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没有假设

2020-11-02 02:24钱会芬
荷城文艺 2020年3期
关键词:鱼缸沙漠石头

钱会芬

丈夫的单位今天下午聚餐。独自吃过晚饭,我洗了个澡,在阳台上边玩手机边晾头发。就在我准备起身离开阳台的时候,一个女人进入了我的视线。

此时,太阳距离西山顶很近,就像一个迟暮的美人,散发着缺乏温暖的光。那个女人就在这昏黄的天光中迟疑地朝着这个小区走来。不是本地人。我一看就知道。她没有对一切了然于胸的那种笃定和从容,也没有乡下人那种惶惑甚至紧张。她并不急于赶路,而是边走边四下观望,仿佛是在辨别方位。

我正在卫生间梳头,就听到一阵敲门声,就在拉开门。那一瞬间,我怔住了, 门外站着的竟然是刚才看到的那个女人。

“我就覺得你应该在家。”她说,那口气仿佛是一个和我一起生活多年,熟悉我生活规律的人。

“你是谁?”我问,“你找谁?”                                             “哎呀!你还是这样性急,让我先进去。”她不满地抱怨道。她侧身就进了屋,说:“先给我倒杯水,我可是真的渴了。”

我把水递给她时,她已经斜躺在沙发上了。喝完水,她长呼了一口气,说: “我去洗一把脸吧,真是风尘仆仆啊!”她站在客厅环视了一圈,就朝卫生间走去。

她是谁?看面容似曾相识,可是我真不认识她。

从卫生间出来,她又深深地斜躺在沙发上,还拉过一个抱枕垫在身后,扭了几下身子,似乎找到了最舒服的姿势。

“ 你可能暂时不认识我, 你就叫我隐得了,先听听我的故事吧。”我并没听清她说的是 ying,还是 yin,不过为了方便,我就叫她隐吧。

那年我 21 岁,没有谈男朋友。隐说,因为我不想一辈子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地方,我渴望我的世界更辽阔一些。还有就是我希望我爱的人,他要能够为我打开生命的另一扇窗。于是我决定出去转转,我想我未来的爱人应该在很远的地方,我兴许能找到他。

我去了一个非常非常遥远的地方,叫梅思丽沙漠。我不清楚为什么听上去像个女人的名字。出发之前我了解过,这片沙漠面积三万多平方公里,是一个世界闻名的大沙漠的尾巴那部分,因为面积不大,环境相比也不是十分恶劣,所以常有世界各地的驴友到这里体验徒步穿越沙漠。我到达那里的时候, 刚好有四名中国人结伴准备行动,三男一女。虽然他们在我来之前就已组成了队伍,但我发现他们彼此并不熟悉,而且对了解队友也没表现出什么兴趣。以前看到一个新锐作家说过这样的话:爱好旅行的人都是无情的人, 因为他们知道结束了这一段行程就各自天涯, 很快又要去结识新的人开始下一段旅程,久而久之,在他们心中,一切都只是匆匆过客。看来这话不无道理。我加入了他们。我们一行五人是在一个黄昏进入梅思丽沙漠的,当地人告诉我们,晚上走会凉爽一些,这对我们有利。刚进沙漠时还很燥热,随着太阳落下夜晚到来,寂静和黑夜就降临了。

我边走边东张西望,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沙漠,总想找到一些和以前不一样的东西。当我发现天空中那么大的星星, 我惊呼起来:“看,天上结满了柿子!”可是我的惊呼并没有获得回应,队友们都在闷声不响地低头走路,只有一个黑皮肤的男人皱着眉头瞥了我一眼,就像我的话令他不快似的。好在一个长头发的姑娘一手扶着那个男人的胳膊,一边回头对我说“节省体力。”我把她称作苏吧。苏说了那四个字后再没声响, 直到后来分头行动时。我原以为我们可以在行进过程中分享一些新发现,彼此交流一些想法,可是这些人只是想着向前走,横穿沙漠,到达对面的目的地。

我忽然觉得隐的故事似乎跟我有某种联系。我坐到隐的身边,她所讲的丝丝缕缕的背后,一定隐藏着跟我有关的更多秘密。

隐抬起眼睛,仿佛她的目光穿透了眼前的墙壁,穿越了小区林立的高楼,穿越了外面世界的千山万水,回到了那片沙漠。

她接着讲:第二天中午,随着太阳逐渐升高,气温迅速回升到摄氏 38 度,这对于我们是一个艰难的体验。我们决定休息一下,等太阳最晒的那段时间过去再行动。沙漠里一片寂静,举目四望就是一个个橘红色的高高低低的沙丘,这些沙丘沉默着一直排列到天的尽头。帐篷里很快传来鼾声。我坐在帐篷外一个角落里,我可不想就这样去睡觉。前一晚在夜色中,周围一片漆黑,都没能看清沙漠的样子。我极目远望,眼前仿佛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沙丘不过是海面翻卷起的波浪,对!这是海的另一种存在方式。正当我这样想着时,感觉有人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就是那个黑皮肤的男人,我就叫他乔吧。乔坐下后,眯起眼睛看向远处。

“发现什么新鲜玩意了?”乔说。“没有。”我回答。

“那有什么好看的!不睡觉?”乔说着就准备起身。

“我发现这其实是一片海。”说实话那时我心里还是渴望有人和我说说话的。

乔果真又坐了下来。                               “海!你说这是海!这个说法倒不错!” “也许这是另一种样子的海。”

乔扭头看我,我发现这个皮肤黝黑的男人长着一双比他的皮肤还要黑的眼睛。当他的目光落在我脸上时,深深地皱了一下眉, 仿佛我的表情让他不快似的。

“走吧,够了。”乔一边说着一边钻进了帐篷。

我们在前面六天走了将近七十公里,第八天,我们来到了一片洼地。这里矗立着一些石墙,说是墙,只是有大致一些墙的样子, 在这一片洼地里,就像是一个敞开着的肚皮里的一段一段腐烂的肠子。这里应该是一个什么古老建筑的遗迹。肠子在洼地里制造出几小块阴凉,让我们得以坐下来喘一口气。当我们坐下时,发现墙角处竟然长着几蓬小草,而且还开出了几朵小黄花。苏和乔并肩坐在一起,我看到苏和另外两个男人如获至宝地把小草连根拔起,拍拍土就送进嘴里大嚼起来。进沙漠这么些天,除了啃压缩饼干就是喝水,任何一种别的味道,对舌头来说都是一种享受。乔看了看小草,把身子往苏的那边挪了一下。在这一望无际的砂砾地上, 这些小生命多么让人怜爱。我趴下去闻了闻, 金黄色的小花里竟然还有一股凉丝丝的清苦

的气息。乔转头望向我, 眉头又皱了起来。就在我要直起身的时候,突然瞥见草丛中有一块青绿色的东西,拿起来一看,竟然是一块石头。这块石头和鸡蛋一般大,形状也像鸡蛋一样一端尖, 一端圆, 只不过是扁的, 差不多有一个手指头厚。我把石头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它不像沙漠里的石头,沙漠里的石头质地不太硬,而且都是黄色或者黑色的。这块石头质地紧密,放在手里掂一掂, 大约有 80 来克重的样子,它通体青绿色,却在中間部分隐约有一道弯曲的、稍显白色的纹路,就像一片长满青草的土地上流淌着一条小溪。我把石头给他们看,乔说:“这是什么?上帝的眼泪!”是的,它太像一滴水, 或者说太像一滴眼泪了。

酷热的天气,加上每天只吃压缩饼干和水,缺乏维生素,我们嘴角都起了泡,又疼又痒,心情更加焦躁。那颗石头一直被我带在身上。上帝的眼泪!说真的,我很喜欢乔为它取的这个名字。正午热得无法入睡,当我看到上帝的眼泪,仿佛看到一片生机盎然的草地,那些充满生命力蓬勃生长的草,让我觉得整个世界那样辽阔自由,内心深处涌起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动,我很快就会平心静气地睡去。疲惫不堪的时候,我看着那条“小溪”,就会想起我小时村子前面那一条清澈的小河,身上就觉得有了力气。这颗石头就像和我有某种渊薮,它仿佛能和我内心最隐秘的依赖和渴望相通。

“石头!青绿色的石头?”我的自言自语打断了隐。我一边喃喃着, 一边努力回忆,就像要从一大堆灰土里扒出童年时的彩色玻璃球。它是否曾经出现在一个我遥远的梦境中?

隐抬起头满眼期待地看向我,就像看一个就要从睡梦里醒来的人。她挪了一下,和我挨近了一些。她为什么这样看我呢?

她接着说:进入沙漠越深,气温越高,空气越干燥,到第十二天下午,我们仿佛置身于一片火海中,最糟糕的是水快要喝完了, 而我们在此时迷失了方向。不是迷路,沙漠里根本没有路。我们躺在一个沙窝里,七嘴八舌,争论不休。从见到他们那天起,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话。苏说应该往三点方向走,她记得很清楚,前天经过的那个深红色的沙包在九点方向。可是回头去看,那个红色沙包连影子都看不见。另外两个男人则坚持往五点方向走,并让我们相信他们的感觉,而感觉这玩意儿在很多时候不过是自我解嘲的代名词。我像往常一样把“上帝的眼泪”握在掌心,那时我真不知道该听他们谁的。忽然我感到迎面吹来一阵轻风,像天上最轻盈的一缕云彩,轻轻地拂面而过,空气里似乎有一丝清凉。

“往十二点方向走。”我说。他们都扭头看我。

“先往十二点方向走,前面有水,我们把水储存够了再说。”

“你犯迷糊了吧?这四下里一片火海,不可能有水!”苏说。另外两个男人则不置可否地沉默。

“刚才从十二点方向吹来一阵风,风里有水的气息,你们没闻到?”

“犯傻吧?哪里有风?这里怎么可能有水?”一个男人说。

“相信我,前面一定有水。”我一再坚持。 “别听她胡说八道!如果找不到水,耗费了体力不说,连现在这点水都喝完了,我们就只有等死!”苏和另外两个男人说。

就在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时,一直不吭声的乔说:“这样吧,我们分成两组,我和她(乔指了指我)往 12 点方向去找水。”乔指了指那两个男人,“你们俩和苏一组,但是方向要一致。”苏想了想说她愿意和那两个男人一起往 5 点方向走。

乔对那两个男人说:“你们一路上要照顾好苏。”

乔说:“记住,到后天,无论情况怎样,我们还来这里汇合。”

他们三人走时,乔让他们带走了全部的水。苏临走时看我一眼,又看乔一眼,她的眼神告诉我,希望和乔一起走的是她。我真不知道她在这十多天里是怎么喜欢上乔的, 也许是从她扶着乔的胳膊扭头告诉我“节省体力”时就开始了吧。

我和乔走了一天,第二天黄昏,又渴又累的我们终于发现了一个小水塘。它在两堵隆起的狭长的沙丘中间,大约有一百多平方米的水面。当我和乔踉踉跄跄地奔过去时,我依稀看到水面闪了一下眼睛。我们喝饱水,把所有能装水的东西都装满了。离开水塘之前,我把上帝的眼泪清洗了一下,它身上沾了我多少汗水呀!我和乔急忙往回赶。可是当我们回到沙窝时,并没有看见苏他们。沙漠里很少有标志物,有时你往前走几天,眼前的景物和你刚开始时见到的毫无二致,稍不小心就容易迷失方向。怕和他们错过, 我们只好在沙窝里等。呆了两天后, 我们决定往 5 点方向去找他们。我曾问过乔为什么选择和我一起,乔说:“在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应该相信你。”我多次打量那颗石头, 我纳闷为什么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就吹来一缕凉风,也许这是上帝冥冥之中在拯救我吧!

讲到这里,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累了。她把期望的目光投向我。我突然觉得手心发凉,就像握着一块石头,低头看,手里却什么也没有。

隐接着说:我们一直走,不知在沙漠里度过了多少个白天和黑夜。我们一直没看到苏和另外那两个男人,或许他们已经走出了沙漠,或许他们又走错了方向,也或许他们已经倒下了。谁知道呢!在这满世界的沙丘里, 没有时间, 没有空间,有时甚至没有意识。到后来,我们甚至把苏他们给忘了,我们唯一的渴望就是什么时候一抬眼,赫然看见沙漠的边缘。但是这样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我甚至怀疑我们根本没有往前走,而只是在原地兜圈子,眼前的一切都是昨天看到的,除了沙丘還是沙丘,除了死寂还是死寂,那时我想,要杀死一个人,根本不需要用刀或枪, 只要把他留在沙漠里。水也快喝完了,干粮也所剩不多,我以为我会永远留在沙漠里了。乔把水省着给我喝,一天只敢啃手指大一块饼干。有很多次我浑身僵直地躺在松软的沙子上,真想闭上眼睛不再醒来,当我看到上帝的眼泪,我想,我不能就这样死,我一定要活着走出去,我要去寻找那个地方,在那里,草儿恣意生长,小溪自由流淌,在那里, 我所有失去的生命力都会重新回到我的身体里, 我的生命会重新焕发光芒。想到这些, 我就挣扎着站起来,在乔的搀扶下继续向前走。有几次我神志不清,哭嚎着要跳进村前的那条小河里洗一个凉水澡,可是那条小河总是我走近一步它就后退一步,我永远也到不了河边。每当这时,乔就把“上帝的眼泪”

放在我的胸口上,我会慢慢地平静下来,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上帝的眼泪,它像是我灵魂的栖身之所。终于在一个晚上,当筋疲力尽的乔搀扶着我爬上一个沙丘时,我们看到远处移动的灯光,那是车灯,距离我们大约五百米左右, 说明我们快要走出梅思丽沙漠了。意识到这一点时,我的心扑通扑通狂跳起来,或许是身体长时间处于虚弱状态,心脏受不了这突然到来的惊喜,我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当我恢复意识时,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眼前是白色的墙,我盖着白色的被子, 右手上打着吊瓶。乔坐在床边,他也在打吊瓶,睡着的他双眉舒展。我的呻吟惊醒了乔, 他看到我,眉头又皱了起来,“你终于醒了!这是诊所。”他一边说一边伸过没打吊瓶的那只手来握住我的手。

“上帝的眼泪在哪?”我问。“扔了。”乔说。

“扔 了,扔哪里 了?你怎么能把它扔了?”我提高了嗓门。

乔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不扔我怎么能把你背到公路边,五百多米的路程。”

我没说话,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睛,他又皱起眉头,低声说:“扔了就扔了,那就是一颗不值钱的石头。”

我突然明白,眼前的这个给过我很多温暖的男人,冷静、睿智,令我心动,尽管我和他经历过万般艰难,经历过生与死,但能让他放在心上的,也仅仅是我这一副躯壳罢了,至于我灵魂深处的渴望,他可以像对一颗石头那样弃之不顾。他不知道, 有些人, 他们灵魂的依凭恰恰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

我问乔:“如果那是一颗比我值钱的钻石,那么,此时埋在黄沙中的该是我吧?”

乔生气地说:“没有如果!生活是不能假设的。”

当我有力气走出房间的那天,我离开了这个喜欢皱眉的男人,没有给他留下只言片语。

隐讲完这些,叹了一口气。

我突然觉得内心有一种深深的失落,仿佛一些我一直不愿意直面的东西突然赤裸裸地摆在我的眼前。我神经质地拉起另一只手, 一阵熟悉的温热在身体里浸润开来,是的, 在很多时候,我唯有两手相握,让他们互相安慰。一低头,才发现那一支竟然是隐的手。

隐喝了几口水,平复了一下情绪,接着讲: 我走遍了梅思丽沙漠周边的村庄,四处打听苏和另外那两个男人的消息,可是什么消息也没得到,也许他们已经永远地留在了梅思丽沙漠,也或许他们已经回到了原来的生活。

二十四岁那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姜。他大学毕业后,搞海洋生物研究,在一个海滨城市有一套房子,据说他的父母是搞房地产开发的。我对他的家庭背景不感兴趣,也从不过问。由于工作关系,他经常出海,也因为工作关系,他和附近渔村里的渔民混得很熟。和姜熟悉之后,有一次他便问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出海。在这之前,我一直生活在一个边远闭塞的小县城,对于海,只是在文字中接触过,在电视上看过。因此我一口答应。

我们是坐一个渔民的船出海的,是一艘钢质的近海机动渔船。启程时,天还没完全亮,东边海天相接的地方有一抹狭长的亮白色,渔民告诉我们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渔船在黑黝黝的海面上滑行,此时的海就像一匹无边际的黑色丝绸,四周也是一片暗黑, 如果不是发动机的声音提醒我,我真以为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幽灵之地。我和姜坐在船头, 看向远处那一抹亮白色。早春的风很大,吹得衣襟唰唰响,寒冷并没有减少空气中的腥味,我努力忍受着一阵阵恶心的感觉,姜扶我坐下,拿出一瓶风油精,滴一点在我的太阳穴上,边按揉边说:“就知道你会晕船,事先准备的, 别紧张, 我第一次坐船也这样, 以后就习惯了。”不知是风油精的作用还是姜的話安慰了我,我真的很快就觉得舒服多了。

东边天空的那一抹亮白色渐渐变成亮橙色,太阳就要升出海面了。姜指着那些橘色的云朵,激动得像一个孩子。

“快看,那里有一匹马。哎,看这边,那朵云像不像奥特曼?”

我问他:“你每次出海都这样?”

姜垂下眼睛有些羞涩地说:“平时这个时候我就坐在船头,一边喝酒一边看云彩。”接着姜说:“在海上看云彩和在别处看不一样,你看四周,没有山或树木,就这样辽阔无边, 看着这些云彩,不知他们将飘向何处,你会想到生命中的很多不确定,很多可能性,这样想着,你会觉得自己已经离开了物化的世界,你已经接纳和包容了一切,和天与海融为一体。虽然你最终还是要回这个世界,但是,当你经历过这种体验后,你会发现生命原来可以这样辽阔、自由!不过,你不会懂这些。”姜说着这话的时候,望向远方的双眼既迷离又忧伤。那时我很想对姜说:“不!我知道,这就是我一直渴望和寻找的。”

“生命的自由与辽阔!”我重复着这句话,又一次打断了隐。多么熟悉的话,好像一个相处多年的朋友,不知什么原因就疏远了,忘记了,现在又突然隐约记起。

隐看着我,她似乎在等我继续说点什么, 但我脑海里一片迷雾,感觉有一些东西,曾经很珍贵,但是现在想要抓住,它们却若隐若现。

隐只好接着说:这个男人,他像一本书, 为我的灵魂打开了一扇窗,又像一座灯塔, 让我透过迷雾,看到了光亮。内心深处有一道温泉喷涌而出,我不禁热泪盈眶。

“太阳出来了,快看!”姜推了我一下。喔!一轮橘红色的太阳就像挣脱了羁绊,一跃而出,那么新鲜,就像刚从树上摘下的一个硕大的金桔,海面上金光闪闪,就像有一万条金鱼在游动,整条船沐浴在朝阳的光芒中。姜情不自禁地抓起我的手用力举起来, 仿佛要这样来迎接崭新的一天。在金色的阳光中,我和姜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隐停了好一阵才又接着讲,似乎快要没力气了似的往我肩头靠了靠。我突然觉得我和她是那么熟悉,仿佛她是从我身体的某个地方分离出去的一部分,我跟随她故事里的喜悦而喜悦,悲伤而悲伤。

姜在客厅里摆了一个很大的鱼缸,养了两条红金鱼。姜很喜欢他们,每天都给它们喂食,有时他会对着鱼缸吹口哨,他说鱼能通人性,周末无论多忙,姜都要清洗鱼缸,不让鱼缸里有鱼食残渣。从海上回来之后,我和姜就住到了一起。姜很喜欢每天下班回来吃我做的饭,晚上搂着我入睡。姜不止一次说:“你就是上天给我的礼物。”姜给我许多零花钱。姜的父母很有钱,姜不需要依靠工资生活。而我打算慢慢熟悉这个城市后就找份工作,我不屑让任何男人养活我,包括姜。而姜却不以为然,他说:“工作会让你劳累,我不喜欢那样的你!放心吧,你不工作我们也能过得很好。”姜在那次之后就没有带我出过海,他说那些时候海风太大,怕我受不了晕船,他每次出海回来都会给我带回一个形状古怪的贝壳,或者一个小巧的海螺。而我还是盼望着春天过完后能和他一起出海。那天我百无聊赖地在客厅里转来转去。姜出海六天了, 说要一个星期才回来。这时我看到鱼缸里那两条金鱼贴着缸壁游来游去,嘴巴一张一合,像是饿了,我就抓了几颗鱼食扔进去,两条鱼吃完鱼食,仍然不停地张合着嘴,好像还没吃饱,我又喂了几颗。过了一会儿,只见两条鱼肚子胀得鼓鼓的,肚皮向上浮了起来。这时我才想起姜说过,喂鱼食一天最多不能超过四粒,否则鱼会被胀死。这下怎么办?姜回来我该怎么对他怎么说呢?我心里忐忑不安。第七天下午, 姜回来了,他习惯性地看向鱼缸,鱼缸里空空如也。我强作镇静地向他解释,姜还没听我说完,就爆发了,他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把鱼缸拍得当当响,说:“我走时是怎么告诉你的?你没有好好记着吗?连这么点事都做不好,你一天在家,心思都用在什么地方去了?”我突然发觉在姜的眼里,我还不如他养的金鱼。那晚我早早上了床,姜上床后, 像往常一样搂住我,不停向我道歉,说他连续在海上漂了一个星期,非常疲倦,没有控制住情绪,让我原谅他。他从背后温存地抱住我,吻着我的耳朵说:“我爱你,我也不喜欢和你生气,我希望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快乐的。”他热烘烘的男人的气息缭绕在我的颈间,唇间,我原谅了他。

夏天到来时,我决定出去工作。姜知道后,软磨硬泡地劝我放弃这个想法,他说我们现在生活得挺好,我不需要去工作。他说他喜欢每天下班回到干净整洁的家里吃我做的饭。他还说他就喜欢我现在这个样子。而我依然坚持我的想法,我绝不依靠谁来养活, 我要有自己独立的生活,我要在工作中感受外面广阔的世界。姜终于大发雷霆,他说我就喜欢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不安分,既然他能让我衣食无忧,我就该在家相夫教子, 独立、思想只属于男人,对于女人来说有屁用,照顾好丈夫和孩子才是女人的本分!

天啊!这是那个在晨曦中和我谈生命的自由和辽阔的男人吗?我现在才明白,他不过是把我当做一个能顺从他心意的倾听者而已,我从没有走进过他的内心,他也从没有接纳我。那天清早在船头,他不是说我不懂这些吗?当时我竟没理解他说这句话的意思。在他看来,我永远也不会懂这些,女人只是缸里的鱼,笼中的鸟。他需要的只是我这具作为他社会意义上的女人的躯体,他需要的是我能像他养的宠物一样顺从他,这和乔, 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呢?

我问姜:“如果我们认识的时候我就有工作,是否你就不会和我走到今天?”

姜说:“没有如果,生活不需要假設!”第二天,我离开了姜的家。临走时我给姜留了一张字条, 上面写着:对不起, 鱼缸太小!

隐喘了一口气,用她的另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就在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里划过一道闪电,我终于抓住它们了,我想起来了……

我问隐:“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隐说:“难道你还没看出来。我是二十多年前离开你的,那时你那么年轻,有满脑子那么美好的梦,但你却不敢跨出一步去寻找。我为你着急,为你惋惜,于是我就替你去了。这一去就是二十多年。可是,原谅我,我没能替你找到!离开姜后这些年,我碰到过很多男人,可正是他们让我的希望一点点消失, 后来我渐渐觉得,也许乔和姜是对的。

生活就像一条逼窄的隧道,不问出处, 不问方向,只要跟着前面的人走,你会获得安全感,即使偶尔碰到一条岔道,又有几个人有勇气迈出一步,走向不可预知呢?既然绝大多数女人都是这样生活,我为什么不呢?现在,我累了,我回来了。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隐!”我干涸的眼里已经流不出眼泪, 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说:“谢谢你!”

我接着说:“我不知道现在自己过得好还是不好,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天色已晚,这时我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是丈夫回来了。就在丈夫进门的瞬间,隐用尽全身力气和我融为一体。

“刚才你在和谁说话呢?”丈夫问。

没等我回答,丈夫又说:“怎么不开电视?听说这两天正在放一个电视剧,收视率极高,快打开看看。”

我说“:有什么好看的,那是别人的生活。”丈夫奇怪地看我:“别人的生活就是我们的生活啊。”

沉默了一会,我说:“如果刚才我是在和另一个我说话,你相信吗?”

“没有如果,人不可能有另一个自己。生活中没有假设。”丈夫说。

猜你喜欢
鱼缸沙漠石头
沙漠之旅
别小瞧了石头
走进沙漠
石头里的鱼
走进沙漠
穿越沙漠
鱼与鱼缸
冰立方鱼缸
我可以向它扔石头吗
巧移鱼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