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保监会原党校副校长陈伟钢:银保合作的真正意义是银行借助保险来分散风险

2020-12-23 04:10:56 金融理财 2020年12期

11月11日,由易趣财经传媒、《金融理财》杂志社主办的“金貔貅·2020第三届银保合作发展(北京)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

中国银保监会原党校副校长、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正局级监事陈伟钢受邀参加了此次峰会,并发表了精彩的演讲。

“银保合作昨天怎么样,昨天是伤痕累累。为什么伤痕累累,因为做得不好,受了很多伤,而且受伤的总是保险的人”。陈伟钢坦陈,在他看来银行借助保险来分散风险、分担风险,这才是银保合作真正定义,真正的用意。未来银行要多为实体经济服务,为三农服务,必须银行和保险齐上阵,真正形成合力,创造共赢。

银保合作的昨天——伤痕累累

陈伟钢指出,银保合作的昨天是伤痕累累,保险很受伤。今年8月24日,人保公布了上半年业绩,半年报显示该司归母净利润下降,主要是信用保证险承保亏损。人保财险副总裁解释说,人保上半年信保业务综合成本率是138.6%,同比上升40.6个百分点,亏损的是信用保证保险。对此,陈伟钢表示,信用保证险如果没有客户穿透,仅凭平台撮合,又不具备信贷主体所达到的评级水平,风险就更加突出。具体看来,主要有以下四大原因:

一是经济下行的大趋势。经济总是有上行与下行,目前是下行期。

二是贸然做P2P履约保险。到P2P平台借钱的那些人,都是银行不愿贷的,才到平台高息借贷。

三是缺乏对风险的识别。保险一定要向银行学习,就是对客户的风险要进行识别,不能识别风险,就贸然承保的话,肯定是亏的。

四是承保理念缺失。什么承保理念?简单来说,“很多保险公司做了非常奇怪的两件事情,一是保险全额赔偿,借贷人贷10万,如果不还,10万元保险公司都会赔,这个理念是不对的。第二,如果借贷人还不起的话,保险公司先赔,后续追债。保险公司显得非常仗义,借贷人赔不起,我赔,我再追债,变成一个追债公司,所以理念缺乏。”陈伟钢举例阐述。

银保合作的今天——貌合神离

为了促进银保合作,最近一年多来,国家财政、发改委等部委下达了很多的指示要求,要求金融机构做普惠金融,为三农服务,为小微企业服务等一系列的指示要求。陈伟钢在演讲中重点阐述了四个重磅文件:

2019年12月30号銀监会发文,要推动银行与保险业高质量发展。其中有一条提出强化保险机构风险保障能力。陈伟钢解释称,“文件表明,保险公司要做保险的保障,要发挥经济的减震器和社会的稳定器的作用。这也要求一些新型保险,完善农业保险、自然灾害的保险、信用保险、出口信用保险,也包括银行与保险合作的银保等等。”

银保监会去年下发155号文件,专门讲到要开展供应链金融,供应链金融提出来要发展保险业务。保险机构在供应链融资当中,要稳妥开展各类信用保证保险,信用保证保险,不光是银行合作的,还有一些履约保险,也是信用保险。陈伟钢举例称,“为上下游链条获得一些融资征信,就是说我把货物给你了,你说你的钱要给我,你说一个月给我,我就买一份保险,一个月不给的话,保险公司就付,这是履约保险。”

强化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指导意见。2020年5月26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市场监管总局、证监会、外汇局8个部门联合发的文件,进一步强化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8个部门,7个方面,30条意见,专门提出来加强保险保障的支持力度,8个部委提出来保险的支持力度。鼓励保险机构根据中小微企业受到疫情的影响程度,提供针对性较强的保险产品。

银保监会5月份下发39号文件,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的业务监管办法。也就是直指信用保险与保证保险的监管办法。办法规定了银保合作中保险公司开展信保业务有哪些要求、不得存在以下经营行为等等。最核心的是风险共担,不能由一方来背。

陈伟钢认为,银保合作已经到了一个好时机。现在银保合作有四个力:

第一,有动力。各个部委对银行业提出要求,要为小微企业服务,有一些要求、规定,两个不低于等等。对保险也一样,都有要求。

第二,有压力,银保监会对银行要考核,每年考核的数量,还有监管的评级,如果对小微企业扶持力度不够,今年降低银行评级。降低银行评级会影响发债,级数低,别人不买你的债。银行评级低了之后,很多业务就收回来了,不能做等等。银行级数太低,到别的地方任职都不认。监管评级降低,这是很大的惩罚。有评级,所以有压力。

第三,有推力。现在银保监会合并了,以前银监会管银行,保监会管保险,两个单位各是各的,互相不怎么来往。现在打通了,银保监会下达的任务两家都知道,有合力。

第四,有潜力。什么潜力呢?中国有8亿农民,农村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可以大有作为的。陈伟钢认为,“我们这一块没做起来,人那么多,项目那么多,银行、保险不去做,让谁去做呢?这个量非常大,银行的资产达到了300万亿,但是保险呢20万亿,还不到十分之一。保险的发展空间是很大的。要为银行的资产做保险,这么大的资产,不为它做保险的话,量怎么上去呢?所以银保合作的核心是为银行的资产做保险,这才是真正的出路。”

银保合作的明天——创造共赢

银行的保险,应该是风险可控、风险分担、简便易行、合作共赢的保险。保险的明天应该怎么做?在陈伟钢看来;“必须创造共赢,不能像以前那样,让保险背着,让保险亏损,让保险当冤大头、当追债公司,要共赢。”

如何真正让银保合作成为现实呢?陈伟钢认为,金融科技是必不可少的手段。

最近上级发布了很多文件,包括国家层面的、党中央层面的,要求做普惠金融、支持三农、乡村振兴、扶贫等,目的是把银行的钱贷给最需要钱的人。陈伟钢指出,“多数银行只愿意给央企国企贷,一笔贷款就是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给农民贷一笔就几万块钱,还要深入做尽调,风险又大,收益很小,所以农民贷不到钱,有需求怎么办呢?只能去找P2P,找马云,那怕年化息率18%、20%也行,这就是贷款贵的真正成因。是先有贷款难,后有贷款贵。”

在陈伟钢看来,今年是银行互联网贷款的元年。今年银保监会有三个动作,叫做“一封、二限、三放”。

一封,是封杀P2P。今年年底所有的P2P都要下线,有一些好的平台转为小贷公司。

二限,是限小贷公司。银保监会将下发小额贷款公司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要求小贷公司做网上贷款要先审批,后实施;要求只在注册地区域内经营,不能跨省;极个别需要跨省经营的,要银保监会审批;要求像银行那样,有资本充足率、有合理的杠杆率。

三放,是放开银行。7月12日银保监会下发了一个文件,叫《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暂行规定》,有两点是前所未有的。一是由审批制改为报备制,所有持牌银行,都可以网上贷款,不用审批,先做后报,上线后10个工作日内向其监管机构提供书面报告就可以了。二是银行网上贷款可以跨区域经营,陈伟钢指出,文件说“地方法人银行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应主要服务于当地客户,审慎开展跨注册地辖区业务。”这一点是与线下业务不同的,首次提出地方法人银行可以跨注册地区域开展业务。

银行钱放出去,怎么控制风险呢?

对此陈伟钢表示,要让银行把钱放心贷出去,必须研究如何让“白条”变成“黄金”的信用链金融,即逐级增信法。陈伟钢表示,“要通过增信方式改变,让信用价值增加。这就是银行可以把钱贷出去的理由,全世界的银行都要走这条路,没有别的捷径可走。”

实际上银行信用贷款做起来,离不开保险。最近有关单位正召集一些银行、保险公司和科技公司,研究信用链金融,要真正把普惠金融做起来。在陈伟钢看来,信用链金融就是逐级增信,把银行最便宜的钱借给中国最需要钱的人,如小微企业、农民、有实业背景的创业者,而不是把钱贷给学生,贷给在淘宝上买包包、借口红、买奢侈品的人。未来银行要多为实体经济服务,为三农服务,必须银行和保险齐上阵,真正形成合力,创造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