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让座有奖”说开去

2020-12-23 04:11:30 杂文月刊 2020年11期

芳薇

据《辽宁日报》报道,不久前,就读于重庆市工贸高级技工学校的16岁学生李琳乘公交车返校时,遇到77岁的老人李斌,便主动将座位让给他。李斌说:“我心脏不好,一上车就感觉很闷,有人让座可以说是及时解危。”在老人再三询问下,才得知李琳是一名来自偏远山区的学生。老人探知其生活的艰辛后,回家取出1万元退休金,通过学校找到李琳,表示要资助她.尽管李琳婉言谢绝,但李斌还是将钱交给学校代为发放。

老乘客重金感谢让座小青年,有三重意义:

其一,普通银龄老人以一己的慷慨之为,将青年人的社会文明行为硬核放大,让几十平方米车厢内的尊老、敬老、爱老和护老之“起身之劳”文明新风,向社会广泛吹拂延伸。

其二,以重金奖励边远山区的青年,充分表达了银龄人自身的感谢之情,和对需要帮助的青年学子的高度关切。

其三,老者以万元酬谢李琳遭婉拒后,仍执意委托学校代为发放,折射一名退休老人倾心助学的初衷。老先生以长辈的大爱,鼎力帮助具有优秀品德的青年人顺利完成学业。

青少年在公交车上为老年人让座,历来是取得社会共识的正常文明行为;然而近些年来不知为何,这一连小学生都视为文明“起跑线”的司空见惯的“小丰满”,却往往遭遇种种意外的“大骨感”。

有的年轻人对为老年人让座不以为然的同时,还“义正词严”地说出种种理由:一曰消费享受平等论——我们没有让座义务;二曰购票与否失衡论——老人因持有优惠卡不用买票,为其让座心理不平衡;三曰工作劳累车上减压论——认为老人退休应该给社会“中坚”让座;四曰退休老人潇洒论——认为老人可免费坐公交四处游玩,既羡慕又嫉妒……

如今的年轻人,就业竞争激烈,工作生活节奏快、压力大是事实,但这不应成为“铁臀”的理由;毕竟年轻人精力体能远远优于老年人。再者,当今离退休的老年人,是曾经为今天和平幸福生活付出了毕生精力的。他们手中的乘车免费老年卡,体现了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再说了,老人们虽然从原来的岗位上离退了,但为了支持年轻人的工作,其繁重的家务工作量不亚于上班族。

也许有人会说,有的老年人态度欠佳,强迫年轻人让座,引起年轻人的逆反心理。窃以为,这终归是个别现象,绝大多数老年乘客还是通情达理、文明有礼、尊重让座人的。我们不能以偏概全,更不能借此将老年乘客“妖魔化”。

此前,不止一次在主流媒体上读到“让座有奖”的报道:有的老年乘客,自行制作了许多祝福卡,遇到让座的年轻人就双手奉上,以示感谢;还有的享受让座的银龄人,因受到感动,灵机一动,用手机和让座青年合影留念,将这一文明时刻定格在几十平方米的车厢;还有的带中小学生的中年乘客,自觉引导、要求孩子为爷爷、奶奶让座……受惠老人一声“谢谢”,体现人之常情。

一切事物既是相对的,又是相互的。常言道:“人心换人心,四两换半斤。”公交车上的让座互动效应又何不是如此呢?重金奖文明的大爷的威武之举,不啻成為银龄群体高调弘扬正气的缩影;学生李琳身体力行尊老敬老的社会责任,为年轻人树立了学习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