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亮

2020-11-25 02:38:05 小小说大世界 2020年7期

高振霞

任书记的眼前总爱浮现出一片幽蓝的月光,神秘,浪漫。一个身影,婀娜多姿,渐行渐远,于脑海,挥之不去。

一个月前的深夜,县长突发脑溢血,送进县医院。任书记闻讯后,和秘书小王,赶往医院探视。钱院长亲自挂帅,全力抢救县长。好在县长非脑干出血,抢救及时,一场虚惊,并无大碍。护理调养两周即可出院。

临走时任书记语重心长地叮嘱钱院长和县长家属,要时刻提高警惕,对县长的病情不能掉以轻心,麻痹大意。一旦有新动向,及时转省医院,不能贻误病情。钱院长洗耳恭听,不住地点头称是。

护士柳雅来找钱院长:“院长,刚才护士长说您家里来电话找您。”钱院长用眼角余光斜乜一眼柳雅,伸出食指悄悄做个“嘘”状,意思是:知道了。忙着呢!柳雅新来乍到,经验不足,以为钱院长没有听清她的话音,便提高嗓门道:“院长,护士长说您家里来电话有急事找您!”说罢,还大胆地盯了一眼任书记。意思是,你这个人别磨叽了,人家院长“家里来电”了。

任书记语意未了,见有人插话,心有愠怒,借着医院走廊里幽深的灯光,朝插话人望了一眼。哦!天外来客吗?窗外的满月,射进幽蓝的光亮,混合着灯光,深邃浪漫。光影下的柳雅,娉娉婷婷,明眸闪烁,桃粉玉容,太迷人了。任书记深怕自己的花痴相,露出破绽,急忙收回目光,话锋一转:“院长同志,宋县长转危为安,你和同志们都辛苦了。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工作,我回去了,保持聯系吧。”

柳雅的倩影,伴随幽蓝的月光,时常在任书记的眼前摇晃。

钱院长接到任书记秘书小王的电话。大意是任书记日理万机,操劳过度,身体抱恙,在邻省的某文化园疗养几日,希望钱院长派护士柳雅,来文化园护理一下任书记。

钱院长哪敢有误。急忙吩咐柳雅,火速赶往某文化园。

柳雅出了火车站,坐上了秘书小王的丰田霸道,直奔某文化园。

车子七拐八绕,穿村走镇,路上行驶了个把小时,才进了某文化园的南门。柳雅从车窗向外张望,只见宽阔的院子里绿树成荫,湖水清澈,路两旁的野花绚烂多彩,芳香扑鼻,远处一座座雪白的蒙古包散落在花草间,煞是好看。辽式仿古建筑穿插其间,幽静娴雅中不乏有战火烽烟的遐想。柳雅心里暗自道:世外桃源,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柳雅拎起药箱,小心翼翼地轻轻叩响了任书记的房门。

“是小雅护士吧?快请进,快请进。”

任书记笑容可掬,声音亲切,丝毫不见身体不适的痛苦状。

迎进柳雅,任书记顺手反锁了房门。

“里边请,里边请。”任书记拥着柳雅一拐两绕,走进一间灯光幽暗的休息室。

“任,任书记,灯光太暗了,打针恐怕不行吧?”柳雅懵懂地语无伦次了。

“噢,实话和你说吧,小雅护士,我没病,就是想见见你?”

“见我?!”柳雅如坠十里云雾,张大嘴巴,摸不着北了。

“柳雅升护士长了!”

“柳雅提拔外科主任了!”

“柳雅升副院长了!”

“柳雅买奔驰了!柳雅买别墅了!柳雅怀孕了……”

人们不停地疯传柳雅的消息。

三五成群地暗自咂舌,猜不透柳雅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

钱院长照常下班开车回家。心里嘀咕:照这速度,任书记再有个头疼脑热,咱院长这顶乌纱帽,岂不是也要不翼而飞?她柳雅一个小护士,祖坟冒青烟,短短几个月,飞黄腾达,当上了副院长,还不是凭一张小脸蛋儿,迷住了任书记的心嘛。可话又说回来,人家任书记也算知人善任,够仗义,提拔柳雅的同时,咱七大姑八大姨的也没少沾任书记的光,唉!无话可说。她柳雅要是当了院长,卫生局局长的宝座,非我莫属了。想到这里,钱院长禁不住心旌荡漾,暗自窃笑,不觉加大了油门……

钱院长天天盼着柳副院长变成柳院长。

某天夜里,钱院长突然接到县纪检委打来的电话。市纪检委要求他协助调查县委任梁书记严重违纪一案。

钱院长一屁股跌坐在地板上,一束蓝月光不偏不倚打在他颓丧的脸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