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日本贫困

2020-11-19 10:55:25 看世界 2020年22期

陈言

很多日本人在站着说话的时候,并不直接看对方的眼睛,能看着对方领带已经很“大胆”,通常谈话时看着对方的鞋,算是一种很尊敬对方的姿态。大概由于这个原因吧,如果穿一双旧鞋,或者皮鞋没有擦干净,多半会被认为经济拮据,处境相当艰难。一个体面的人是不会不照顾自己脚下的。

笔者在过去40 多年里,打过交道的日本人算是不少了,也还真没见过几个穿鞋随便的人。一个号称“一亿总中流”(一亿日本国民全员进入中产阶层)的国家,就算穷也不至于吃不上饭、买不起鞋帽。

如同退潮后才看得出谁在裸泳一样,在经济急速发展的时期早已过去,2020 年新冠疫情长期困扰日本时,贫穷问题也涌现了出来。现在不少人失去了工作,有临时工作的人,忽然被减少了工作时间,不少人的吃饭问题变得艰难了起来。

但是今天的日本社会依旧维持着稳定、繁荣,一定程度上掩盖了他们在日常生活中衣食住方面的困苦。在菅义伟内阁特别强调“自助”(自我救助)的时候,相对贫困也变得更加难以看出来。

好在《朝日新闻》等日本媒体同情弱者、体恤民情的精神尚在。在每天近千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经济每况愈下、菅义伟像其前任安倍晋三一样,面对疫情几乎无策的时候,往日看不见的贫困,现在通过媒体的报道,多少能够看出一些。

《朝日新闻》用非常显著的位置报道说,日本国内现在有142 万户单亲家庭,其中主要是单亲母亲带一个或几个孩子,而单亲母亲家庭的年收入平均为200 万日元,不到普通日本家庭平均收入的一半,处于食住困难的状态。

该报记者还采访了一些刚刚失业,开始逃避偿还信用贷款、房贷,在公园长椅上过夜的人。他们尚未习惯流浪生活,白天为了避开路人的视线,会选择去街上闲逛,或者另外找个人们看不到的地方躲起来。在免费发放食品的地方,因为来的人太多,也因为疫情的缘故,已经不能堂食,改为发放弁当(盒饭)。日本公园、施粥场的人,似乎都未明显增加。

媒体还报道说,日本儿童中有1/7 处于相对贫困状态。暑假、寒假后,不少小学生因为不能吃上学校的午餐,一下子能瘦几圈。

日本的啃老族很多已经50 来岁,一生未工作過,完全没有自食其力的能力,现在靠80 多岁的父母那点退休金生活。一些患痴呆症的老人,走失后再也没有回到自己家中,街道上、公园中同样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啃老族及患有痴呆症的老人,其窘迫不易被看见,在日本穷于应对疫情的时候,他们的境遇开始变得更为艰难。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有37 个加盟国,属于世界先进国集团,其相对贫困的比率在2016 年为11.7%。日本的情况要严重很多,在2018 年为15.8%。日本厚生劳动省发表的单亲母子家庭贫困比率更在48.2%。想得出来,在日本单亲或者离异、丧偶,对一个家庭来说会有多么艰难。

还算体面的服饰一定程度上掩盖了贫困的真相。没有工作能力,也没有相关的机会,是造成贫困的主要原因。2020 年突发的疫情,增加了贫困的范围。日本太多的媒体对贫困的不闻不问,最终会让贫困问题积重难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