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方与妙药

2020-10-28 08:47:30 读者 2020年21期

老猫

有个老太太田氏,到集市上买饼。回家半道走到彭家的墓地石人前面,天气太热,累了,就在这里歇了一会儿。走的时候,一张饼滑落,掉在了石人面前。后来有人看见这一张饼,随口说:“这石人能治病吧?这饼是人家来拜谢他,搁在这儿的。”

结果一传十,十传百,石人能治病的事儿就这么传开了。肚子疼,就一手抚摸石人的肚子,一手抚摸自己的肚子;头疼,就一手抚摸石人的脑袋,一手抚摸自己的脑袋,依此类推。

于是,石人有了名字,叫“石贤士”,车马排队,帷帐绛天,丝竹之音绵延数十里……这事儿是《风俗通义》中记载的,挺荒诞,也挺有喜感的。小道消息一夜传开,现在的微博也能做到,就是微博上没有不为钱不为利的。

杨贵妃缢死在马嵬坡,马嵬坡也出了名。清代《本草纲目拾遗》就说,马嵬坡出杨妃粉,美白的。杨妃粉是怎么找到的呢?先祭祀,然后开挖,去浮土三尺,就有粉了。這粉细腻光洁,女子美肌最为有效。杨贵妃死在这里,这里的土都能当粉饼。

明末清初,有个人叫赵继抃,他帮着南明隆武帝抵抗清军,最后被俘死节。这位赵先生字写得极好,有户人家收集了他好多墨宝。有啥用啊?能治疟疾。谁得了疟疾,将他的字烧成灰服下,据说有效。当然,也有人质疑。学者俞樾就提问,说正气驱邪是有道理的,可古今忠臣义士留下的字多了,怎么就这位的字特别灵呢?

宋朝周密的《癸辛杂识》,

写了一件更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当时皇宫中有和剂局,专门负责配药的。他们汇集诸家名方,按说配出的药应该没毛病了吧?不,也有大娄子。比如说牛黄清心丸,要配好需要二十九味药。这些药有的寒,有的热,搁在一起完全没有逻辑,也让人看不懂。可方子上是这么写的啊,于是大家就糊涂着配,糊涂着吃。

很久以后,一位名医反复琢磨这药方,指出了问题:这牛黄清心丸就是药方前面八味药;后面那二十一味,配成的是另外一种补虚的药,叫山芋丸。闹出这么大的乌龙,完全是因为那个抄方子的人把两种药方连着抄,没分段,于是大家以为是一块儿的,就这么将错就错地用了好长时间。

(清荷夕梦摘自译林出版社《风月有痕》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