。[12]同样在天津小靳庄,政治夜校创立了业余文艺宣传队,鼓励社员唱样板戏、搞诗歌创作、讲革命故事,并且建立图书室和篮球队、排球队、羽毛球队,让农民在农闲时获得了休息,为农村的生活增添了生气。[13]

四、政治夜校开办对农民的影响

(一)农民获得了文化知识

通过在政治夜校的学习,广大农村的干部群众在一定程度上认识了字,学到了文化。

例如小靳庄党支部副书记王廷合,他从来没有上过学,只是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些字,通过在政治夜校的学习,他不但能够读书看报,还会写文章了。[14]再比如第一生产队妇女队长于芳也是如此,从一个文化水平极低的妇女,变成了一个会写读书笔记和每天记日记,写诗歌的妇女队长了。[15]同样,小靳庄的普通农民魏文中,从一个不识字的老农,经过在夜校的学习,逐步认识了三千多个字,不但能够看书看报写文章,而且还能上台会诗了。[16]在上海川沙县六里公社,生产队的政治夜校还走进大队的集体企业,让三千多名社员,其中大部分是青年,具备了高小的水平。[17]

而且在上海川沙县六里公社艾南大队所有的生产队和队办企业中都建立了文化班,参加学习的劳动力人口是全大队的九成,在一定程度上普及了文化知识。[18]

(二)提高了农业产量

农民通过在政治夜校学到的农业知识,在农业生产上也获得了一定的收益。

在川沙县六里公社,公社为每一个生产队配备了机器插秧手,为农民宣讲了机器插秧的技术,为农村实行机器耕作积累了经验,使得水稻提高了平均亩产。六里公社的南新生产队通过在夜校学习到的农业技术,解决了桃树溃疡的问题。除此之外,艾东生产队学习了黄瓜一年三熟的技术,使得黄瓜在春夏秋三季都有了供应。[19]在天津小靳庄,社员通过学习小麦的田间管理,挖渠治碱,建田围园,粮食在1971年、1972年和1975年都有增产。[20]

(三)丰富了农民业余生活

通过上文叙述的文化活动,这些文化形式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农民的业余生活,充实了人们的精神世界。

小靳庄的农民,从早到晚都有人唱样板戏,人们在农业生产遇到困难的时候,都会用样板戏来支撑内心,通过学习戏里的人物典型,以达到自我安慰、自我鼓励的效果。在农闲时,农民还能看演出、赛诗会、听故事、进行球类比赛,这些活动的开展,让农民增强了身体素质,丰富了精神世界,得到了内心的满足。通过参加这些活动,川沙县六里公社的社员积极参与,热情支持,还在生产生活中获得了自觉的改变,许多村民的生产积极性提高了,道德素质增强了,逐渐形成了新的良好的社会风气。

五、结语

通过在政治夜校的学习,农民的思想觉悟和道德水平都有了极大的提高[21],农民的文化水平也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提升,政治夜校开办的农技宣讲也为农业生产提供了技术支持,形式多样的业余活动让人民充实了精神世界,丰富了内心生活,同时也形成了一个较好的社会风气。笔者认为,从这些角度去重新认识生产队的政治夜校,会让当代的基层治理和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有极大的启发。同时,我们也可以结合当代不同地区生产生活经验,以及各地各方面的实际情况,在不同地区的乡村中制定或实践类似的组织形式,最终让广大人民受益。

参考文献:

[1] 张火、方焕勇:《走从工人中培养理论队伍的道路——金沟岭林场调查报告》,《延边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74年第2期第33-36页。

[2] 中共哲里木盟委宣傳部、中共通辽县委宣传部联合调查组:《学习小靳庄用马克思主义教育农民——保安大队农民学习班调查》,《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75年第3期第30-33页。

[3] 杨应鹏:《为革命当好理论辅导员》,《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75年第4期第52-54页。

[4] 这里所说的川沙县指的是现在的上海浦东新区。

[5] 张火、方焕勇:《走从工人中培养理论队伍的道路——金沟岭林场调查报告》,延边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74年第2期,第33-36页。

[6] 中共哲里木盟委宣传部、中共通辽县委宣传部联合调查组:《学习小靳庄用马克思主义教育农民——保安大队农民学习班调查》,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75年第3期,第30-33页。

[7] 梁珊:《从文学创作到政治活动——试论小靳庄诗歌活动嬗变过程》,湖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6年第4期,第85-88页。

[8] 中共天津市委、中共宝坻县委调查组:《小靳庄的政治夜校》,人民日报,1974年9月8日,第1版。

[9] 中共川沙县六里人民公社委员会:《积极办好生产队政治夜校》,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0月,第1页。

[10] 中共天津市委、中共宝坻县委调查组:《小靳庄的政治夜校》,人民日报,1974年9月8日,第1版。

[11] 中共川沙县六里人民公社委员会:《积极办好生产队政治夜校》,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0月,第2-3页。

[12] 中共天津市委、中共宝坻县委调查组:《小靳庄的政治夜校》,人民日报,1974年9月8日,第1版。

[13] 中共川沙县六里人民公社委员会:《积极办好生产队政治夜校》,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0月,第9-10页。

[14] 小靳庄大队党支部:《小靳庄政治夜校办得好》,人民出版社,1974年10月,第22-23页。

[15] 中共川沙县六里人民公社委员会:《积极办好生产队政治夜校》,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0月,第8页。

[16] 新华社通讯员 新华社记者:《小靳庄十件新事》,人民日报,1974年8月4日,第1版。

[17] 小靳庄大队党支部:《小靳庄政治夜校办得好》,人民出版社,1974年10月,第34页。

[18] 小靳庄大队党支部:《小靳庄政治夜校办得好》,人民出版社,1974年10月,第43-44页。

[19] 小靳庄大队党支部:《小靳庄政治夜校办得好》,人民出版社,1974年10月,第39页。

[20] 中共川沙县六里人民公社委员会:《积极办好生产队政治夜校》,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0月,第5-6页。

[21] 中共川沙县六里人民公社委员会:《积极办好生产队政治夜校》,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0月,第12页。

[22] 中共川沙县六里人民公社委员会:《积极办好生产队政治夜校》,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0月,第10-11页。

[23] 小靳庄大队党支部:《小靳庄政治夜校办得好》,人民出版社,1974年10月,第7页,第49页、第22-23页。

[24] 中共川沙县六里人民公社委员会:《积极办好生产队政治夜校》,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0月,第6页。

(作者单位:西北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猜你喜欢
进步基层治理生产队
塬上千阳(外一篇)
台湾社区管理对我国完善基层治理体系的启示
如何当好父母
一袋玉米
新常态下河北省基层社会治理机制创新研究
让分享之风温暖英语课堂
推进基层治理法治化
怎样激发小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
把好豆种换给集体
“亏众不亏一”的思想要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