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横的驴子

2020-12-23 04:11:30 杂文月刊 2020年11期

梅桑榆

大灰驴孟得骄,身高体壮,发毛滑顺有光,显示它营养很好,有过驴的力气。修长秀美的双耳,为听主人的话而生,故整日冲天竖起,生怕听漏了主人的重要指示。它叫声雄浑,可与人间美声唱法的歌星一决高下。其声高亢嘹亮,分贝之高,盖过它的老祖宗“黔之驴”,足以震慑老虎。它生得如此出类拔萃,故赢得了“某乡第一驴”之称号。其待遇,令猪鸡羊鸭牛马猫狗等仰慕非常。

早年乡下机械化尚未普及,主人耗费巨资买下大灰驴,当然不是为了当作猫狗等宠物豢养,而是将其当作家庭主要劳力:收庄稼、贩运货物时,靠它搞运输;走乡串户,以它当坐骑;更多的是让它推磨。收下麦子,将其变成细面大馍的第一道工序,便是靠孟得骄的辛劳。故孟得骄的待遇,超過了主人家的一切动物。论住房,它有单独的居室;论伙食,它比猪羊鸡狗吃得好;论地位,它比主人家所有动物都受到尊重。真乃一人之下,诸动物之上也。

大灰驴渐渐发现,主人家的猪羊说杀就杀,鸡鸭说宰就宰,命运好点的,也是说卖就卖。相比之下,更显得它地位之重要。于是它恃宠而骄,且骄横暴戾,除了在主人面前服服帖帖,听话跟走,对其它动物,皆满心瞧不起,肆意对其施暴。

大灰驴的居室,除主人之外,它不准任何动物进入。其食糟也为其独占,不许任何动物置喙,凡有侵犯者,非踢即咬,将其驱逐出去。

大灰驴的工作间,是主人家的磨房。其大不过十个平方米,中间是一盘石磨,周围有永无尽头的平坦光亮的圆形正道,那是孟得骄反复践踏而成。刚进主人家,它颇不安分,推磨时总忍不住要偷吃几口,因此遭到主人多次棒打。后来,主人蒙住了它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它这才变得安分守己。

它对主人的恩惠感激涕零。它推磨时,眼睛虽受蒙蔽,但听觉却十分灵敏。如有鸡胆敢飞上磨盘偷食,它一听到动静,立刻放声高叫,让主人得以及时前来驱赶。如有猪窜进磨房,跃起前蹄,扒在磨盘上偷食,它便用后腿使劲踢它,将它赶走。它在不工作时,如看猪鸡羊鸭不顺眼,便抬起后腿,给它们重重的一蹄,甚至有猪羊被它踢伤,鸡鸭被其踢死者。主人不但不呵责它的暴行,反而乐呵呵地予以纵容。主人的表情,让它看出是一种默许和鼓励,于是变得更加凶狠暴戾,以邀其宠。

一次,主人带着水桶和刷子,将它拉到水塘边,亲自为它刷洗身上的泥垢。它感动得热泪盈眶,连声高叫,其意为“主人万岁,万岁,万万岁”,以表达感激之情。这种高级马屁收效甚巨,令主人对它的宠爱达到顶峰。

不料,随着时光的推移,村里有了面粉加工厂,主人又先后买了小货车和轿车,推磨运输坐驾的任务,皆不再需大灰驴担任。磨房中的石磨被拆去,并打掉一面墙,用来停放主人的轿车。孟得骄失去了往日的利用价值而不自知,仍骄横如常,这不免令主人反感。

一天晚上,主人和妻子商量怎样处置这头大灰驴。主人说:这头驴现在一点用也没有了,咱们还要喂它饲料,真是划不来。妻子说:既然如此,干脆把它杀了吃肉。俗话说,天上龙肉,地下驴肉,驴肉比猪肉香多了。说到吃,主人来了劲,笑道:驴肉下酒,酒更香啊!妻子说,听说阿胶就是驴皮熬的,是女人很好的滋补品,可以美容养颜呢。

第二天,主人就找来屠夫,对孟得骄施行斩立决。

大灰驴孟得骄临死时,忽然生了忏悔之心:这真如人们所说,我的主人现在是卸磨杀驴了。早知如此,我不该对主人家的动物那么骄横残暴,我不过是一头被主人利用的驴子,并不比它们高级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