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丽王朝,铁骑下的“驸马之国”

2020-11-19 10:55:25 看世界 2020年22期

徐毓宣

高丽王朝依靠着持续的联姻与朝贡活动,维持了有元一代两国关系的和平,在铁骑之下获得了相对独立与发展的机会。

公元1352年,高丽国都开京,22岁的国王梳着蒙古发辫、戴着蒙古毡帽、穿着束腰起褶长袍,坐在效仿蒙古皇帝“胡床”的御座上,饶有兴致地观看朝廷举办的马术比赛。赛场上正上演的是纵马疾驰、拉弓射靶的项目。旁边席上,他的蒙古王后举起酒杯会心一笑,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故乡漠北草原。

这位年轻的高丽国王名叫王祺,更有名的是他的谥号“恭愍王”。此外,他还有一个正式的、地道的蒙古名字—伯颜帖木儿。他的少年时期在大元都城度过,3年前他迎娶了元朝魏王之女宝塔失里公主,上一年年末他被元廷正式拥立为高丽国王。

当然,这一切,并不存在于几百年前高丽先王们的预想中。

屡经变易的“战”与“和”

高丽是朝鲜半岛古代王朝,公元918年由王建建立,935年合并新罗,936年灭后百济,实现“三韩一统”,成为了继新罗之后朝鲜半岛历史上又一个统一的政权。

“高丽”(Korea)一词,至今仍然是全球朝鲜民族的名称。

高丽王朝的起始时间,大体与我国辽宋金元时期相当,文化上深受中原王朝的影响,一直与中原各王朝保持着宗藩关系,先后奉宋、辽、金为宗主国。王朝后期,即熙宗至恭愍王11位君主在位期间(1200-1368),大约与蒙古兴起至元朝灭亡同时。

13世纪初,铁木真统一漠北草原,建立大蒙古国,被尊为成吉思汗。随后,蒙古部族利用骑兵优势和出色的战斗力,开始了对外征服战争。据记载,蒙古骑兵在两周之内就可以从蒙古草原抵达地中海沿岸,所到之处无坚不摧,烧杀抢掠,令整个欧亚大陆为之胆寒。

1216年,蒙古大军追击叛军进入高丽境内,高丽国王派兵协助并向蒙古军队提供粮草。打败这支军队后,两国盟誓,约为兄弟之国。

然而从此之后,蒙古年年遣使到高丽索要巨额贡品,从金银器皿到动物皮毛乃至笔墨纸砚,无一不要,数量之大令高丽無法承受,觉察到“蒙古于夷狄中最为凶悍”。

1225年,高丽拒绝继续纳贡,蒙古使节在义州边境被杀,两国关系中断。当时蒙古大军忙于西征,成吉思汗又在征讨西夏时逝世,因此并未马上出兵发难。

6年后,继任的蒙古大汗窝阔台派兵进攻高丽,直逼高丽王城。高丽国王被迫议和,蒙古军队于获得巨额财物后退军,但在高丽的各京、府、县留下了72名达鲁花赤(镇守者),开始对高丽进行间接控制。

次年,受权臣崔氏控制的高丽王反悔,杀死72名达鲁花赤,将国都迁到江华岛。

愤怒的蒙古军队再次进攻高丽,一直打到朝鲜半岛南端,但却无法攻占江华岛。同时,蒙古的进攻受到广大高丽人民的强烈抵抗,连统帅撒礼塔都被高丽僧人金允侯射杀,副帅率兵撤退。后来,高丽王遣使请罪,但仍不肯臣服于蒙古,还派兵攻陷了已经归附于蒙古的西京等处。

此后20余年,蒙古大军先后7次征伐高丽,双方在进贡、不进贡,撤军、进攻中几次轮回。高丽终究国小力弱,难以抵抗强大蒙古的持续进攻,终于,在1259年,权臣崔氏被推翻,高丽王同意世子前往蒙古朝贡并留为人质。

然而,高丽人民并未因此而臣服,民间的反蒙浪潮从未停止,直到1273年济州岛被攻占。

旷日持久的战争,给高丽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也留下了众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幸运的是,虽然自卫战争失败,但高丽王朝最终并没有如南宋一样全民沦为下等公民,而是保持了相对的独立,原有的国俗与政体也得以保留。而这一切,得从那位被迫前往蒙古朝贡的高丽世子王倎说起。

成为“驸马之国”

1259年,高丽世子王倎应蒙古要求入朝。此时的蒙古大汗蒙哥,正在四川前线指挥对南宋的战争。在前往四川途中,王倎得知了蒙哥大汗去世的消息。或许是天命使然,他改道向南,正巧遇见了从前线返回的大汗之弟忽必烈。

此时的忽必烈,正打算回去与幼弟阿里不哥争夺汗位,见到前来觐见的高丽世子,大喜过望—他的汗位之争尚有诸多变数,高丽世子的觐见无异于承认了他蒙古大汗的地位。忽必烈高兴地对部下说:“高丽万里之国,唐太宗亲征而不能服。今世子自来此,天意也。”

毫无疑问,这次觐见给忽必烈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对于扭转蒙古与高丽的关系具有重要意义。不久,高丽王去世,在忽必烈的支持下,王倎回国即位,即高丽元宗。

后来,忽必烈击败阿里不哥,采用汉制称帝,建国号为大元,以大都为首都。为了巩固高丽王室的地位,元宗又派世子王谌入元为质,并多次向元朝请求联姻。

在高丽做好援助元朝攻打日本的准备工作后,1274年,忽必烈以亲生女儿忽都鲁揭里迷失(后封齐国公主)下嫁王谌。在高丽元宗去世后,元廷授予王谌“驸马高丽国王”的称号,让其归国即位,是为忠烈王。

忠烈王之后,元朝皇帝或亲王之女嫁与高丽国王,成为了一种例制。除忠穆王和忠定王在位时过于年幼之外,历任高丽国王都是元朝的驸马,忠肃王甚至前后迎娶了三位蒙古公主为妻。

按照约定,蒙古公主入嫁即被册封正宫王后,享有诸多特权,所生的儿子优先被立为世子。此外,高丽王位继承人需要送入元朝以蒙古人的方式长大成人后,方可归国。因此,后世近百年内的几代高丽王都深受蒙古及汉文化影响,以至出现了深谙儒家经典、情愿滞留元朝不愿回国的忠宣王,还有嗜好弓马、喜爱出猎、举止行为皆蒙古礼仪的忠惠王这样的高丽君主。

可以想见,在这种政治联姻中大多很难有真正的爱情存在。据记载,齐国公主出嫁时才16岁,而忠烈王已39岁,公主经常对其张口就骂,乃至棍棒相加,而忠烈王对公主却丝毫不敢得罪,只能暗自垂泪。

当然,忍让所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自从忠烈王与公主成婚后,原本对他蛮横无理的元朝使臣,开始变得彬彬有礼起来。忽必烈也欣然允诺了废除达鲁花赤监国的请求,还送还了侵占的两处领土。

为了表示对元朝的敬意,原本与中原汉族服式一致的高丽王室开始效仿蒙古。忠烈王的胡服发辫,曾令高丽百姓痛心不已。他后来还下令全高丽的服式都依照蒙古式样制作,以至于忽必烈闻讯后都十分惊讶:自己好像没有下过这样的命令。

通过联姻关系,元朝达到了控制高丽的目的,高丽也借助驸马王的身份保持了自己的主权。同时,高丽的影响也得以扩大,就连遥远的伊利汗国都知道大元有一个高丽驸马王。要知道,蒙古帝国军力所向披靡,与其他国家交往中从未见过下嫁公主的先例。

“舅甥之好”的交流

在两国姻亲关系进入稳定期后,这种“舅甥之好”环境下的两国交流也日益频繁起来。除了蒙古文化对高丽社会的影响,高丽文化在元朝的影响也日益扩大起来。这与高丽向元朝大量进献女子这一不甚光彩又充满无奈的现象有关。

在当时的蒙古社会中,高丽女子美名远扬,她们容貌秀丽,能歌善舞,充满异域风情,又性情柔顺,能吃苦耐劳。当然,这种印象的形成,也与最初高丽进贡的女子多为精挑细选有关。久而久之,整个元朝社会形成了对高丽女子的大量需求。上层贵族需要高丽女奴作为婢妾,下层士兵需要高丽女子进行安抚。

由此一来,高丽的贡女压力逐渐加大。1307年,高丽王廷下令,全国13岁至16岁的女子不得擅自出嫁,优先供元朝挑选。从1275年起的60多年里,高丽向元朝进献宗室女、贵族之女乃至贫民之女,仅正史记载就有50多次。

随着入元女子的增多,高丽文化在元代社会逐渐占有一席之地,高丽的衣冠服饰、音乐歌舞盛极一时。元朝末年,高丽女子在宫廷中的地位达到了顶峰,“宮中给事使令,大半为高丽女”。元顺帝时高丽女子奇氏得宠,最终成为正宫皇后。她为人聪慧狡诈,两个儿子先后成为北元皇帝,在元朝与高丽政坛影响颇大。

在民间,高丽语也开始流行,有诗云:“女儿未始会穿针,将去高丽学语音。教得新番鹧鸪曲,一声准拟直千金。”明朝第一任皇帝朱元璋也有高丽妃,相传明成祖朱棣的生母可能就是一位高丽女子。

就这样,高丽王朝依靠持续的联姻与朝贡活动,维持了有元一代两国关系的和平,在日益密切的经济与文化交流中得以发展。这就如日本学者森平雅彦所说:“驸马王的身份让高丽统治家族获得了与蒙古、中亚的王子同样的特权,当然他们要履行的义务和责任也一样。”

不过,从整体上看,能够在铁骑之下维持相对独立,高丽王朝也不只是靠“驸马”与“美女”。

蒙古铁骑的战斗力,其实并不适合在朝鲜半岛多山、临海的地区施展,高丽人民的坚决抵抗更给予了他们一定的打击。加之高丽国小,并没有诸如南宋江南地区那样丰厚的物产与财富可供掠夺,战争消耗巨大而所获不多,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况且,彼时的蒙元帝国疆域辽阔,还有更重要的西征、南征等诸多战事需要应付,并不打算在这个周边小国身上消耗过多的精力。在这样的情形下,高丽王族时机恰当的臣服与觐见,为王朝带来了一个绝佳的生存机会,使高丽成为了蒙古铁骑下少有的“幸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