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Randall Arendt的英美经验的地域特色美丽乡村设计建设探讨

2020-11-06 05:25:13 中国房地产业·上旬 2020年10期

张保磊

【摘要】自乡村振兴战略提出以来,全国各地都开展了美丽乡村建设运动。Randall Arendt是美国著名建筑师和规划师,长期在英美从事小城镇和乡村规划设计工作,积累了大量经验。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一些方法和经验可以对我国正在进行中的城乡建设提供借鉴,并且结合我国国情,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可持续发展的美丽乡村建设模式。

【关键词】美丽乡村;乡村振兴;城乡规划;乡村设计;地域文化

1950年之后,当代发达国家的乡村发展经历了与中国目前阶段相同的过程,乡村发展具有一定规律性,并与社会经济水平相关。以Rndall Arendt为代表的英美乡村规划经验具有一定的适用性,同时结合我国国情,对乡村建设进行探讨和研究,为之后的美丽乡村建设提供参考。

1、英美经验及与我国美丽乡村建设的异同

美国传统城镇大多在十九世纪建立,建筑精致,维护良好,历史传承性较好。而大多数中国村庄,除了历史古村外,建筑大多为近五十年新建,环境较为一般。战后美国经济迅速发展,乡村一随之蔓延、标准化发展,与改革开放后,中国乡村经济发展和扩张类似。

中美乡村建设最大的不同在于,美国乡村经历了大规模“房地产开发潮”,使得城乡同质化严重。中国乡村得益于严格的土地法规和农业保护政策,未被大规模房地产商业开发。这种状况使中国乡村具有更大的可塑性和发展潜力。

2、乡村基础设施建设的先行性

近年来乡村基础设施建设得到了切实推进,但主要建设电力交通等领域,一些重要基础设施未得到重视。

Arendt认为处理村庄的污水是一个最为根本的规划问题,化粪池、下水道等污水处理设施是最为重要的基础设施。在中国乡村,卫生状况一直是需要重视的问题,一些村落仍然在使用旱厕,造成了严重的卫生隐患,也对村庄环境形象造成了破坏。自来水早已在中国村落普及,但是下水道和污水处理系统仍然罕见。根据美国的乡村建设经验,首先确定化粪池在村落的位置,再确定居民点的布局,再于特定位置构筑湿地,自然排污,减少下水道系统连接的成本。对于我国的较偏僻村落具有借鉴意义。

汽车郊区在美国较为普及,中国的汽车保有量连年增长,即将步入全民汽车时代,对此,基础设施要为迎接汽车郊区的到来做好准备。目前的中国乡村道路以单行路为主且大多不与主干道相连。美国大量人口居住于郊区乡村,靠汽车通勤,主要得益于四通八达的道路网络。中国城乡的交通建设持续推进,可以使得一部分城市居民移居,为乡村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3、“开放空间”的特别性

Arendt的乡村设计从“开发空间”入手,设计一个相互联系的开放空间网络。在英美,乡村的开放空间主要布置礼堂等公共机构,街道并不追求过于宽阔,而是追求渗透性,创造性,这正是一个村落特色的体现。美国曾经出现的乡村分区规划使得邻里、社区交往严重减少,乡村动力减低,城乡同质化严重。归属感、邻里交往等传统乡村特质正是依靠开发空间来发挥。

中国乡村的开放空间由村庄主要道路、巷道等组成,村内主要道路大多缺少可供人驻足的游憩空间和观赏的绿植,环境表现力较弱。巷道缺乏维护,较为狭窄,不能发挥出交往空间的作用。主要的公共空间如祠堂,村部并没有起到很好的聚集作用。

在乡村最多数的住宅之间的街道、巷道要创造关系适当的街区,创造有意义和价值的场所。将祠堂、村部等原有公共空间加以修缮和现代化改造,扩充原有功能,增强环境吸引力,同时随着人口素质的提高,可以在开放空间中布置图书馆、纪念馆等精神文化建筑,营造独特的村庄环境,增强村庄吸引力,这是一个乡村空间价值观重新认识的过程。

4、地域性的发展模式

依靠农业,村民的收入并不会得到有效提高。与中国类似,在英格兰,实际上只有很少的乡村居民从事农业。而且在几十年前,这种情况就发生了。这就需要新的就业模式,英格兰推行“集镇”(Market Town)政策,为离开土地的居民提供就业机会。

具体内容是,选择一个具有支持乡村腹地潜力的村庄,主要考虑因素是便捷的交通,基本的公共服务、适合发展工商业的土地、教育、卫生等。在英国,满足这些条件的村落非常有限,大约建成了1030个集镇,特点是发展特色工业,具有潜力,不对环境构成威胁。

中国的行政区划中,乡镇是基层的政府单位。乡镇所在地功能以行政中心为主,国家正在推行的特色鄉镇建设与“集镇”有异曲同工之妙,需要扩展的思维是,“集镇”不一定是乡镇政府所在地,几千的农业发展使许多中国乡村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适合发展特色工业、乡村办公等特色产业。再通过基础设施建设,使一个乡镇拥有多个优势互补的“集镇”,再使得多个乡镇组成完整产业链,乡村发展的潜力被充分发掘,可以解决农民工的返乡工作问题,甚至吸引新的居民进入。通过乡村”集镇“建设,可以使村民的收入得到提高,提高乡村经济活力,实现乡村可持续发展。

5、公众参与的可能性

在英美,公众参与规划已经成为常态。具体做法是,在前期由建筑师和当地居民反复讨论得出方案,再以村民集会的形势,向政府部门和当地居民汇报,得出完善的设计方案。同时,建立了完善的“反馈修改”机制,这样设计的问题可以及时得到解决,建筑师的设计水平也不断得到锤炼和提高。

我国的农村宅基地制度使得村民可以获得自建房的土地,但是缺乏监督和指导,农村自建房几乎处于完全自由的建设状态,这在之前的快速发展时代有一定的合理性,随着社会经济水平的提高,势必需要改变这种粗犷做法。

完全依靠政府监督的建设模式近年来已经逐步改革,广袤的农村存在大量的建设,工作量也使得规划部门望而生畏。我国的制度优势可以在这方面发挥作用,我国拥有全面的基层组织,组织度较高,村民可以由村委组织,参与到方案评议和设计过程中,发现建筑师没有发现的问题,及时反馈,最终方案形成之前解决,也培养了村民的公众参与热情。

政府在乡村建设的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可以是一个引导者,组织村民和基层组织开展参与设计活动,通过政策鼓励、吸引专业人才参与到美丽乡村建设中。作为一个各方利益的平衡者,引导提出最佳方案。

我国的学者、专业人士乐于参与实际乡村规划,广大院校的建筑规划学生也希望能够有平台和机会实践,可以由政府牵头,加强村庄与专业人士的合作,达到双赢的效果。

参考文献:

[1]叶齐茂.英美小城镇规划的经验与教训——对英美著名小城镇规划师Randall Arendt先生的电话访谈[J].国际城市规划,2004(19)

[2]叶齐茂,倪晓晖译.阿伦特R.国外乡村设计[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0.

江苏省高等学校大学生实践创新训练计划项目:基于地域文化特色的美丽乡村建设及设计研究(编号:202011276046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