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王室又届历史转折时刻

2020-11-19 10:55:25 看世界 2020年22期

苏瑞壮

持续三年的立宪之争,削弱了王室贵族垄断政权的观念,为往后泰国政局中国王、军队、民选政府“三驾马车”的架构奠定了基础。

泰国政府10月15日凌晨宣布,曼谷进入“非常紧急状态”。总理巴育下令,将对妨碍王室活动和侮辱君主制的极端分子,采取严格措施。

美联社称,泰国示威者开始批评王室和君主制,是一个“令人震惊的转折”。

后宫狗血大戏上演

最近,一个“泰国钮祜禄诗妮娜从甘露寺回来了”的段子,在中国社交媒体上盛行。“钮祜禄”和“甘露寺”这些《甄嬛传》里的经典台词,把泰国后宫的绯闻刻画得入木三分。

这个泰国版《甄嬛传》的情节是这样的:2020年8月底,曾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已死”废妃诗妮娜,在时隔半年重获自由之后,飞往德国与泰王重燃旧情。泰王还专门到机场等候诗妮娜。诗妮娜被拍到上身着一件当年和泰王出双入对时经常穿的情侣背心。

去年被封妃仅三个月就被打入监狱的诗妮娜,如今时隔半年重新获宠,这顿突如其来的“狗粮”着实让世人大跌眼镜。现任泰王哇集拉隆功2016年即位以来绯闻不断,从封自己的女保镖苏提拉为王后,到为了自己曾经的护士而打破泰国王室近百年“一夫一妻制”的慣例,册封其为贵妃,再到外界流传王宫里豢养了20多个美人,等等。

其实,现在这些后宫轶闻,泰国民众是见惯不怪的。哇集拉隆功还是王储的时候,其声色犬马的私生活,就是世人茶余饭后的笑资了。因此,泰国这个充满绯闻而又神秘的东方王室,才能继续旁若无人地走下去。

在当今共和体制成为主流的世界格局中,那些实行君主立宪制的欧洲各国王室,对自身的羽毛是非常爱护的,总是刻意打造亲民低调的形象。但是相较之下,如今泰国国王的所作所为,就显得十分异类了。其实泰王这种异类的背后,是泰国君主立宪的与众不同。

1932年立宪政变:王权衰落

泰国1932年的立宪政变,是泰国政治史上划时代的事件。政变结束了泰国800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君主立宪制开始在泰国确立。

树欲静而风不止,在封建势力强大的泰国,君主立宪制注定走得不平坦。1933年4月1日泰王下令封闭议会,下诏解散人民党。至此,国家权力重新落入以泰王为首的王室贵族手中,君主专制复辟成功。

不过,立宪派没有放弃他们追求的政治理想。一部分少壮派军官在此后泰国第二任总理披耶帕凤的带领下,密谋发动“护宪”政变。1933年6月20日凌晨,在披耶帕凤的指挥下,参与政变的军队火速占领曼谷所有的战略要地,并擒获内阁总理、国防部长等军政要员。政变遂告成功。

4个月之后,保皇派不甘心失败。前国防大臣纠集8个旅的兵力妄图夺权。然而在曼谷市民的支持下,立宪政府以6个旅的劣势兵力,粉碎了保皇派的复辟阴谋。这次政变,使得立宪政府正式在泰国成立。

持续三年的立宪之争,削弱了王室贵族垄断政权的观念,把国王权力置于宪法的限制之下。这是泰国历史进程的一个重大转变,为往后泰国政局中国王、军队、民选政府“三驾马车”的架构奠定了基础。这三驾马车在政坛的角力,于往后80多年里,造就了独特的“泰式”军事政变文化。

普密蓬登基重塑王权

1947年,拉玛八世的离奇死亡,使得本就暗潮汹涌的泰国局势再度风雨飘摇。

拉玛八世无子,急需在王室中找人来继位,稳定局势。拉玛八世的弟弟普密蓬成为了最合适的人选。泰国使者远赴瑞士请普密蓬回国。但出乎意料的是,一开始普密蓬坚决拒绝继承王位,并把使者拒之门外。使者跪在门口几天几夜,苦苦哀求普密蓬为了泰国人民回国即位,稳定泰国混乱的局势。

无奈之下,普密蓬最终选择回去,从此开启了他70年传奇的王者生涯。这70年里,普密蓬把君主立宪制下失落的王权,用特殊政治手腕给重塑回来。

按照1932年以来的各时期宪法,泰国是君主立宪制国家,国王是虚君。然而,泰国的基本价值是国王、宗教和民族三位一体,加上普密蓬德高望重的君父角色,使他能够通过一些刻意的行为切实影响泰国政局,从而提升实质的王权。

频繁的政变是泰国独有的政治文化。国王在频繁的政变中不仅毫发无损,还能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同时得到相应的政治回报。

1957年,副总理沙立发动军事政变推翻披汶政府,组建多党政府。然而时隔一年,他对多党政府的效率低下和腐败感到失望,再次发动政变。这一次,沙立认为西式民主不适合泰国,转而主张实行泰式民主,在政治上恢复以王权为核心的“家长权威”,为自己的独裁统治提供合法性的支持。

当时还年轻的普密蓬,也想借此重塑以王权为中心的泰国政治权力体系。首先,在军政府的支持下,泰国恢复旧时王室礼仪,特别是恢复被废除近百年的泰式跪拜礼。这种跪拜礼要求所有国民在觐见王室成员的时候,必须匍匐跪拜,这种的匍匐跪拜礼的意思是“我是您脚底下的尘埃”。

再者,普密蓬利用与政府的合作,为王室积累大笔的财富。目前保守估计,泰国王室的资产高达430亿美元,同时政府每年还要向王室拨款。充足的财力使得普密蓬不用像欧洲王室一样,为了王室开支与政府讨价还价,避免被动和仰人鼻息的命运。这使得普密蓬在重塑王权时,少了许多障碍。

同时,普密蓬用王室的资金大力支持农村建设,经常深入贫困山区体察民情,关心群众疾苦,还为农村兴修水利,改革土地制度,亲自为农民培育良种等等。这些行为塑造了普密蓬国王爱民如子的君父形象,从而使泰国王权的重塑站上道德制高点。

民选政府和军方博弈趋密

在泰国政治架构的三驾马车里,民选政府和军方之间的博弈,贯穿于整个普密蓬时代。不过,他们这种博弈在1972年之前是相对平稳的。到了20世纪70年代,受外界影响,泰国的民主运动蓬勃发展。1973年,泰国爆发了反对军政府独裁的运动。

虽然在沙立的“泰式民主”体制下,王权得到一定的重塑,但是在王室与军方的合作过程中,王室的力量还是处于相对的弱势地位。沙立之后,垄断权力的军政府不像以前那样重视王室,双方的政治裂痕越来越大。

因此,1973年10月,在面对军政府血腥镇压40万示威群众的关键节点,王室及保皇派选择站在示威群众的一方。普密蓬不仅亲自接见示威学生领袖,还发表电视讲话给军政府施压。

在流血沖突发生后,普密蓬施压军政府辞职,同时任命进步人士出任临时总理。在这次民众反对军政府独裁运动的过程中,国王打破自1932年来的低调,开始高调在军方和示威民众之间斡旋。这次事件,不仅促成军方独裁政府的倒台,同时也为王室积累了强有力的政治资本。国王的手深入重新得以军方,获得克里特为首的军人集团的效忠,并赢得学生群体和知识精英的支持。此时的王室,被当作民主进步的推动力量。

1973年“泰式民主”瓦解之后,泰国始终未能建立稳健的政治秩序。王室—保皇派再次选择与军人集团合作。1976年,军方发动政变推翻民选的社尼政府,解散议会,废除宪法并接管政权,泰国重回军方统治时代。

在这场政变之后,普密蓬发表电视讲话,安稳民众,为军人集团提供重要的合法性基础。同时军方报之以桃,国王被赋予超越“虚君立宪”的一些实质性政治权力。

进入80年代,坚定的保皇主义者炳·廷素拉暖(俗称“炳将军”

)高票出任总理,并在国王和军方支持下,执政长达8年。炳将军在执政期间,刻意营造和宣传国王是爱国力量的象征,是弱势群体的庇护者和强权政治的监督者。同时,王权也不再是那种台面执政者合法性的被动“提供者”,而成为了自动授予者。自此可以说,王权重新成为泰国政治权力架构中实质的核心部分。国王这种实质的影响,在泰国的“五月流血”事件中达到巅峰。

泰国的“五月事件”发生在1992年。事件的起因是,军方背景的素金达将军在当年4月众议院选举中失败后,拒绝下台,违反还权于民的承诺。泰国的中产阶级开始走上街头反对素金达,要求建立民主政府。但是,政府对此采取强硬的手段,禁止民众集会。而示威民众依旧齐聚在曼谷王家田广场,搭棚露宿,长期抗争。到5月上旬,示威人数已达十多万。

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政府却挂羊头卖狗肉,一边答应增补选举规则,一边又暗中增加条款保证素金达能够连任。政府的这些行为彻底激怒民众,5月17日示威者增加到20多万。泰国军方鹰派开始抬头,担忧事情发展下去,军方势力会被这次示威运动埋进历史尘土。

次日凌晨,军方宣布戒严,军队开进曼谷街头,企图武力驱散示威者。接下来的三天里,在曼谷街头到处可见枪击、暴动、械斗。据事后统计,5月17日到20日,曼谷地区的流血冲突导致至少40人死亡,600人受伤,3000人被捕,多人失踪。

面对社会大动乱一触即发的危局,普密蓬镇定自若。5月20日,他招来素金达和示威领袖针隆,予以训政。针隆和素金达在电视直播的镜头下,跪拜在国王的双脚前,毕恭毕敬地聆听教诲。国王训导结束后,泰国危机烟消云散,素金达辞去总理,并修正宪法。示威领袖结束示威集会。从“五月流血”事件的顺利解决中,可见泰国王权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他信挑战王权

上世纪90年代末,泰国中产阶级开始崛起。民选政府的稳定执政,使泰国民主政治重回正轨,同时给重塑的王权带来了许多挑战。尤其“电信巨头”他信上台任总理后,国王在政坛的超然地位受到严重挑战。

他信把大量的政策倾向于农村,使得他在民间的威望影响到国王。此外,他信试图干预王室内部事务,公开表态支持王储。他信的一系列行为,触及普密蓬的底线。2006年他信因“售股丑闻”和“选举舞弊”,引发反他信力量“黄杉军”的十万人示威集会。最终在普密蓬亲自干预下,他信辞去总理一职,流亡英国。

他信的离开,并没有使泰国政坛回归平静。从2006年到2016年,泰国政坛陷入他信派别通过选举上台、又被军事政变赶下台的怪圈。同时这十年间,在他信支持者“红衫军”和反对者“黄杉军”的不断冲突中,曼谷地区时不时陷入混乱。当人民期盼普密蓬能像过去一样出面调解冲突时,国王却一直保持沉默,并未作公开表态,这导致泰国的政治走向十分不明朗。

与西方王室相比,现任泰王哇集拉隆功私生活的“任性”,表面上是他个人的修养问题,其实归根结底是君主立宪制下泰国“异类”王权的“任性”。这种“异类”王权的“任性”,使得泰王可以不用那么爱惜自己的“羽毛”,依旧用古老的王室陋俗让他的臣民匍匐在他的脚前。

其实,普密蓬能够用70年把曾经被边缘化的王权,重新引到泰国的政治中心,首先是因为他完美地利用“国王﹣宗教﹣民族”三位一体的基本价值,同时结合爱民如子、品行高尚的形象,赢得人民的尊重;再加上20世纪的长期政治乱局锻炼了他超强的政治能力,这些因素造就了他走上王权复兴之路,使得泰国的君主立宪的王权与其他国家相比显得另类。

但是,这种独特的政治魅力是很难通过王位继承给延续下去的,加上哇集拉隆功高调而有争议的私生活,使得他不可能像他父亲那么德高望重、备受爱戴。因此,随着泰国民众政治意识的觉醒和民主政府的成熟,当泰国找到适合自身发展的民主道路之后,泰国王室将难以让更多老百姓匍匐在他们的脚前。这不,今年7月份疫情期间,泰国沉寂多时的曼谷民主纪念碑前,又开始有示威集会了,至今未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