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所有制改革背景下对国有资本投资策略的思考

2020-12-23 09:33:16 中国集体经济 2020年34期

于洪玲

摘要:国有资本与私营资本的逐利性不同,国有资本有其相应的政策定位,所有者的缺位增加了国有资本运营过程中的管控风险。国有资本投资过程中既要避免政府的过度干预又要避免政府的干预不足。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国有资本布局面临重新布局,以更加专业全面的面貌对外开展投资。

关键词:国有资本;混合所有制改革;非国有资本;投资风险

一、国企改革背景回顾

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国有企业改革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放权让利的破冰时期,这个时期的改革还处于不断摸索的时期,没有成功的案例可以学习,当时的国际环境复杂,社会制度和经济制度的冲突导致改革只能在实践中探索;第二阶段,1993年开始的10年制度创新的发展时期,经过上一时期改革实践经验的积累,适合我国特色的改革路线逐渐浮出水面,制度创新引导改革实践;第三阶段,2004年开始10年纵深推进时期,该时期国企改革开始从大范围的改革逐渐进入重点改革阶段,根据国家战略和政策规划,对部分领域企业进行深化改革;第四阶段,2014年至今的攻坚深化时期,该时期的改革是最难的,需要制定详细的改革路线,把控改革风险。

从2015年以来,我国国有企业改革步伐明显加快,中央频频发出了指导性的意见和要求。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了《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2016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四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鼓励和规范国有企业投资项目引入非国有资本的指导意见》,2017年国资委专门针对中央企业负责人的考核制订了考核办法,2018年国务院颁布了《关于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的实施意见》,2019年国务院制订了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

目前国有经济所占比重已不到30%,如何继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是关系到全国经济新一轮发展全局和未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问题。“混合所有制”这一概念的正式提出要追溯至1997 年9 月党的十五大报告,但以国有企业引入非国有资本、优化股权结构和完善公司治理为基本特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实践则是与国有企业改革相伴而生。在我国的经济体制改革中,混合所有制经济从少到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已经占到了1/3以上,历史实践为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奠定了基础,是我国国有企业和非公有制企业达到双赢局面的必然选择。开展好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改革是我国未来国企改革的重要方向。

二、国有资本投资的现状和未来趋势

国有企业在我国国民经济发展中发挥着重要的支柱作用,同时国有企业在投资规模上一直占有较大的市场份额。国有资本的投资方向和策略也决定了我国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方向,如何做好国有资本投资的风险把控和方向选择直接影响了我国国有资产的价值,进而影响我国社会和经济的稳定。由此应加强投融资体系建设,提高投资效率,确保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目前国有企业的投资现状主要存在两大现象,一是投资过度问题;二是投资不足问题。尤其以投资过度对于国有资产价值的损失较大,据审计署的审计结果,2007年8月至11月某央企在与其他公司共同组建合资公司中投入了77.83亿元,结果亏了72.21亿元;在与国外企业合作开发3个境外矿山中,亏损了30.93亿元。又如,中国海外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给出的报价甚至都不到波兰高速公路管理局预算的一半的低价优势竞得了波兰A2高速公路里A,C两个标段的建设工程,但如果该公司坚持把此项工程做完,可能要亏损3. 94亿美元(约合25.45亿人民币),因此,2011年6月中海外总公司决定放弃该工程,但又需处理约17.51亿人民币的赔偿要求与罚单。中铝入股力拓、中石化收购 Addax等央企的对外并购也常发生在被并购资产的历史性高价上。这些国有企业的投资实践表明我国对国有资本的投资必须进行有效的风险把控,需制定一条有效的投资策略。

国家政策方面,自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十九大提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以来,各地掀起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热潮,国有企业引入非国有资本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力度之大前所未有。混合所有制改革对于国有资本投资效率的影响也成为目前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学术界已经从产业效率、风险承担、企业创新、公司绩效、内部控制质量、薪酬业绩敏感性等多种视角对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及其经济后果进行了探索性的研究。学者们认为混合所有制改革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优化企业股权结构、提高公司治理水平的作用,能够促进企业经营发展。同时,这些学者也较为深入地研究了混合所有制改革过程中涉及到的行为博弈、机构投资者持股、高管跨体制联结、最优国有产权比重、改革动力和阻力以及政府放权意愿等具体问题,针对性地提出了改进建议和措施。总之,这些研究表明,我国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理论研究部分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对于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哪种策略能够促使国有资本发挥最大的投资效率,还需要改革实践的不断总结和探索。

以往国有企业对外投资,以资源投资和基建投资为主,资金需求量巨大但收益缓慢,资本的撬动作用发挥不足。资本具有逐利性,国有资本投资大多是因为战略和政策需要投资,加上复杂的国际环境、市场环境,风险把控难度较大,频频发生国有资本投资失败案例,但这些不应该成为国有资本不可治愈的痼疾。国有资本和其他私营资本都属于资本,存在的价值就是以较少的投资获取更大的效益,否则就失去了投资的意义。如何发挥国有资本优势规避国有资本的劣势值得思考。

我国的国有企业是从计划经济改革以来产生的,国有企业在我国承担一定的政治任务和社会任务,它不是市场竞争的产物,这类国企在经济市场中进行投资面对市场中存在的风险难免出现应对不足的表现。目前国企开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改革方向从最初的引入基金投资者转向引入企业投资者,让市场竞争的胜利者参与到国有企業改革中并提供宝贵的市场经验,让机构投资者充分发挥其资本运作能力为企业提供更强劲的发展动力。企业家的参与可以有效规避国有资本市场风险意识不足的问题,机构投资者的参与可以让国有资本运营更具专业化。

保障国有资本投资价值稳健增长的有力措施就在于标的资产的选择,以往国有企业投资多集中在固定资产投资和自然资源的投资,知识资本投资在国有资本投资中的份额较低。随着国企转型升级的巨大挑战和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环境,知识资本在提升国有企业竞争力以及加快转型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企业知识资本对技术进步和经济增长的贡献度不断提升,它是企业取得长期战略优势的有力保障。中兴、华为事件的对比充分说明拥有核心技术、关键技术是掌握行业话语权的关键,是维持企业长久生存的动力。国家资本与私营资本的逐利性是有区别的,私营资本要求最小的投资获得最大、最快的收益,国有资本最看重的是保值是长久是产业布局,好的资本布局会促进社会经济稳定发展。

三、混改背景下的国有资本投资策略思考

随着一系列混改政策、文件的出台,原有国有资本投资的企业加入更多非国有资本,国有资本份额逐渐被稀释,对国有资本的社会功能势必会有影响,加快国有资本的重新布局、合理布局成为目前的重中之重。为此,在混改背景下国有资本投资的策略方向必须符合我国社会的长期发展,适应我国社会经济的特色。国有资本和非国有资本出资人背景不同,投资目的亦不同。国有资本承担的政策性调节作用较多,非国有资本的逐利性较强。国有资本的政策性可以调节产业结构、稳固社会发展,为市场经济配置好的土壤;非国有资本的逐利性,可以使市场进行充分竞争,将市场资源进行最优化配置。混改背景下,如何充分融合国有资本和私营资本的优势,需要监督、考核、规划各方面的全力配合。国有资本的投资需兼具灵活性、导向性、持续性的作用。林毅夫教授所提出的新结构经济学认为,一个经济体要根据在每一时点上给定的、可随着时间变化的禀赋和禀赋结构所决定的比较优势来投资产业。这对于国有资本投资的策略选择具有很强的参考意义。

当前情况下国有资本投资的领域主要有三大领域:第一,资本密集型领域,主要是航空、航天、大型舰艇、核心芯片该领域需要大量的资本参与,收效缓慢,经济效益低,市场参与门槛较高,该部分领域聚集的主要是国有资本;第二,资源垄断型领域,该领域关乎国计民生,市场参与意愿强烈,但为稳定社会,市场经济,该部分领域大多由国有资本掌控;第三,符合比较优势的竞争行业,该部分领域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均有存在,从发展的效率和效果来看私营资本能更快的适应市场的变化。以往国企改革的领域主要集中在第三领域,随着改革的进一步深入,第一、第二领域也开始迈出改革的步伐。这也为国有资本的重新布局提供了新契机,布局过程中,国有资本从大而广向高精尖发力,促进产业升级,进行新旧动能转换,构建健康的产业结构,激发市场活力。当前国有资本投资需要把控以下几点。

(一)分类投资,分类把控风险

根据国家战略、市场经济的特征,将投资领域进行细分,每个领域有明确的功能定位和风险定位。根据功能定位和风险定位制定相适应的股权投资比例,在治理层位于恰当的位置,最大发挥治理制衡的效果。针对相应类别的投资领域制定相应的风险控制策略,明确收益和风险的配比,制定恰当合理的风险可承受度。

(二)构建完善专业的企业价值评估体系及风险评估机制

目前各级国有企业已经开始组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国有资本投资邁向专业化发展的道路,由资产投资向资本管控转变。资本投资的核心是评估标的资产的价值,企业价值评估需要考虑多方面的因素,在国有资本专业化的道路上,构建完善的企业价值评估体系和风险评估体系是必不可少的。企业价值评估的过程中要充分考虑企业的自生能力,拥有好的自生能力的企业,会提高投资的成功率,降低投资中的风险因素。

(三)建立完善的审计监督机制

国有资本代表的是国家是人民,资本投资的效率和质量直接决定了国有资产质量,国有资本投资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所有者缺位和内部控制。所有者缺位,造成内部激励和约束存在不足,企业利益和个人利益难以进行有效协同。建立完善有效的审计监督可弥补所有者缺位带来的管控缺陷,避免以投资为桥梁进行国有资本的转移,保障国有资产。

(四)建立完善的投资考核机制

国有资本的政治性特征使得国有资本的考核陷入困境,考核过严会抑制投资的增长,考核过松会造成投资风险把控不足,国有资产流失。投资考核的机制需要遵循资本投资的规律来制定,以资本运营专业化的考核机制对管理人员进行考核,实行容错机制,尽最大可能减少投资风险提升投资价值,兼顾国企职责和企业效益。

四、结语

随着混改的推进,产业机构必然面临巨大的调整,国有资本在混改浪潮中既要保证国有资本保稳定、促就业、促发展的政策定位,还要推动市场经济的持续发展。只有坚定正确的方向,引入专业化运营,才能保证国有资本在市场经济中发挥强有力的纽带作用。

参考文献:

[1]郭媛媛,王娇阳,邓嘉琪.国有企业海外投资失败的原因[J].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04):80-83.

[2]张炳发,刘星,田倩倩.混合所有制改革对国有企业知识资本投资的影响[J].财会月刊,2020(02):25-31.

[3]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视角下的国有企业改革[J].社会科学战线,2019(01):41-48.

【作者单位: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山东分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