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桃媚术

2020-12-23 04:11:30 杂文月刊 2020年11期

迂夫子

紫桃非桃,乃狐精,而且是一群狐精。《阅微草堂笔记》载,赵公晚年辞官在家,有一婢女叫紫桃,最为宠爱。这紫桃婉转妩媚,特别懂事,尤其是随叫随应,从来没有差错。赵公颇为纳罕,再三追问,紫桃只好坦承自己是狐精,前世与赵公有缘,特来服侍他,但绝不会害他。赵公因为宠爱紫桃太久,实在放不下,就没追究。有一次赵公站在院子中间喊紫桃,竟然从最近的两个屋里分别跳出一个紫桃来,二人不但长得一模一样,穿着打扮也一样。赵公惊问何故。紫桃说那是她使的分身术。后来赵公偶遇一道士,道士说赵公本是贬入凡间的仙人,只可惜道行已被狐精摄去,不但再也不能成仙,而且还会危及阳寿。道士就去赵公的府上画符捉妖,一声长啸之后,竟然有几十个紫桃跳出来,穿着打扮和长相全一样。道士问,谁是真紫桃?竟然没有。又问,谁是最早的紫桃?其中一个站出来。道士问她,为什么采取这种方式來败坏赵公的道行?紫桃答道,赵公这人不糊涂,如果见到许多美女联翩而至,一定会察觉,所以众狐始终化作一人,轮番摄取他的道行,方能成功。道士对赵公叹息道:“小人一起来献媚,君子不会接受,一个小人抓住君子的短处,投其所好,其他小人暗中辅助,君子就觉察不到了。”

以说狐道怪的方式揭露社会、人性,是《阅微草堂笔记》的惯常手段,读者必须透过神仙鬼怪的迷雾,才能看清作者的矛头所指,否则只会津津乐道狐狸精如何害人,而没有敏锐感知作者的意图,那就可惜了。借狐事说人事,紫桃的故事自然也如此。观故事中紫桃的媚术高明之处在于一狐主攻,众狐暗助。如若轮番上阵,势必你来我往,让人眼花缭乱,动静大了容易让人警醒,尤其君子更为警惕;而一旦由一狐抓住短处,投其所好,获得信任,则很容易让受害者毫不察觉,其他狐再幻化成此狐的模样,依葫芦样画瓢,也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不知道《阅微草堂笔记》此篇是否受了《封神演义》的启发,但魅惑商纣王的确实不止妲己一狐,还有另外两只妖精。纣王看上了苏妲己,狐精便害死妲己,借体幻形来魅惑纣王,其实也怨不得狐精,谁让纣王好色荒淫呢?如果纣王无所好,狐精则无所投,多少妲己都害不了他,就怕他有所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坏蛋在先,就别怪苍蝇下蛆了。

据说古往今来的官场都有猎官术,一些商人专盯官员的爱好,往其软肋下刀:爱财的,送你票子;爱屋的,送你房子;爱色的,送你女子……只要你有所好,就不怕你不上钩,总有一种“钓饵”适合你,尤其美女攻势,似乎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必杀招。纣王之外,便有为博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以及一朝揽得玉人在怀,从此君王不早朝的唐明皇。此二例似乎看不出美女攻势,更看不到美女的助攻团队,不过是幽王、明皇主动投降罢了,而《三国演义》里司徒王允却的确是一个团队,并且只用一个美女貂蝉便成功离间了董卓和吕布,算美人计中一个最成功的案例。

古往今来多少英雄好汉,都拜倒在美人的石榴裙下,然很多人都把矛头指向美人,指其装狐媚子害人,却少有人批评英雄“篱笆门不牢”,甚而很多人还自嗨“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正如《紫桃》中道人教训赵公所言:“然苟无所隙,虽小人不能伺;苟无所好,虽小人不能投。千里之堤,溃于蚁漏,有罅故也。”所以说君子一定要扎紧篱笆墙,别留缝隙,一旦有缝隙,就别怪钻进什么妖魔鬼怪来,至于哪一天身边呼啦啦跳出一帮子叫紫桃的狐精,也就不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