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剧《远漂》:远离是为更好归来

2020-11-19 10:55:25 看世界 2020年22期

尘雪

以外太空探索为背景的故事中,不同人群的精诚合作,隐喻了跨文化背景下的多元精神。

奈飞最新十集网剧《远漂》是一部讲述登陆火星的史诗级剧情片,它鼓舞人心、感人肺腑。

第一集中,美国宇航员艾玛·格林准备率领国际团队首次前往火星执行任务时,她不得不权衡自己的决定,在忽然中风下肢瘫痪的丈夫和15岁的女儿最需要她的时候离开他们,执行为期3年的火星探索任务。随着太空之旅的任务不断加重,他们的个人互动以及远离地球亲人对其造成的心理影响,变得越来越复杂……

敢于冒险不怕牺牲是人类精神

该剧颇具国际主义色彩。它由美国、中国、俄罗斯、印度和乌干达演员出演,主要语言除了英语为主要沟通语言外,中文、俄语、印地语以及斯瓦希里语也占了很多篇幅。剧集涉及基督教、犹太教、印度教等宗教,涵盖性别、大国政治、文化多元主义等诸多话题。

剧集的编剧阵容也很国际化。导演有六位,剧集主管和监制更多。该剧还云集了张瑀希、雅楠、夏尔梅因·杨和德瑞克·苏等六七位华裔演员,还有一位来自“真实杰克制作公司”的前华裔监制米歇尔·李参与制作。

除了主人公艾玛和其余四人的些许戏份贯穿在所有剧集中,第3、4、5集分别重点向观众讲述中国宇航员王路(音译)、印度宇航员拉姆、俄罗斯宇航员米沙和乌干达裔英国籍宇航员Kwesi的故事。剧中来自五国的宇航员联手执行登陆火星计划。虽然是从一些刻板印象出发来创造戏剧冲突,或许正是因为对人物的背景故事分别在某一集中展开,每个人的形象都很立体饱满。

《远漂》融合了太空探险、华裔、LGBTQ等多个热点话题,体现的价值观是多元主义。艾玛作为一名美国女性宇航员,面临着职业发展和结婚生子的矛盾,被质疑太感性而无法领导团队。其丈夫、工程师马特的遭遇,则反衬出美国宇航局的官僚主义。

然而,令硬科幻迷失望的是,这部科幻剧表现未来的东西不够科学。例如,宇航员跑到外太空,在飞船外壁钻一个洞,取水成功,之后还能顺利降落火星;一个化学家想到了其他宇航员都想不到的“利用信号识别其他宇宙飞船有没有顺利着落火星”。

确实,该剧通篇贯穿的事件是登陆火星计划,但它更想谈的是人类本身的话题,例如种族政治、人性、梦想、领导力。敢于冒险、不怕牺牲是人类共同体得以生存的要素之一,“眼睛并非观看的唯一方式,失明也能教会我们从不同的视角看世界,实现梦想必须要远离家园舍弃亲人”,简直可以当作经典演讲和励志名言了。

主创能把一部科幻片拍成国际合作大片和家庭剧,彰显了这个时代的需要。奈飞让国际太空探险合作在网剧中实现,同时回归家庭和人性话题,可以说是想要让这个走向弯道的世界,重新回归正轨。这也是为何塑造“美国队长”艾玛时,强调了其脆弱的一面—她在太空时,丈夫中风,女儿在父母纷纷缺席时变得迷惘和害怕,艾玛非常自责和后悔。在她脆弱时,是几个队员在鼓励和帮助她。

中国宇航员形象塑造精准

由邬君梅饰演的中国化学家、宇航员王路博士,可以说是近几年来少有的美国影视剧中塑造的相当精准而正面的中国人形象,而且更高明的是,很多地方点到为止。

王路博士来美国后经历了学习英语的烦恼,经历了从无神论者到相信宗教信仰力量,从一心取得好的考试成绩到实现个人自由与热情这些最重要的价值观转变。

网友“罗勒少年”认为,王路的形象是刻板印象。这位网友认为,刻板印象表现在—学英语、练书法和泡功夫茶,以及陈梅送给王路的礼物:一个刻有 “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戒指。“这种所谓的加入性少数群体、亚裔或者黑人角色,但是剧情内容、人物的情感性格都只是流于表面,利用西方人认知的刻板印象来刻画少数群体,这不是真的diversity(多样性),依然还是白人至上主义。”

我觉得这位网友的评价有些苛刻了,如今大多数美国人对中国文化的正面了解,也只停留在浅显的书法和茶上面了,西方对中国当代细节生活的了解,远不如中国对西方的了解。况且,剧中女主艾玛赞扬王路和陈梅的英语好过很多美国人,对王路的形象也塑造得很正面—可以算是那艘宇宙飞船里最专业和称职的宇航员了。

王路的形象也被邬君梅塑造得立体生动。她外冷内热的性格,跟她的成长背景有关,例如父亲重男轻女,她一辈子都在努力让父亲为自己骄傲。连饰演她父母、丈夫和儿子的演员,都能说非常标准流利的普通话,这很难得。

太空“百万美元宝贝”斯万克

邬君梅饰演的王路和希拉里·斯万克饰演的女主艾玛,堪称很丰满的两位女性角色。

最早知道希拉里·斯万克,是看了她主演的获得2004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的《百万美元宝贝》。其实,凭借1999年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男孩别哭》(剧情是一个女性决定像男人那样生活,在真实身份被发现后遇害)中的出色表演,25岁的斯万克顿时成为同辈女演员中的翘楚。

尽管有精湛的演技傍身,但“硬线条”成为了她的绊脚石,同时也限制了她的戏路。虽然已经身为奥斯卡影后,但是之后她并未大红大紫过。2005年,希拉里·斯万克在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影片《百万美元宝贝》中饰演女拳击手。这部本不属于一线大制作的影片却以雷霆万钧之势打败了大制作《飞行者》,为斯万克再次赢来了奥斯卡影后的赞誉和《时代》杂志“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称号。

此后,斯万克饰演的角色都是很有力量和意义的,包括2004年讲述妇女投票權的《女权天使》,尖锐而深刻的动画电影《马男波杰克》中的配音等。她还尝试喜剧、恐怖片等多种类型电影。

今年已经56岁的邬君梅,也是一个“传奇”的常青演员。邬君梅早年留学夏威夷,英文好,气质佳,曾出演过多部国际合作的电影。她本人非常有创新探索精神,曾在英国电影《枕边禁书》中大胆全裸演出,近年来也支持独立电影,例如参演贾樟柯监制、阎羽茜导演的《海上浮城》。

我曾在2010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时期专访过邬君梅,当时她非常随和与洋派。她塑造的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形象是宋美龄—她在香港导演张婉婷执导的《宋家皇朝》与中国导演韩三平执导的《建国大业》中,先后两次饰演了宋美龄。

我问她,你演了这么多次宋美龄,而且演得很好,担不担心自己的银幕形象会固化在“宋美龄”上?她说绝不会。看到近年来她在热播剧《精英律师》《辣妈正传》中的气质职业女性形象,以及《远漂》里对中国宇航员王路的塑造,我觉得她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