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都带了火

2020-11-23 02:04:25 小说界 2020年6期

丝绒陨

他到屋子外面的一小块阴影里点烟,剧场里刚刚迸发过山车般的阵阵笑声。而后碰巧她也出来,加入烟雾里的小型沉默仪式。两个人都带了火。

另一天,他从一场感情塌方事故中逃生,凝望微波都如骇浪,他抬头,看星图拨转。差不多也就隔开五十米,街对面一个院子里,她也抬起头看星,以此纾解刚刚对密友透露的一段幽暗心迹。

她播放完那首歌,忍不住抱头泪涌;他的播放列表鬼使神差也切换到同一首,彼时他正与一位旧友言笑甚欢。

再早些时候,她惊扰于一场鲜花的闹剧,从中跑开,游移在五分钟前的安全地带。他经过花店时,发现一束被扔弃在地的花,被路人踩碎,发出类似于生命脆弱的嗟叹。

可这才不是什么该死的错过与相遇的故事,只是——他们确有多次打招呼的机会,但什么也没发生,似乎也不打算让事情发生,就走到走廊尽头——电梯门关上了。

哦,对,如果较真,他有次在聚会时传看的一张合影里,见过她——目光在当时还是少女的她身上停顿了一两秒,那照片拍于好几年前,就像是茫茫夜空里一颗星发出的亮光,经过许多年才抵达這里。

那一刻,他隐隐感到心里似有什么松动了,核桃捏碎,房间内的物体被挪动……他起身,在人群里走来走去,觉得自己缺了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