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的弥勒佛笑容

2020-12-23 04:11:30 杂文月刊 2020年11期

唐汇寅

弥勒佛的笑态,总是像三岁顽童一般天真烂漫、无拘无束,真个是笑逐颜开、欢快无比。世人都羡慕他“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想必弥勒佛睡觉笃定很自在,很安闲,绝对的深度睡眠。

当下研究养生的多。2009年诺贝尔生理学奖得主伊丽莎白等总结出的长寿之道是:人要活百岁,合理膳食占25%,其它占25%,而心理平衡的作用占到了50%。看来,养生莫贵于养心,其次才是养身。

清代张潮在《幽梦影》中感叹:“人莫乐于闲,非无所事事之谓也。闲则能读书,闲则能游名胜,闲则能交益友,闲则能饮酒,闲则能著书。天下之乐,孰大于是!”心无系挂才得闲,然后才能随性而至,做自己喜欢做的任何事(自然是正当事)。这样的快乐胜似闲云野鹤,还有比这更好的物质享受和精神享受吗?

可惜这样的快乐并非人人都能享有。

比如古时候的杜宣,一次喝酒以后自觉胸腹作痛,且四处寻医也治不好,皆因他一直以为喝了一条蛇到肚子里了。后来再度饮酒时,看到墙上的弓弩映在杯中的影子似蛇,才恍然大悟:原来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啊。病也霍然而愈。

心事确实可以致病,杜宣的杯弓蛇影是无事生非、自寻烦恼。现实中却有些人惹是生非、自讨苦吃,结果摊上了大事,闹得自己寝食难安、诚惶诚恐、胆战心惊。

打虎拍蝇中查出的好些贪官,贪的钱财太多,不好处置。存进银行怕曝光,思前想后,有些便将钱或房产挂在亲属名下。人心隔肚皮,及至对亲属也放心不下就只好把钱藏在家里,塞到地下室或床铺下,腐烂发霉了也不敢拿出来用,甚至还骑着自行车招摇过市以示清廉。如此双面人扮得也怪累怪辛苦,弥勒佛似的开怀畅笑,于他们是难得的奢侈。

贪官偶尔也会破颜一笑,却跟蒙娜丽莎的微笑一样深不可测,不知是强装出来的,还是躲过一劫后的暗自庆幸,反正与发自心底毫无掩饰的欢笑形同霄壤。别看他们在台上大讲特讲反腐倡廉,言之凿凿、掷地有声,实则怀揣着心事从未坦然、泰然过。估摸重庆的雷政富激情12秒之后,睡觉绝不会那么安神。至于管理百十号情妇的官员,就更难有清闲之日了,没有相当的管理水平,二奶三奶N奶争风吃醋起来,何等闹心啊。

要想得到安宁,只有安分守己,不图名,不贪利,不要奢望花天酒地和“红颜知己”。老老实实做人,清清白白做事。心无系恋,睡觉安稳;排除贪欲,何惧鬼神!否则,“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便悔之晚矣。且看那些身陷囹圄的老虎苍蝇们,哪一个不是悔不當初。早知有今日,真不如像弥勒佛一样无欲无求,做一个开开心心的老顽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