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第二波下的欧洲之争

2020-11-19 10:55:25 看世界 2020年22期

钱克锦

近日,曾出席欧盟外长会议的奥地利、比利时两国外长相继确诊新冠,给正迎来疫情第二波暴发的欧洲又一警讯。

2020 年6 月30 日,捷克首都布拉克开了一个“告别新冠病毒”的露天大派对。数千人挤坐一起,在“充满乐观的气氛中”,庆祝成功控制疫情。当时,有千万人口的捷克,确诊感染者约1.2万人,死亡350 人,而且形势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不光捷克,当时整个欧洲似乎都松了一口气。

然而不到3 个月,事实就证明新冠病毒并没有“告别”欧洲。而到了10 月中旬,令人担心的“第二波”就出现在欧洲。

于是有人说,3 个月前捷克那个大派对是多么幼稚!

其实捷克人并非幼稚,大派对的组织者说,人们要庆祝一番,表达乐观之情,和布拉格今年没有旅游者来游玩有关。如果再没有旅游者,布拉格的经济将如何发展?

经济滑坡支撑不起长期封锁,也正是欧洲面临的难题。从2 月到5 月,欧洲经过大约3 个月的努力,初步控制了疫情。但封锁的代价也显而易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5 月的一份统计显示,第一季度欧洲各国GDP 的降幅可用“空前”二字形容,其中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分别下降21.3%、19.2% 和17.5%,而且当时预计第二季度情况势必更糟糕。

在这种情况下,和亚太地区一样,欧洲不少国家开始放松限制措施,希望尽快重启经济。不过有分析认为,和亚太地区的中国、日本、韩国、越南以及新西兰等国相比,欧洲很多国家的防疫措施并不扎实。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人口健康研究所所长涩谷健司认为,其实在防控新冠疫情中,最重要的就是把最基本的东西做好,比如检疫隔离、封锁边境、加强检测和追踪密切接触者。

亚太防疫比较成功的国家,在这些方面都比较坚定,相比之下欧洲有些三心二意。例如,按照世界旅游组织的数据,在封锁边境方面,亚太地区有61% 的国家完全封锁边境,而欧洲只有17% 的国家这么做,65% 的国家是部分封锁边境;在封锁边境时间方面,亚太地区有19 个国家完全封锁边境时长超过30 周,而欧洲只有两个国家做到这一点。

欧洲国家做得不够扎实,经济考虑当然是重要原因,同時也和他们的政治与文化有关。

疫情在欧美被政治化是普遍现象,反对党和执政党通常在这个问题上唱反调,令很多政策难以实施;欧洲很多国家,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步调不一致也令人瞩目。就算疫情第二波来临,英国、法国、德国和西班牙等国的中央政府有关重新采取严厉措施的想法,也都或多或少地遭到各级地方政府的抵制,不少已经走向法庭。

从文化上来说,基于个体权利,西方一些民众直呼对封锁措施“受够了”,认为这种措施只有“东方人”才受得了。不过也有分析认为,“文化差异”实际上只是个借口,看看新西兰的严厉封锁就知道,而且该国女总理刚刚率领执政党高票胜选。

欧美国家很多人不能严格防疫,现在只能一边煎熬,一边羡慕地看着东亚各国的社会逐渐回归正常。当然,东亚人想必也清楚,疫情远未结束,“告别新冠病毒”的时候还未到来,现在最能指望的,大概是等有效安全的疫苗问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