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喝多了,尿自然就有了

2020-12-23 04:11:30 杂文月刊 2020年11期

于文岗

国学大师季羡林生前居住北大朗润园,有位租住在附近的北大学子是他山东老乡,常来和他聊天。有些日子没见年轻人,便前去打探,问小老乡最近在忙什么?小老乡说在憋论文。季羡林一听笑了:“论文岂是憋出来的?”然后补了那句广为流传的至理名言:“水喝多了,尿自然就有了!”

话糙理不糙,尤其出自季羡林之口,更多了几分深意。大师终其一生,精通12国语言,公认“学界泰斗”,全在于“多喝水”。

“水喝多了,尿自然就有了”,道理极浅白:上游有水下游才来水,有输入才有输出,厚积才能薄发,量变才能引发质变。“腹有诗书气自华”,骨子里的高贵,是一脚一脚踩出来的,不是装出来吹出来的。“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是这理儿,水滴石穿、绳锯木断、精卫填海、愚公移山以及集腋成裘、聚沙成塔等说的也都是这意思。常言“病来如山倒”,不是说病一下子就来了,而是有生以来、尤其年轻时“欠账总是要还的”总清算和总爆发;“病去如抽丝”,说的也正是由点滴开始量变向好。郑板桥一生三分之二岁月为竹传神写影:“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写夜间思。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正是他的切身体会。

理论如此,实践亦然。婴儿学语,差不多听了一年半后,才咿呀开口蹦第一个词。其实,这18个月他一直在观察在积累“在喝水”。爱迪生科研发明电灯也没“少喝水”,实验了1600多种材料后才取得成功。读书须有一定的量,实践更需有一定积累。锻炼身体一两次起不了什么作用,偶尔吃一两次油腻也肥胖不起来,原因都是“喝水少”。医生不仅要读五年本科,更需要大量临床经验,目的全为“多喝水”。人类如此,植物同理。竹子发芽后,4年仅长3厘米,从第5年开始,就每天30厘米疯狂生长,6周长到15米。可为这“6周15米的尿”,喝了“4年3厘米的水”,将根在土壤里延伸了数百平方米,这就是竹子定律。另荷花定律、金蝉定律,说的也是这道理。

“水喝多了尿多”“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乃一般规律,但“喝水少碰巧也有尿”“读书少下笔偶尔也有神”等个别也是有的。因此,我们在承认个别的同时,也要防止把个别当作一般,或用个别代替一般、或用特殊否定普遍。何时何地,都不能把受个别“欢迎”和个别受“欢迎”视为受普遍“欢迎”和普遍受“歡迎”,不能把个别“热烈反响”说成普遍“热烈反响”,不能不顾客观实际和规律“走捷径”“找窍门”,不能不愿下笨功夫苦功夫投机取巧,更不可把形形色色“田中有株,兔走触株,折颈而死”的特殊个案忽悠成“守株待兔”的普遍真理。就像江湖郎中,把个别治愈病例忽悠成普遍疗效大肆敛财“坑人害命”。

只有清醒地认识“喝水少碰巧也有尿”“读书少下笔偶尔也有神”等特殊,才能更好地坚持“水喝多了,尿自然就有了”的普遍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