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底森林打猎

2020-12-16 03:03儒勒·凡尔纳
小天使·四年级语数英综合 2020年11期
关键词:鹦鹉螺海藻陆地

尼摩艇长一行四人前去海底森林打猎,他们见到了怎样的海底景象?又遇到了什么危险?他们最终平安脱险了吗?

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我们来到位于潜水艇侧翼、机舱旁的一间小屋里,开始换上海底打猎时的行装。因为得知不是去陆地上的森林打猎,尼德·兰觉得自己吃不着野味,便放弃不去了。

最后,我、康塞尔、尼摩艇长和他的同伴,我们一行四人,一起穿上了神奇的潜水服。这种潜水服是用橡胶制成的,是连体的,由一整块橡胶组成,由于它不是缝的,能够承受得住巨大的水压。潜水服的胸前缀着铜片,这样就可以保护胸部。等我们带上圆球帽子以后,氧气就被送进去了。我们的猎枪非常轻便,枪的构造也很精巧,只要打出一颗子弹后另一颗就会自动补上。

我问艇长:“咱们怎样才能到达海底呢?”

尼摩艇长回答:“别着急。咱们现在已经停留在离海底10米的地方了。”

我们四个人穿过一个小房间来到了外面,我听到一扇封闭的门在我身后关上,同时感觉到水流在身边涌动。几分钟之后,我的双脚就踩在海底的沙石上面了。这种感觉是这样奇妙,以至于让此时的我难以用语言形容出来!大家想想,你可能在潜水的时候到过游泳池的底部、河流的底部,或者湖泊的底部,而我现在,正踩在海洋的底部!这种奇妙的感觉,即使用再生动的语言,也难以描述清楚。

沙滩一平如镜,像地毯一样铺展在宽阔无边的海底。原来笨重的潜水服,在水里竟然变得十分轻便,使我可以自如地在海里行走。

太阳光的强度和穿透力令我吃惊,那强烈的光线从水面照射下来,映在海中,十分美丽。我们漫步在平坦的细沙地上,每走一段路,光线就会有变化,阳光照在坦荡如砥的海底细沙上,就像照在一块巨大的反光镜上一样,这种强大的反光,使原本黑暗的海底如同白天一样。阳光照在各种各样的海底生物上,折射出红、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整个海底简直像是美丽缤纷的万花筒。

海底的珊瑚、贝类、软体动物多如繁星,让人目不暇接。雪白的珊瑚、像星星一样的海星、会跳跃的贝壳……它们就像是仙女亲手做出来的手工艺品一样,独一无二,精致新颖。

我们不停地往前走,广阔的海底好像无边无际。在我们头顶上方,成群结队的管状水母伸出天蓝色的触须,缓缓游过;还有月形水母,它用乳白色或淡玫瑰红色的伞盖为我们遮住了阳光,使得光线开始变暗;而黑暗中,那些发亮的半球形水母,发出幽幽的光,就像我们前进的道路上悬挂着的一盏盏明亮的路灯。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海藻和水草在我们走过时,随着水的微波在起伏荡漾,把这里点缀得像个海底大花园,真是美丽极了!穿着潜水服的我一边漫步,一边激动得手舞足蹈。

离开“鹦鹉螺”号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海底逐渐变得陡峭起来,光线也变暗了。我们继续步调一致地向前走,发出了有节奏的脚步声。这时,地上出现了明显的坡度,此时的太阳光也变淡了,变成了浅红色的霞光,十分微弱。这时,潜水服上的探照灯开始发挥作用了。

突然,尼摩艇长停住了脚步。等我走近后,他用手指着前方黑糊糊的一片阴影说:“那就是目的地,克利斯波岛的森林到了!哦,尼摩艇长的海底森林到了!”

放眼望去,这里就像一片真的森林一样,到处都是高大的乔木植物,不过它们长得奇形怪状,我在陆地上可从来没有见过。这儿的海洋灌木长得跟陆地上的树木一样高大笔直,就连小树也非常挺拔。奇怪的是,它们没有任何枝条和树叶,所有的“枝条”就好像铁杆一样伸出去,甚至没有一点弯曲的地方。海藻和海带像列兵一样站得笔直,也是向上生长的。我伸手将一根海藻弯曲过来,可是刚一松手它就立即回归原位站好了。这里简直就是个垂直线的王国,可能是由于受到海水密度的控制,所以没有平常海洋中的飘浮和柔软,一切都与海底是垂直的。

再往前走,我看到了海底生长着的很多贝类,孔雀彩贝迎风招展,像一把打开的扇子;还有红色的陶瓷贝、长得像竹笋的片形贝等,这些我在“鹦鹉螺”号上都曾经见过。还有好多植物,但它们都没有叶子,更没有花朵,枝条上长出来的都是奇形怪状的薄片;珊瑚丛是一种动物,但它却像美丽的花圃一样绚烂,一片繁花似锦的景象。怪不得有人说,海洋里有个奇怪的现象,动物开花,植物却不开。突然,我眼前飞过一些飞鸟和鹌鹑,讓我恍然以为真的置身陆地上的森林里呢!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些游来游去的蝇鱼,它们像是在我们眼前飞翔一样,像极了小鸟。

快到下午一点时,尼摩艇长做出让我们休息的手势。我们对这个决定相当满意,于是,我们就在海藻形成的绿色长廊里躺下休息。这段休息的时间非常惬意,但是不能说话,无法交流在海底的美妙感受。我把头向康塞尔靠了靠,看见这个可爱的小伙子,双眼正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在防护罩里对我挤眉弄眼,做出各种滑稽的表情。因为在水下已经走了将近4个小时,虽然没有感到饿,但却感到一种难以抑制的困意不断袭来。在尼摩艇长的示范下,我摆了一个正确的睡眠姿势,一合上眼皮就很快睡了过去。

醒来后,我一睁开眼,就看到几步之外有一只一米多高的海蜘蛛正恶狠狠地盯着我,好像是要扑上来。我吓坏了,因为它体形巨大,而且还冲着我张牙舞爪!幸好就在此时,尼摩艇长和他的同伴醒了,艇长的助手马上举起猎枪,一枪就把它撂倒了。我看到海蜘蛛在离我几米的地方痛苦地挣扎着,它那吓人的大爪子正在痉挛中猛烈抽搐。

海蜘蛛提醒我,在这昏暗的海底,可能还有更可怕的动物出没。但我们休息完后,还是继续大胆地往前走,随着沿途的树木越来越少,海底不断下斜,坡度越来越明显,周围变得更加黑暗了。我开始有点害怕了,不知道眼前的黑暗里藏匿着多少比海蜘蛛还要凶狠的动物。有好几次,尼摩艇长停了下来,举起猎枪瞄上一会儿,然后又把枪收起来,继续带我们向前走。

最后,4点钟的时候,我们走到了一面巨大的岩石壁前面。宏伟的花岗岩威严地矗立在我们面前,上面的峭壁上有阴暗的岩洞,却没有可以爬上去的坡道。我知道,这里已经是克利斯波岛的海底绝壁了,是尼摩艇长海底森林的尽头,上面就是陆地。想必我们新奇的旅程就要结束了,果然,尼摩艇长开始示意我们往回走。

我们并没有按原路返回,而是走了一条崎岖不平的近路,这条路可以迅速地接近海面。果然,我们很快又重新回到了光明的世界。在距海平面10米深的地方,眼前的景象也全都是没见过的,我们走进了一大群小鱼中间,鱼群里什么鱼都有,像飞鸟一样成群结队地从我们身边游过。

就在此时,尼摩艇长端起猎枪,瞄准了一个正在急速游动的动物。只听嘭的一声,那只动物就在几步之外应声倒地。猎物原来是一只很好看的水獭,背上长着褐色的毛,皮毛十分柔软,肚皮是银白色的,带着夺目的光泽。我对这种珍稀哺乳动物一直心存好感,它们有着圆圆的脑袋、圆圆的眼睛、小小的耳朵、像猫一样的白色的胡须,还有长着带蹼的脚趾和毛茸茸的小尾巴。可惜,由于人们想方设法地围猎它们,这种珍贵的食肉动物现在已经非常罕见了。只有极少一部分还躲在太平洋里,别的地方差不多都灭绝了。

尼摩艇长和他的同伴走过去把猎物捡起,然后扛在肩上继续向前赶路。随后,我又亲眼目睹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射击表演。一只硕大无朋的海鸟可能想靠近海面找一条小鱼吃,滑翔着向我们飞来,它的身影在水面上清晰可见。当它离海面只有几米的距离时,尼摩艇长的同伴马上举枪射击,枪响了,大鸟一头跌落在这位神枪手的身边,被他一把抓住。那是一只非常美丽的信天翁,是远洋鸟类中非常罕见的一种。它成了我们的又一只猎物。

之后,我们又走了很久。两个小时里,我们一会儿走在沙地上,一会儿走在海藻上,走在海藻上时十分费力,我累得都走不动了,氧气也快用完了,必须赶快回到“鹦鹉螺”号。但是,我没料到接下来又碰到了一件事,耽误了我们回艇的时间。

那个时候,我已经被他们落下了大约20步。忽然,尼摩艇长转身向我走过来,用他那双力大无比的手,把我迅速按倒在地。而与此同时,康塞尔也被艇长的同伴按倒了。一开始,我有点莫名其妙,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突然发动攻击。不过,看到艇长也躺在我们身边,一动不动,我这才放下心来。

我们四个人就这样安静地躺在海底,躲在苔藓丛的后面。这时,我一抬头发现有两个庞然大物从我们身边大摇大摆地游过,身上闪耀着光芒,游动的响声也很大。我顿时吸了一口凉气,认出来了!这是两只凶猛异常的角鲨,是鲨鱼中最可怕的一种,十分凶残,力大无比。它们目光呆滞,嘴巴里长满巨齿獠牙,能把一個大活人整个吞进肚子里嚼碎!此刻,它们正张着可怕的血盆大口,摇摆着巨大的尾巴,挺着银白色的肚皮,四处寻找着它们的猎物。

可以肯定,在海底遇到角鲨比在陆地上遇到老虎还要可怕,难道我们四个人要成为它们的晚餐了吗?难道我就这样葬身鱼腹了吗?我屏住呼吸,一动都不敢动。万幸的是,我们最后奇迹般地脱险了,因为这两只视力不好的家伙没看见我们,它们浅褐色的鱼鳍擦着我们游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我们回到了“鹦鹉螺”号。在更衣室里脱下沉重的潜水服后,我已经精疲力竭,又饿又困,几乎要昏过去了。但我的心却一直激动不已,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间,我还在回味并惊叹着这次奇妙的海底远足。

(节选自《海底两万里》)

《海底两万里》是法国科幻小说家儒勒·凡尔纳的作品。全书是由一只“海怪”引起的,阿龙纳斯教授和他的同伴们最终落入了这个“海怪”——“鹦鹉螺”号潜艇的舱里,并开始了海底十个月的旅程。

猜你喜欢
鹦鹉螺海藻陆地
最早登上陆地的脊椎动物
鹦鹉螺的奇迹
课例
欧盟:海藻酸、海藻酸盐作为食品添加剂无安全风险
小蜗牛“鹦鹉螺”
和我一起当“螺丝
海藻
印尼海藻出口菲律宾可能增加
麻烦的海藻
治病强身的百字经:《陆地仙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