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病毒与新冠病毒之对比研究

2020-12-23 04:11:30 杂文月刊 2020年11期

游宇明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工厂停产、学校停课、机关延长年假,社会生活在一定程度上停摆。毫不夸张地说,新冠肺炎疫情是近年来全球最大的公共卫生事件,没有一个人可以置身事外。

由此联想到腐败,腐败病毒对一个社会的伤害,也许不像新冠病毒那样表面化,也不太可能在数天、十数天之内造成数量庞大的人员死亡,但其危害的内在烈度、对人类造成的惊恐、持續的时间,却一点也不亚于新冠病毒。本人突发奇想,对腐败与新冠病毒做了一番对比研究。

腐败病毒与新冠病毒病因相似,用中医的话说,都是为邪气所侵。当人的抵抗力免疫力变得低下,新冠病毒通过飞沫、接触乘虚而入,导致某些人出现发热、咳嗽、气促等病症。当一个人变得贪婪,对美色、金钱和其他利益生出非分之想,腐败病毒便会侵入心灵,使少数操守不好的人见赃忘法、见利忘义。

在某些特征上,腐败病毒也与新冠病毒高度雷同。其一,它们都能传染别人。新冠病毒一旦侵入人体,患者只要跟他人近距离接触,被接触的人就极容易感染。全球的病例已证实新冠病毒可以在家庭成员、同事、同学等群体中广泛传播。腐败病毒也是这样,一人染腐,往往配偶、孩子、兄弟姐妹、亲戚朋友、同事、同学跟着患病,窝案频发。周永康、周滨父子涉腐,徐国明、李敏杰夫妻受贿,方西屏、方东屏兄弟营私,都充分体现了腐败病毒超强的传播力。

两种病毒破坏性一样惊人。人一旦染上新冠病毒,而又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很可能出现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凝血功能障碍、代谢性酸中毒等症状,最终会因休克或者呼吸衰竭死亡。腐败病毒一旦侵入社会肌体,就会污染社会健康的权力生态,使官场、学界、文坛、经济等各个领域出现逆淘汰,从根子上侵蚀一个社会应该有的公正公平。

也许有人会说,人是一种聪明的动物,患了病可以自己想方法。这个我也承认。无论新冠病毒还是腐败病毒,患上之后能够自省,采取相应措施减轻危害,肯定是好的。但有一点,我们必须认识到:病毒往往非常顽固,新冠病毒有其自身的规律,需要专业的医学人士将其赶出身体;腐败病毒因为与人的贪欲结合在一起,一旦染上,也很难下决心自我清除,这就决定了一些人染上这两种病毒之后,自我救赎的结果都是不确定的。

想清除这两种病毒,方法无非两种:未染病时加强防范,染了病后及时治疗。预防新冠病毒,我们可以从不吃野生动物、戴口罩、勤洗手、与人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等等开始,还可以补充一定的蛋白质,加强锻炼,提高抵抗力。预防腐败病毒,一个人先要清理欲望,将不正当的、不合理的部分赶出脑子,不要天天想着做新郎,时时与人比家产。我们的社会也要筑牢围栏,用制度法律管人,使腐败者即使生出不良之心,也不能轻易遂其欲望。

有人患了病,且无法通过自我的力量逆转,此时我们就必须重治了。对新冠肺炎患者,我们先要将其隔离,杜绝继续传染的可能,然后要对症下药,尽最大努力救治。对腐败病毒患者,症状轻微且决心悔改的,我们可以在挽回所有损失之后,给其重新做人的机会;对情节严重、知法犯法者,我们一定要依法依规给予严惩,使其所得远远大于所失。

新冠病毒是一时的,总体上牵扯的力量有限,腐败病毒却需要做足长期的准备,这就决定了我们在反腐之路上要时刻睁着警惕的眼睛,对那些铤而走险以身试法的人,随时报以金刚怒目、霆震慑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