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铲子的都活着,挖黄金的死了

2020-10-28 08:47:30 读者 2020年21期

冯仑

經常有人讨论:当一门生意特别火,在“风口”上的时候,要不要凑个热闹?我觉得最好不要。你真正要做什么,还是要根据自己的竞争能力、愿景、喜好去做擅长的事,而不应该盲目地跟风。大家挤进同一领域,竞争会变得非常激烈,不仅机会变少,成功的可能性也会大大降低。相反,如果你在热闹的生意或者说风口的周边找机会,没准儿赚钱的机会反而比较多,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我来讲几个故事。

前些天,我看到公司的一个年轻人喜形于色,我就问他怎么回事儿。他告诉我,比特币的价格再次上涨,他的损失又少了一些。原来,2018年比特币价格疯狂上涨的时候,这个年轻人没经住诱惑,把手头的积蓄都拿出来炒币。然而就在他做着发财梦的时候,比特币的价格开始下跌。他舍不得割肉,选择持有,结果比特币价格一路下跌,越亏越多。

2019年3月底,我又看到这样一条消息,比特大陆因为无法满足港交所的一些条件,上市计划暂时搁置。比特大陆是做什么的呢?虽然它一直以芯片生产厂商的形象示外,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超过90%的业务都来自矿机销售。矿机就是专门挖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设备。

我们也从公开资料中看到了比特大陆的一些经营情况。这是一家非常年轻的企业,成立至今不过五六年的时间,已经发展得颇具规模了。仅仅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的营收就达到了28.4亿美元,毛利超过10亿美元,这是一份非常炫目的业绩,绝大部分科技独角兽企业都无法在赚钱能力上与之媲美。

2018年年底比特币大跌之后,很多炒币的人财富暴跌,亏得一塌糊涂,但这些矿机生产厂商,由于在此前的发展中已经积累了技术、财富,因此,在这个过程中,实现了多元化经营,甚至是转型。相比那些惨赔的炒币者,这些生产厂商的回旋余地要大得多。

这就让我想起100多年前美国的淘金热。由于美国西部的艰苦条件,很多人死在了淘金过程中,剩下的许多人由于金矿之间的竞争并没有赚到太多钱。但是当地提供各种生活、生产服务的人,比如卖食品的、卖水的、提供住宿的、卖铲子的,因为需求大增,赚了很多钱。

1848年,美国旧金山的一名木匠詹姆斯·马歇尔建造锯木厂时,在推动水车的水流中发现了黄金。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引发了全世界的淘金热。意大利人、巴西人、西班牙人纷纷拥入,旧金山居民从1847年的500人,增加到1870年的15万人。

在这个过程中,第一家牛仔裤企业诞生了。1847年,德国人李维·斯特劳斯来到旧金山,以卖帆布为生。后来他发现,当地矿工十分需要一种质地坚韧的裤子,他用原来造帐篷的帆布做了一批裤子,卖给当地的矿工,十分受欢迎。李维·斯特劳斯眼见销售不错,就迅速成立了一家公司,主要生产牛仔裤。又过了一个半世纪,牛仔裤从美国流行到全世界,成为全球各地男女老少都能接受的时装。

在淘金热期间,还有一个叫米尔斯的人也来到旧金山。他没有采挖过一克黄金,相反,他向淘金者们出售铲子等工具。在积累了一定的财富后,他开了一家银行,供淘金者们存储获得的收益。之后在他的帮助下,加利福尼亚银行在旧金山开业,之后的很多年,它一直是该地区最大的银行。

作为一名淘金者,米尔斯从来没有淘过金,但他抓住了淘金热的浪潮,利用其周边的机会迅速成为那里最富有的人。而在这个过程中,绝大多数淘金者都没有发财,许多人甚至家破人亡,包括最早发现黄金的马歇尔,最终身无分文,在一间简陋的房子中去世。

还有斯坦福大学。我们只知道这个学校不错,却忘了该校的创建人斯坦福夫妇,也是在淘金热的过程中,因为做周边的生意赚到了钱。最后,他们捐出一笔钱,以儿子的名字创办了这所学校。

为什么会出现上述情况?有一种解释,叫媒体效应。所谓的媒体效应,就是指因为宣传,全社会都认为这个行业特别能赚钱。你想象一下,挖到的沙土用水洗一下,就能捡到一勺金子,多么诱人。

在这种情况下,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人员、资本都进入这个行业,但是一拥而入的人群很难建立起特别的优势。大家如果都一样,突然增加了很多人来竞争,产品又是同质化的,那么唯一的方法就是不停地压低产品价格、劳动力价格以及供应商的价格,过度竞争其实赚不到钱。

相反,对那些提供铲子、牛仔裤的人来说,他们做的事缺乏媒体效应,没有人会报道,生产一把铲子能赚多少钱,或是卖牛仔裤会发大财,就算写了也没人看,他们做的事太普通,因此也就没有什么人加入。于是,卖牛仔裤、卖铲子的人,在没有大竞争的情况下,缓慢但有效地积累了自己的优势和财富。

当一门生意变得十分火热,仿佛人人都能从中挖到“黄金”的时候,最好去找一些周边没那么多人注意的行业,类似于卖铲子、卖牛仔裤的行业。躲开激烈竞争,提供相对优质的服务,反而有赢的机会和长期发展的可能。

(夕升阳摘自北京联合出版公司《扛住就是本事》一书,辛 刚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