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王骨折

2020-12-23 04:11:30 杂文月刊 2020年11期

杨子明

战国时赵国改革,胡服骑射。某日赵王纵骑,不慎失坠折断股骨,久治不愈至卧床不起。有医者放言:“能医赵王疾。”

赵王问:“如何医?”医者示囊中跌打药,说:“当用千年活人鲜血,调和此药敷伤口,立愈。”赵王曰:“何其谬也!世间哪有千岁之人?”有好事者说,邯郸城里某方士寿数千岁。

赵王派人拘来方士,问:“尔寿若何?”方士说从神农伏羲到夏商周,上古三代名人全见过,很多还是至交。最后说:“实记不清几千岁矣!”

王命宰之取血。方士失色,叩头哭诉:“日前因父母皆六十大寿,小人酒后失言。刚过不惑之年,实无千岁。”赵王哪里肯信,治腿要紧,喝令屠宰取血。

“千年人血”只是医者以不可能的前提來支撑其术,类似今日庸医对病危者说“早几天来找我即可救”。即使真有千岁人血,实不能医赵王。医者很清楚,治不好赵王疾,自己就得搭进去了。在这危急关口,医者请命:“此人既非千岁,其血无用也。”

赵王被这些吹牛之辈一再耽搁,病腿拖成跛。赵王痛恨吹牛,于是重典治吹,严禁空谈。数年之间,赵国大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