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托拉斯法下,科技巨头何去何从?

2020-11-19 10:55:25 看世界 2020年22期

Sora

苹果、亚马逊、脸书和谷歌已经变得过于强大,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终于“出手”了。

10月6日下午,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发布了关于数字市场竞争调查的报告。这是多年来争吵、博弈和无数个听证会的最终结果。

听证会最后产出了三份报告:来自民主党人的多数意见报告,来自共和党不同派别的另外两份报告。尽管文件的政治性背景比较复杂,但包含的信息十分明确:苹果、亚马逊、脸书和谷歌已经变得过于强大,足以令人警惕。

长达449页的报告中,内容主要关注的是:如何削弱这些公司的力量,并使用惯用的反托拉斯法作为工具,重塑数字世界的指南。

拒绝扼杀潜在对手

报告的内容相当全面,针对不同公司,提出了不同的分析角度,并提供了不同的解决方案。尽管都顶着“大型科技企業”的帽子,但苹果、亚马逊、脸书和谷歌是四家截然不同的公司,通常的反托拉斯措施,不能无差别地使用在它们身上。

新一波反托拉斯措施,先“砸”在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身上,并不令人意外。报告认为,亚马逊正在控制电子商务商品的市场路径。如果想在线销售袜子,最好的去处就是亚马逊,但当亚马逊开始销售自有的白标袜子时,情况就变得很尴尬。用该报告的话来说,这意味着“依赖亚马逊零售平台的市场参与者,被迫接受了亚马逊的要求条款,即使在那些亚马逊尚无权制定商业条款的市场中也是如此”。

亚马逊的反驳,仍是对标沃尔玛这样的实体竞争对手。后者可以将自家品牌的麦片与其他品牌竞争对手的产品一起摆上货架,而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报告认为,数字市场的广泛范围和影响力,使得亚马逊和沃尔玛不可同日而语。

按照技术反托拉斯标准,亚马逊同时经营着太多的生意。该报告提出了新的规则,这些规则将阻止像亚马逊这样的平台机构与依赖于其基础架构的公司竞争,并且在某些情况下,完全阻止亚马逊进行某些商业活动。

与亚马逊的境况恰恰相反,报告中涉及脸书的内容很少。正如谷歌的长期反对者路德·洛在推特上指出的那样,该报告的“主要在线平台”部分与脸书相关的页面最少,只有37页,而亚马逊为68页,谷歌为71页。

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委员会没有处理数据隐私问题(针对脸书的大部分监管行动都集中在此方面),并且该公司的整体网络力量不适用于传统的反垄断“法则”。

听证会上的重磅炸弹,是对照片墙(Instagram)收购情况的新看法。内部电子邮件称,这次收购被视为一种在潜在威胁变为真正威胁之前、扼杀潜在竞争对手的“游戏”。报告中的脸书部分,基本上涵盖了相同的内容,准确解释了其含义,也阐释了脸书作为社交网络的霸主,地位难以被挑战的原因。

垄断性平台应该开放

牢牢占据手机市场的苹果和谷歌,在反托拉斯措施下更是无处遁形。

苹果在移动应用商店市场上行使着垄断权,它在美国控制着超过1亿部iPhone和iPad设备的访问权限。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苹果对iOS设备软件分发的垄断权,给软件竞争者带来了伤害,降低了应用开发人员的质量和创新能力,还提高了价格,减少了消费者的选择。

苹果商店应用开发人员解释称,苹果主动破坏了开放网络在iOS上的发展,来强迫开发人员开发原生iOS应用程序,而不是使用开放网络技术。换句话说,苹果iOS是当今唯一仍未完全支持并拥抱渐进式网络应用的平台。这是因为苹果公司希望控制每个应用程序,如果苹果完全支持渐进式网络应用,那么它将失去对任何可以获利的该类应用的控制。这就是苹果采取垄断手法的原因—不想因为销售渠道问题而损失30%被称为“苹果税”的佣金。

如果Visa从每笔信用卡交易中获取30%的利益,将会引起强烈抗议。同样道理,人们应该对苹果和谷歌从其应用商店的交易中获得30%的利益感到愤怒。这些交易包括数字化的一切:应用程序、电子书、音乐、数字订阅、数字报纸等等,并且随着数字世界的进一步发展,这个名单只会变得更长。

关联性业务急需“清理”

谷歌商店也会从交易中收取30%的费用,但是谷歌目前已在安卓系统支持第三方市场的存在,相比苹果的封闭环境,安卓在这方面的垄断影响要低一些。

除了应用市场,谷歌还在“在线搜索”和“搜索广告”市场上处于垄断地位。谷歌的主导地位受到高准入门槛的保护,其中包括点击和查询数据,以及谷歌在全球大多数设备和浏览器上获得的默认位置。众多实体,包括大型上市公司、小型企业,都依靠谷歌吸引流量,并且没有其他搜索引擎可以替代。

在反托拉斯听证会上出现的四家公司中,谷歌可能是受到最多调查的公司。多年来,欧洲反托拉斯监管机构一直在削减该公司的权力,美国司法部预计也将在几周内展开自己的大规模调查。

对于其他科技公司而言,监管行动只是一种假想的威胁,但对于谷歌而言,这已成为日常现实。

在涉及谷歌垄断的案例中,有很多之前未被注意过的“软实力”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司法部门报告中提出的补救措施,看起来和在欧洲已经发生的事情一样,无非是剥夺它的一些权利,限制它的活动范围。

像大多数反托拉斯行动一样,它会对受调查者不利,但有利于竞争。但是,又该如何看待科技巨头“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惯用套路呢?比如谷歌不靠搜索引擎,Chrome仍会是占主导地位的浏览器吗?如果没将搜索应用捆绑到安卓账户中,谷歌搜索引擎还会有那么多用户吗?对于谷歌及其周围的行业观察者来说,这是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

不管怎样,随着众议院民主党人的努力推动,我们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可能发现围绕科技巨头们的新问题和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