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少年

2020-11-23 01:59:28 风流一代·经典文摘 2020年11期

吉步鹰升

乌且赶着羊群翻过一座山。羊儿迈着细碎的步子,腾起细细的尘灰,如细雨般飘落。羊道散落着零星的黑黑的羊粪蛋,日光照耀下,气味有些刺鼻。

羊道一边分布着广袤的土地,那里种植的土豆盛开着一片片白紫相间的花,燕麦青青如柔和的绸缎。风掠过,土豆花轻快地摇曳,麦浪簌簌作响。羊儿经不住诱惑,探头偷吃几口可口的燕麦,乌且立马吆喝训斥,那几只羊就和其他羊一样变得规矩了。

羊道另一边是陡坡沟壑,草木散发着浓郁的清香。一群群羊散落其间,悠然前行。

云雀鸣啭,此起彼伏。

白净的晨曦散落下来,山岭、树林里光影斑驳。空气里弥漫着新鲜的气息,仿佛亘古如此。

乌且坐在坡上,抬眼望去,明晃晃的阳光照耀在脸上,有些刺眼。

天空蓝莹莹的,山岭、沟壑静卧,极目处如蓝色的波涛起伏。那遥远的天边以外,世界又会是怎样的呢?

村里从来没有人去过那里,走过那么远的路。只有风、鸟儿、白云才能抵达那里,远方是那样渺茫又令人神往!

乌且羨慕天空中飞翔的苍鹰,羨慕来来往往的风,羨慕悠然飘浮的白云。他暗暗想:要是有一双翅膀,如鹰一样凌空飞翔,想飞哪里就飞哪里……多好!

这样美好的想法,令他灵魂轻盈起来。天空飘着一缕缕、一朵朵白云,乌且的心灵仿佛跟着白云飘浮,时而与湛蓝的天空融化在一起。

这样的晴天,山里自有快乐和自由,这是山下的人无法体验的。他觉着,这是上天的恩赐,相信那蓝色的苍穹有无数的神灵。

传说,神羊驾驭云雾而来,“咩咩”落在山冈,饮清澈的泉水,在嶙峋的乱石上留下神秘的、花瓣似的羊蹄印迹,留下一道蜿蜒、长长的羊道。有时,神羊会落在村里的羊群里,顿时羊圈里的羊儿成千上万,叫声一片,运气好的人家会有一只神羊留下来。从此,这家的羊儿受到神羊的护佑而兴旺。

乌且暗暗思忖,要是有神羊降落到他家的羊舍里,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他身后的陡坡上有一岩洞,里面有些钟乳石,形如丰满、乳汁充溢的奶羊。村里人说,从前那个岩洞是神羊洞穴,神羊白天到湖边饮水,夜晚归去。

他觉着,人们来到这一带山里后,有的神灵离开了,有的神灵依然守护着山,守护着天空。

一只云雀起飞,一边鸣叫,一边升空,不住地扑扇翅膀。然后,空中悬停,宛如一只轻盈的蝴蝶。一会儿,绕着圈子,盘旋。另一只起飞,彼此唱和。美妙的歌声,在空旷的天空荡漾,久久萦绕在耳畔。

他枕着歌声迷迷糊糊睡着了。

像一只鸟儿般轻盈,他的身体仿佛透亮,和明亮、白净的阳光融化在一起。

他醒来的时候,羊群已经翻过一道山梁,走向远处的山冈。

乌且来到垭口,坐在一块黑石上。

附近,黑猪在草坡食草、拱土,有的在地上打滚蹭痒,有的因为天热把头埋在土埂阴凉处呼哧呼哧地喘气。

远处,一道山梁静卧。翻过去,往下是茂密的树木、竹林。牧人有的砍柴伐木,有的编竹筐、竹席,有的找天麻、贝母或是采摘天韭、野蒜。

乌且不会识别天麻、贝母的植株,他见别人挖到值钱的贝母、天麻,就羡慕,也有一点点妒忌。

奇怪,为何妒忌呢?

这些山珍,属于山林。挖走天麻、贝母,山神会不高兴的。

一條羊道穿过前方,伸向远处山梁。他沿着羊道走去,来到山梁,目光往远处投去。一只老鹰在山冈上空高傲地飞翔、盘旋,搜寻地上的猎物。

黑色的鹰翅展开,比自己穿着的披毡还宽大,多么不可思议!黑鹰飞翔的时候,他似乎也跟着飞翔,在辽阔的天空自由飞翔。

据说,羊羔、牛犊、猪崽,这些小牲畜很轻易就会被鹰抓走。鹰的利爪可以撕破几层羊毛毡子。

那只飞鹰,目空一切。

乌且的目光落在远处山巅下青黑色的竹林、小杜鹃灌丛林。那里,有一次,他的羊群突然逃散,一只黑灰色的狼从上方经过。狼时而望着那群羊,时而望着山下向它大声呵斥的牧人,然后往西边的山匆匆迈进,消失在山后。

从前,狼袭击村里的羊舍,咬死、叼走羊是常有的事情。狼和牧人的冲突不可避免,有人甚至药死狼。现在,这种悲剧不再发生了。狼消失了十几年。没有狼的日子,山里人不时怀念狼。

狼是自然野性的象征。

山冈是野性的,鹰是野性的,风也是野性的!

乌且在坡上捡拾牛粪,随手扔进背上的竹筐。牛粪,可烧火煮饭,可打成粉末糊墙,可作肥料。每次弯腰抬起牛粪,他的脸上都浮起笑意,仿佛感受到母亲的夸奖。

筐里的牛粪满了,他满意地笑着。然后,把它卸下。他来到更高处。从这里四下望去,山岭、沟谷莽莽苍苍,晴岚氤氲!

乌且不知道为何族人在山里定居下来。那时,树林里藏着虎、熊等,勇敢的人还打死过老虎。

现在,没有了老虎。然而,听说山里出现过黑熊,这种猛兽还到过苦荞地,糟蹋粮食。然而,像这样的艳阳天,牧人星散在山冈,完全不必担心。

村里人时常在野鸡出没的灌丛林下设下圈套,捕猎野鸡。

乌且不想成为猎人。他不知道村里人为何喜欢捕猎。从他记事起,山里就很少见到赤麂、獐子、岩羊等。

他家堂屋上空的竹板上吊着赤麂的一只腿。每次进出门,那道粗糙的木门“嘎吱”作响,随之明亮的日光照射进来,他的目光就会撞见那只赤麂的腿。

据说,它可以治疗感冒,给家人带来吉祥。这只赤麂是他的伯父带着猎犬捕获的。

伯父的早逝,与打猎有关,乌且长大后暗暗想。他不想过伯父们那样的生活。以后,野鸡也罕见的,倘若不知道保护树木和动物。

“像白云飘飞,像鹰翱翔……”乌且奔跑着,似乎和风追逐着。影子和他一样奔跑。

风声呼呼。

那只鹰已然飞向西山,渐渐消失在那片茂密的高山栎树林里。

(自力摘自《中国校园文学(青春号)》2020年第5期,西米绘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