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年

2020-11-25 02:37:44 小小说大世界 2020年3期

罗荣刚

进入腊月,刘大妈就给在武汉的儿子新明打电话,问他回不回来过年。

去年春节,新明在单位值班。过年一家人也不能团聚,刘大妈心里酸酸的,三十那天和老伴草草吃了几口就躺下了。这次新明说回来过年,却定不下回来的日期。刘大妈不放心,又拨通了他的电话:“明啊,回来的日子定了没?”新明说三十中午能到家。顿时,刘大妈乐得眼眉都挤到了一块:“三十回来,正好团年。”

挂了电话,刘大妈打开冰箱看了看,决定到超市买点饺子皮,包香菜饺子,新明喜欢吃。还买点零嘴儿,新明喜欢窝在沙发里看春晚,磕瓜子。

街道上熙熙攘攘,大街小巷张灯结彩。刘大妈在超市挑挑拣拣,电话响了:“老婆子,赶快到药店买口罩。你去阳春大药房,我去西街药店。”

“口罩?”刘大妈正想问老伴买口罩干什么,电话已挂断了。刘大妈来到阳春大药房,买口罩的人已排起了长队。有人说武汉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明天中午封城。刘大妈心慌慌,拨通了儿子的手机,却没人接。刘大妈没心思买口罩了,匆匆回家。

老伴回来后,老两口轮流给儿子打电话。下午四点多钟,电话才接通。新明的声音有些沙哑:“我没事,你们放心。”迟疑了一会儿,新明又说:“爸、妈,我又不能回去过年了。”

晚上,刘大妈和老伴一边吃饭,一边看疫情报道。“叮咚——”门铃响了,儿子的同学王志全戴着口罩站在外面。

王志全在本市的医院上班,隔三岔五来看望老两口。上次,刘大妈的脚烫伤了,王志全帮忙办理手续、请护工、送可口的饭菜。病友以为王志全是刘大妈的儿子,羡慕她好福气,有个当医生的孝顺儿子。刘大妈出院后非要请王志全吃饭不可。王志全说不用专门请吃饭,等老同学回来了聚一聚。眼瞅一年要过去了,可还没聚到一块。

“叔叔、阿姨,最近尽量不出门,出去一定要戴口罩。家里也要經常消毒。”王志全把一个方便袋递给刘大妈,“这是口罩和消毒液。”刘大妈妈连声说谢谢,招呼他吃饭。王志全摇头:“我还要回去收拾行李呢,不然来不及了。”

“回老家过年啊。明儿三十,回去正好和父母团年。”刘大妈叮嘱王志全,“明天早点动身,父母盼着呢。”王志全笑笑,含含糊糊“嗯”了声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刘大妈在厨房里热火朝天地忙开了,老伴埋怨:“就两个人团年,弄这么多菜干嘛?”刘大妈一瞪眼:“给儿子看啊,他不是让我们团年时和他视频吗。”

扣在桌上的菜渐渐冷下来,打新明的手机始终没有人接听,刘大妈心里七上八下。老伴劝她:“他可能正忙着,我们别添乱了,还是等他打过来吧。”

天黑透了,新明终于打来视频电话。他取下口罩冲两老口笑:“爸、妈,团年了吗?”刘大妈连忙把镜头对着桌上的菜:“正准备团呢。”“哇,全是我爱吃的。”李新明夸张地吞了吞口水。“都是当医生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刘大妈佯装生气,“咦,你脸上和鼻子上怎么有一道道印子?”新明摸摸脸,笑:“你儿子脸胖,防护镜有点紧,勒的。妈,猜猜我和谁在一起?”

刘大妈的注意力成功被转移:“女朋友?”李新明把头一偏,一张年轻的脸进入镜头。刘大妈张大嘴巴:“志全,你不是回老家过年了吗,怎么和新明在一起?”

“我们约好一起在武汉过年的。”王志全呵呵一笑。新明向刘大妈解释:“他是来支援我们的。全国很多专家和医疗队都来武汉了,和我们一起抗击疫情。”

“真的?太好了。”刘大妈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老伴扯她:“大过年的哭啥,惹孩子们笑。”刘大妈擦擦眼泪:“志全,你别笑话阿姨啊。有了你们,可恶的病毒蹦跶不了几天了!老头子,你赶紧去放鞭炮,咱们团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