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建筑锲入与现代转型

2020-11-06 05:25:13 中国房地产业·上旬 2020年10期

【摘要】本文从城市建筑、空间、文化关联影响的逻辑主线,解析青岛城市建筑在现代转型中的精妙构思及深远影响。

【关键词】青岛;民族建筑;现代转型

1929年~1937年,是青岛历史上重要的建设期和发展期。以城市主权回归为契机强化国家认同,以新一轮城市规划建设为契机推动城市风格塑造,成为青岛建筑在这一时期最为核心、也最为迫切的诉求。水族馆、回澜阁、湛山寺三座中国传统样式建筑,在城市核心空间实现民族印记的锲入和统领,进而推动青岛建筑的现代转型。

1、青岛建筑现代转型的基调与特征

早期青岛以1898年城市规划方案为建设蓝本,德式建筑占据绝对主流地位;此后作为远东新兴城市和重要贸易口岸,吸引了英、法、美、日、俄、丹麦等多国大批侨民定居,进而带动城市建筑风格的多元化,如哥特式、罗马式、巴洛克式等欧陆代表性建筑都多有体现,青岛由此获赠“小柏林”和“东方瑞士”的美誉。这种情形一直延续到1929年,此段时期内中式建筑在城市中几乎销声匿迹。

正是缘于这一特殊的城市化进程,“红瓦绿树”、“欧陆风情”,奠定了青岛建筑乃至城市风貌的基调。此后任何科学的城市建设或改造,都不能规避和伤害这一基调,这又在客观上造成了青岛建筑折衷主义与融合主义的盛行。如中国现代建筑先驱刘铨法的经典作品红卍会建筑群(现青岛历史文化博物馆),集中而精妙地体现多元文明的包容与融合;再如被誉为“万国建筑博览会”的八大关别墅区,20多个国家的建筑风格集聚出“融合万方”的精神气度。包容与融合,正是青岛建筑现代转型的基本特征。

2、青岛民族建筑的突破与引领

但对于已经收回主权的青岛来说,仅仅依靠“折衷”和“改良”无法改变西式建筑占据形式主导的现实;没有精神统领的“包容”与“融合”,也无法完成青岛建筑现代转型的内在价值重构。在历史与现实、胶着与突破的纠缠中,1929年青岛升设为特别市,伴随城市功能定位、城区体量、人口规模、经济结构的全新规划,三大公共建筑的建造为青岛建筑现代转型的关键突破提供了契机。

1931年开工建设的青岛水族馆力排众议,采用中国古典城堡式建筑造型,青绛紫色琉璃瓦大屋顶据山海形胜,梁思成盛赞其为“中国传统建筑与海滨风景最完美的结合”;同年开工建设的栈桥回澜阁,采用中国民族传统风格的双层飞檐八角亭阁样式,阁顶金黄色琉璃瓦映照碧海;1934年开工建设的湛山寺仿明朝宫殿样式营造,明黄色的琉璃瓦与晨曦晚霞辉映普照四方。这三座意义重大、影响深远的标志性公共建筑,以纯民族建筑样式和鲜明的民族印记呈献于欧陆风情的城市空间,表达中国传统文化与民族精神的坚守,同时也是青岛建筑现代转型突破的历史见证。

3、民族建筑的空间锲入及精神统领

解读三座经典建筑的深刻内涵和传世价值,必须置于城市空间的大格局和城市演进的大视野,才得以展现超越时代的城市远见和延续百年的城市理想。

回澜阁伫立于青岛湾,经栈桥、中山路延伸至大港。这是德建青岛时打造的城市主轴,也是青岛作为现代城市的源起之地。回澜阁以民族建筑样式塑造城市象征,昭示城市主权的回归,为青岛殖民历史写下句号。

水族馆雄踞于汇泉湾,作为亚洲最早的水族馆和中国海洋科学的发韧之地,寄寓着科学与进步的未来畅想。在此后近百年间,青岛一直是海洋科技名城,写下中国海洋科学探索与发展的瑰丽篇章。

湛山寺屹立山巅,俯瞰包括八大关建筑群在内的太平湾片区。这片由1935年青岛城市规划扩建的新城区,充盈着静谧祥和的空间之美和文化之美,如今已成为举世公认的建筑美学圣地和城市宜居典范。

这三座中国传统建筑,以强烈的民族文化印记和民族精神象征,锲入城市核心空间、抢占人文至高点,从而完成青岛建筑转型的精神统领。

结语:

回澜阁、水族馆、湛山寺三座“中国固有之形式”的民族建筑,以建筑美学和建筑功能的完美结合、以城市风貌和城市精神的完美表达,系统性建构城市民族印记、国家认同、社会理想和未来方向,成为青岛建筑现代转型乃至城市精神真正确立的起点,更塑造了“兼收并蓄、融合万方”的城市气度。

参考文献:

[1]童喬慧.近代青岛城市与建筑的现代转型初探.华中建筑,2009(10):137~140

[2]金山.青岛近代城市建筑1922-1937.同济大学出版社,2016年12月

[3]陈雳.青岛近代建筑形成因素之浅析.青岛建筑工程院学报,2001(3):22~27

[4]青岛市工务局.《青岛市施行都市计划案初稿》,1935年1月,青岛市档案馆,档案编号:A3021.

[5]亨利·墨菲.《首都计划》,1929年2月,南京国都设计技术专员办事处编印

作者简介:

张妍岩,女,1976年出生,汉族,山东青岛,工科学士,工程师,研究方向:建筑设计、结构设计、人防工程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