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姐姐克拉拉

2020-11-23 01:59:28 风流一代·经典文摘 2020年11期

【德】迪米特尔·茵可夫

推销员

有一个吸尘器推销员,每个月都会敲我们家的门。虽然我们的吸尘器还是好好的,他还是想把他的“新式吸尘器”卖给我们。他总是说,他的吸尘器要先进得多。来的次数多了,我们就管他叫“我们家的推销员”。

妈妈说,她对这个人已经烦透了,可是他还是不屈不挠,每个月都来一回,来了就按门铃,然后问:“请问你们家的吸尘器坏了吗?你们需要买新的了吧?”他相信,我们家的吸尘器总有一天会不能用的。

妈妈总是这样回答:“我们的吸尘器好好儿的。”

接下来那位推销员就会彬彬有礼地说,他会再来的,如果他的到来不会打扰的话。妈妈呢,总是说:“不打扰不打扰。”其实妈妈只是这样说说而已,推销员一走,妈妈就叹着气说,看来不买一台新的不成了,这个人总是这样不依不饶的。

有一次,妈妈不在家。我和小姐姐没事儿站在窗前看街景,打老远就看见,“我家的推销员”又来了。

“我们别开门,”我建议,“妈妈不在家。”

“不,”小姐姐说,“那个人来了,还是要给他开门。”

“不开,就是不开!我们又不需要新的吸尘器,妈妈不在家,我们又没有钱。”正说着,门铃就响了。

克拉拉跑去打开了门,“我家的推销员”站在门口,很礼貌地说:“你们好!孩子们!你们的妈妈在家吗?”

“不,”克拉拉说,“妈妈不在家。”

“太遗憾了,”推销员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这回带来了一台新式的吸尘器,这样好的产品前所未有。”

“这很好,”克拉拉说,“我们正好来试用一下。我们的吸尘器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好使了,这个谁都知道。”

“才不呢,”我说道,“我们的吸尘器好好的。”

“这个你不懂,”克拉拉说,“这是我们女人家的事。”

“对对,说得对。”推销员连连点头,拎着他的新式吸尘器走了进来,嘴里还在念叨着,“这是女人家的事情。”

我心里很生气,但是嘴里说不出什么来,因为我不是女人。可是推销员也不是女人啊,他却在推销女人家的用品。

室内还没有收拾,地面相当脏。

推销员拿起吸尘器对克拉拉说:“瞧瞧吧,先进吧!这样的产品是空前的!”

小姐姐点着头说:“很好,您来试试吧!”

推销员把插头插好,便开始吸起尘来。

“你们瞧,吸力多大!所有的脏东西吸得一点不剩!这样的产品前所未有。”

他把我们家的地毯吸得一尘不染。

“还有那屋角呢,”克拉拉说,“角落里灰尘最多了。”

“没问题,没问题,我马上就完事!”说着,他把客厅的旮旮旯旯吸得干干净净。

“可以用它来清理儿童间吗?”克拉拉问。

“那当然。”他又手脚麻利地弄干净了儿童间。

“厨房也行吗?”小姐姐问。

“没问题。”他又把厨房的地面拾掇得清清爽爽。

“床底下没办法了吧?”

“不不,谁说的?”

他把臥室的灰尘扫除干净,一边干活一边自豪地说:“这下你们可看清了吧,它性能优越,前所未有。”

干到后来,“我家的推销员”汗流浃背,家里大大小小的房间倒是干净了,什么地方都见不到一丝灰尘。

“现在你们确信无疑了吧?”他满怀希望地问,“这台新型吸尘器就是棒吧?”

“棒!棒!”克拉拉说道,“差不多与我们家正在使用的那台一样棒。”

打这以后,这个推销员再也没有来过,彻底消失了。

我们有了一匹小马

暑假里,我们一家到荷兰去度假。我,爸爸,妈妈,还有小姐姐克拉拉。我们的狗和猫没被允许同去,这使我一想起来就难受。

荷兰的这个夏天非常非常热,日头毒辣辣的,第一天下来,克拉拉和我都被阳光灼伤了。晒得通红通红的,看起来就像两个熟透了的西红柿。

妈妈说:“得给孩子们一人买一顶草帽,这附近有一个售货亭,走,我们买草帽去!”

于是我和小姐姐每人得到了一顶漂亮的草帽。

“我的草帽比你的漂亮!”我立即对克拉拉叫道。

她也立马就喊起来:“才不!我的比你的漂亮!”

我又叫了两遍,这时候妈妈开腔了:“住嘴!在我和爸爸买到成人戴的草帽之前,保持安静,不许大呼小叫!”

拥有这样漂亮的草帽,还得严格保持安静,这可真是一件难事。再说,被阳光灼伤的地方痒得难受,怎么办呢?

我东张张,西望望,忽然发现,在售货亭后面的一棵树上,拴有一匹小马。这匹马的毛色和我的草帽差不离,马长得矮矮的、胖胖的,当它看见我的时候,偏着脑袋打量着我,显露出一副好奇的模样。它想走到我跟前来,但是不成,它被一根缰绳拴在树上呢。

“我的天!一匹小马!”我兴奋地大叫起来,平日里我太喜欢小马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边问边朝它靠近。小马咧开嘴,露出一嘴的大马牙,就好像在笑着欢迎我。这么可爱的小马,我还从未见过。我伸出手,在它的两耳之间抚摸,小马一副很驯服很乐意的模样。天!我的崭新的、漂亮的草帽,三口两口就消失了,被它嚼烂并吞下肚子去了!我除了傻看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你干了些什么呀!”我喊道,“你疯了吗?”

我马上跑到小姐姐跟前,说道:“克拉拉,克拉拉!一匹小马抢走了我头上的草帽,把它吞掉了!”

小姐姐显出一副不相信的神情,问:“什么小马,在哪里?”

“跟我来呀!”

我把小姐姐引到售货亭后面。她细细地端详着小马,脸上的表情更是在怀疑我的话了。

“这么老实而又可爱的小马会抢吃你的草帽,你的谎也撒得太没边际了!”

她伸出手,在马的两耳之间轻轻抓挠,动作跟我刚才的一模一样。小马露出牙齿,还嘶鸣了几声,忽然它伸长脖子,咔嚓咔嚓几下,克拉拉的草帽就去掉了半拉。她惊得张开嘴呆看着,接着她冲上前去,抓住还在马嘴边的另外一半草帽,两手并用,使劲地朝外拉。

正在僵持不下的当儿,爸爸妈妈走了过来,每个人头上戴一顶阔边大草帽。“怎么了?怎么了?”他俩问。我俩高声叫道:“千万别过来!这家伙吞吃草帽!离它远点!它已经吃掉了一顶,这是第二顶!”

“我的天!”爸爸叹着气道,“草帽可不便宜,有人赔吗?”

“马的主人,他该负责!”妈妈说道。正说着,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年男子不知从什么地方跑了过来,他必是马的主人无疑。

“我可没有钱赔!”他叫苦道,“实在对不起,我这匹小马有一个极坏的习惯:爱吃草帽,尤其是送到它面前的草帽。谁让你们那么靠近它呢?”

这当儿那矮马终于垂着脑袋,似乎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

“谁知道它会吃草帽!”克拉拉说道。

“才不呢!”我反驳道,“我就先给你说了,可是你不相信我!”

我的话音刚落,刚刚还在垂头丧气的小马突然昂起头,拖着缰绳往前迈了两大步,爸爸的草帽也被它叼到了嘴里!

爸爸不知所措地望着小马嚼吃草帽的大嘴,什么办法也没有。

“这该死的!”马主人气急败坏地骂道。

这下我们该怎么办?克拉拉忽然有了点子:既然老人没钱赔,那就让小马来赔好了。

“马怎么赔?”我糊涂了。

“再简单不过,”克拉拉道,“我们要在这里待好几天,让我们俩每天来骑马不就得了?”

“好极了!”我说,“是个好主意!小马小马你听着,我和克拉拉每天来骑你,你同意吗?听懂了吗?”

我们没了草帽。

可是我们有了一匹小马。

这比丢了草帽强多了!

(依依摘自二十一世纪出版社《我和小姐姐克拉拉》,西米绘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