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官”的生成

2020-12-23 04:11:30 杂文月刊 2020年11期

吴兰友

看过2020年《杂文月刊》9月上原创版刊登的文章《这些贪官为啥竟变成了“狗官”?》,感慨良多。小时候看传统戏剧,但凡不为民做主的“官”,在戏文中常会被骂为“狗官”。细细琢磨传统戏剧中被骂为“狗官”的官有兩种类型:一是碌碌无为行尸走肉在其位不谋其政的官,也就是庸官;二是贪污受贿以权谋私为小团体服务的官,也就是贪官。

杂文《这些贪官为啥竟变成了“狗官”?》中总结的“狗官”,几乎全部是第二种类型“贪官”。贪官为啥竟变成了“狗官”?其实,贪官本来就是“狗官”,并不是先成贪官再变成“狗官”,原因是贪官之所以为贪官,必然受人恩惠,有把柄被人拿捏中,不做为个人或少数人服务的贪官是不可能的,贪官天然就是“狗官”。

把若干官员拉下水的走私犯赖昌星有一句话:“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官员无论爱钱也好、爱女人也好,即便有摄影、书法等所谓的“雅好”,都可能成为被犯罪分子拉下水变成“狗官”。所以说,握有实权的官员,诱惑无处不在,只有严控自己的“欲望”,才有可能不会沦落为犯罪分子耍弄的“狗官”。

俗话说“无欲则刚”,遏制住了私欲,就不会成为“狗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