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高考何其难

2020-12-23 04:11:30 杂文月刊 2020年11期

丘萍

中国盲人足球队2008年在北京残奥会捧得亚军奖杯,至今人们还挑起大拇指津津乐道。浙江嘉兴盲人中医师朱丽华,2019年被评为感动中国人物。山西左权县有一支人称“太行阿炳”的盲人宣传队,从1938年至今,一代又一代,80多年唱着山里人的故事,跋山涉水,四处演出,成了“文艺重步兵”,令人赞叹不已。最近合肥又爆出一个新闻热点人物:一个几乎全盲的男孩昂子喻,今年高考得了635分,超出安徽省理科一本分数线120分,人们投去敬佩的目光,赞扬他立志攻读。记者采访时,他却提出了一个问题:今年全国考生1071万人,盲人为什么只有可怜的5个?

昂子喻是幸运的,自3岁患先天性视网膜色素变性,视力下降,直至失明,受到父母(本身就是中学老师)和其他老师的关爱。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优等生。小学毕业以全校第13名的成绩推荐上中学,中考时无法提供盲人试卷,只得远离父母去青岛盲校。上完高一觉得知识难度太低,又辗转回到合肥六中。小昂牢记父母“多学知识”的教诲,学习比同学多花出3倍的力气。同学们上体育课,他就静心把老师讲的从头至尾过一遍,反复琢磨难题。晚上做作业,父亲念题,他做;遇到英语,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念,他使劲地记……父亲佩服他的韧劲儿,看着他靠自信、自尊、自强、自立冲上了高考这一人生高地,考后甚至约好5名高考盲人一道外出旅行,以主动融入社会。他们坚信,通过努力,人生可以变得精彩。

可现实怎样呢?

尽管2008年我国修订了残疾人保障法,规定国家的各类升学考试,应提供盲人试卷,或者由专门工作人员予以协助。可现实常以“没有先例”“没能力培养盲人学生”遭到拒绝。昂子喻备考阶段,同普通考生一样用历年高考题和模拟试卷,其父曾向省教育部门索要盲卷,终不可得。社会上铺天盖地的教辅资料,没一本是盲人用的。据规定,高考盲卷与普通试卷难度等同,盲卷需用手摸,有的科目竟30多页,像本比A4纸大的书,考试时间只延长50%。这些沟沟坎坎都过了,可能报的专业也只有寥寥几个。小昂确定了自己的目标——做一名盲校教师。但冷冰冰的现实又令他疑虑了:去年浙江、安徽使用盲卷的两位大学生,分别报考南京、合肥特教学校教师岗位,并且考试成绩优异,但结果是:因视力都判定体检不合格!

如此,參加高考的盲人能不寥若晨星吗?

人往高处走,难道盲人就没有梦想?身残志坚的昂子喻们已给出答案,他们不幸失去视力,但向上的心未泯,一扇门被关上,他们打开了一扇窗,照样撸起袖子加油干。实践证明了他们的潜能巨大,完全可以开发出更多施展本领的天地、创造出更广阔更美好的未来!全国盲人1700多万,占世界的18%,我们频频称赞盲人的先进模范人物,为什么对他们的准英雄、模范后备军不能以强烈的同情心,彻底抛弃歧视的目光,从细节做起,为他们开通更多温暖的“盲道”,为这些弱势群体打通更多政策“堵点”,打破事实上的种种不平等,让更多盲人扬长补短,走进考场、奔向更适合他们的岗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