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是一首芬芳的歌

2020-12-15 06:42:26 作文周刊·七年级读写版 2020年42期

【文题亮相】

请以“秋天,是_______ ”为题,写一篇作文。

要求:(1)补充完整题目;(2)立意自定,角度自选,文体不限,诗歌除外;(3)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4)不少于600字;(5)文中不得出现真实的人名、校名和地名。

【师者一角】

秋天,一首辽远的歌

苗文娟

秋初,女儿又在盘算怎么过她的生日。每每此时,我总会想起自己儿时过生日的情形,它似一首辽远的歌,每每在秋天的时候响起。

生在农村的我,家里三姐妹,父亲常年在外地酒厂酿酒,一年难得回几次家。我家有三亩地,要强的母亲还要了朋友家的一亩地(他们在镇上当了工人),这四亩地,要我们四个人完成早稻与晚稻的播种、收割。夏天烈日下收割早稻与播种晚稻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若下午有雷阵雨,我们匆匆吃过中饭就得去田里与热浪搏击,只为赶在立秋前插下晚稻。

到了秋天,晚稻成熟了。我们几个孩子只能帮母亲一起播种与收割,中间稻谷生长的事全由母亲一人承包。秋收不似夏收那般赶时间,将稻谷碾下之后,两个舅舅和母亲一起将几十麻袋的稻谷背回家,堆得满屋都是。母亲将稻草靠近顶部的地方系起来,把稻草竖起来晾晒,犹如一个个小孩子立在田间,在飒飒秋风的吹刮下,能很快把水份蒸发掉。

那天,我们放学回家,母亲让我们去背稻草,稻田与家相隔四五百米。我们换上长袖长裤,因为稻草背在背上,会让皮肤发痒生疼。经历过夏天热浪后走进秋天,有一种“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感觉。走到田边,发现母亲已将一亩地的稻草全部捆缚起来,每两小捆缚成一大捆,犹如孩子穿上了厚厚的棉衣那样鼓鼓囊囊的。我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些穿了棉袄的孩子带回家。

从夕阳西下,到幕色四合,秋虫啾啾,叫得正欢。雾气降落,一阵冷风吹来,还好有稻草背在肩上,犹如厚厚的衣服盖着,不致于太冷。

印象中,我们足足背了有半天光景。回到家,只想躺在稻草上,连话都懒得说。母亲先是将满屋的稻草重新放好,腾出我们吃饭的地方,然后做些简单的饭菜。“哎呀,今天是你姐姐生日,我忘记给她蒸鸡蛋了……”母亲像是对妹妹们说,也像是对自己说。可能是累了,听到这话,我竟觉得有些委屈,毕竟一年一次生日才能吃到一个蒸鸡蛋,其他时候往往是吃打鸡蛋,一家人一起吃的一碗菜。那时,家里养着鸡,也有蛋,但母亲要将蛋卖掉攒钱造房子。

这样的生日过了不知道有几次,但因为农忙,在农村人眼里,农活比人还重要,我们要靠田吃饭;至于生日,那是次要的。

现在,每次过生日,当家人为我点起蜡烛、唱起生日歌的时候,我的脑海中总是想起家人忙碌了一天忘记给我过生日的事情,只能无奈笑笑。但那时的秋天,却如一首辽远的歌回荡在我的记忆深处,令人久久难以忘怀。

我来品品__________________

【小荷尖尖】

秋天,一道姗姗来迟的彩虹

倪睿澄

夏天,驕阳似火,让人大汗淋漓;有时,烤得大地快焦了,就劈头盖脸地来一场倾盆大雨,让人顿觉酣畅淋漓。如果说夏天是一场滚滚热浪,那么,秋天便犹如雨后的彩虹,让人赏心悦目,可惜转瞬即逝。

秋天是个什么样的季节?瓜果飘香,落叶纷飞,百花成落红,桂花却竞开。

妹妹上幼儿园了,有时我回到家,妹妹就拿出一张纸非要给我看。那上面是什么呢?是画吗?算是吧。是用什么画的?不是用彩笔,也不是用蜡笔,而是用从地上捡的各种叶子拼贴成的。那些叶子的颜色多种多样:有常青树的绿叶,有遍地的黄叶,有微微干枯的棕叶,有三角形的紫叶……她的书包里还有不少叶子,枫叶、银杏。即便如此,妈妈回来,妹妹还是黏着妈妈,哭着闹着要去捡树叶。

妈妈拗不过她,我们吃完饭就下了楼。走在小区里,随处可见熟了的柚子、橘子、石榴。爷爷种的很多瓜果也都熟了,他托爸爸带来给我们吃。这是一年中小白菜最鲜嫩的时候,还有我喜欢的甘蔗、苹果和萝卜,都已渐渐成熟。如果说春天百花齐放、争奇斗艳,那么秋天就是万果丰收、争鲜斗多。

但我最喜欢的非果非叶,而是那些花。

春天有兰花纯洁烂漫,夏天有荷花不亭亭玉立,冬天有梅花坚贞不屈,而秋天有桂花香飘十里。我与桂花的缘,其实一直都没有断。自从吃了桂花糕,那味道便回荡在舌尖,深深烙在我心里。

相较于桂花,菊花就略显淡雅了,但它种类万千,颜色各异,与桂花一起,倒也相称。还有牵牛花,凑近闻闻,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还有些不知名的花草香相互结合,身处其中,犹如世外桃源般梦幻。在一个刚刚下过雨的与世隔绝之地,乳白色的薄雾笼罩着草树,空气里酝酿着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花儿的香与草儿的清新。

如此美丽的季节,可惜它来得太迟、太迟了!一年中,没有两个秋,还要熬过春夏,才能闻到、看到、体验到,着实可惜。

如果说春天是一杯淡淡的茶,夏天是一封绿色的书信,那么,秋天就是一道姗姗来迟的彩虹。

(浙江绍兴市柯桥区浙光中学)

点评

经过漫长的炎炎夏日,秋天姗姗来迟,带来落叶、花朵与果实。文中,小作者调动视觉、听觉、嗅觉等多种感官来描写秋天,首尾呼应,借“姗姗来迟的彩虹”表达了自己对秋天的喜爱之情。

【同台竞技】

秋天,一首凋零之诗

钟梓铉

秋天,一个美好的季节,一谈起,我脑海中已想出许多名词:丰收时节、金桂飘香、菊花满园、大雁南飞……秋天仿佛一首诗,怎么写也写不完。

儿时倚坐窗前,天真地望着天空飞过的大雁,便询问父母:“大雁为什么要飞走呢?”他们总是温柔地回答:“因为它们要去温暖的南方过冬啊,这样,你来年就能看到小雁了。”我一听,一下子咧开了嘴,向大雁们挥手告别。

可不料,这一挥手,似是我与大雁的永别。人生已过一个十年,大雁却再没回来。刚开始,我还翘首以盼,时不时望向天空,期盼能寻到它们熟悉的“人”字,可从未看到。渐渐地,我开始心灰意冷,期待之情也淡了,天空中早已没了那抹亮眼的风景。我趴在窗前,凝望蓝天,可除了白云,什么都没有,留下的只有大雁的一声叹息。

大雁,从秋之诗里飞走了。

秋天给我最牢靠的印象就是丰收。犹记得小学里那篇“高粱涨红了脸”“柿子挂起了红灯笼”云云,似乎只有秋天才是它们的主场。

可这印象也渐渐远去了。如今,温室大棚横空出世,各类蔬果反季应季可谓应有尽有;而且网购异常发达,买几箱澳洲产的水果并不是什么难事,在手机上轻轻一点,水果便在几天之后收到了。一年四季,天天都是丰收季,至于秋天,早被人们淡忘了。科技的发达哪会使人愿意去回想古老的秋收呢?

丰收,从秋之诗里消散了。

赏菊,一定得赏名贵的菊花或参加某某处举办的菊花展;闻桂,一定得闻有名的桂花品种或去有名的赏桂景点,至于陶渊明所欣赏的野菊,小道旁栽的普通金桂,只能迎来人们的淡漠脸和嫌弃脸。赏花,赏的应该是文人墨客们所赞颂的花之精神,怎料如今已成如此风气。可这种话语又哪会被人赞同呢?只会被人认为迂腐罢了。

菊桂,从秋之诗里消失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于,华美的秋之诗,随着现代文明的发展,逐渐凋零了。

(浙江绍兴市柯桥区浙光中学)

点评

本文最大的特点是小作者独特的构思,从秋天是凋零的季节联想开去,围绕自己的生活,写了大雁的消失、丰收的消失及菊桂的消失,三个片段都结合自己的生活经历书写,写出了生活的变迁,字里行间,充满了对美好事物消失的叹惋以及对现代文明与传统文化碰撞而带来的变化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