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前国防部长竟是黑帮教父

2020-12-23 06:56:35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20年12期

郁南

美国执法部门一直在追查墨西哥的一个神秘人物。

在监听墨西哥贩毒集团的电话时,特工们发现对方提及了一个位高权重的神秘人物,他被称为教父。经过几个月调查,美国人怀疑这名毒品交易的核心人物是墨西哥军方的高层。

“教父要上电视了”

据4名参与调查的美国官员说,一名正被监听的人突然告诉他的同伙,“教父要上电视了”。特工们赶忙换台,发现出现在屏幕上的人是墨西哥前国防部长萨尔瓦多·西恩富戈斯将军。

就在那一刻,美国终于确认,墨西哥最暴力的贩毒集团之一的保护伞,实际上就是负责打击该国有组织犯罪的领导人。

10月15日晚,西恩富戈斯将军在洛杉矶国际机场被捕,事发时他与家人刚刚入境美国。这是史上第一位因与毒品相关的腐败问题而被美国拘留的墨西哥高级军官。

这对墨西哥而言无疑是重重的一击。对许多墨西哥人来说,军队一直被视为对抗贩毒集团的最后希望,也是该国所剩不多的仍然受到公众广泛信任的公共机构之一。美国人也颇感尴尬:多年来,墨西哥军方一直是他们在禁毒战争中甚为倚重的盟友,但现在,队伍里却出了“内奸”。

10月16日,西恩富戈斯在洛杉矶拘留所首次出庭。美国检察官称,这位在2012年至2018年担任墨西哥国防部长的将军利用职务之便,帮助该国H-2贩毒集团扩大地盘。

起诉书称,西恩富戈斯在担任国防部长期间设法使墨西哥军方不对H-2贩毒集团采取行动,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打击它的对手上。他被指控为该贩毒团伙安排船只运毒,还向其透露了美国执法部门正在调查他们的情报。

这位前部长发送的数千条“黑莓”手机的信息描述了他的上述行为,并得到了证人证词的证实。西恩富戈斯没有立即提出抗辩。如果罪名成立,他面临的将是不低于10年的刑期,最高可被判处终身监禁。

不是第一个被捕高官

尽管西恩富戈斯是第一位因涉毒被捕的墨西哥军方高官,但并不是第一个因涉毒而在美国被捕的墨西哥高层。

2019年12月,墨西哥前公共安全部长赫纳罗·加西亚·卢纳在美国得克萨斯州被捕,美方指控他在2006年至2012年任职期间,从大毒枭“矮子”华金·古兹曼的锡那罗亚贩毒集团手中收受了数百万美元贿赂。公共安全部长是墨西哥内阁的重要一员,在这个位子上,卢纳协助当时的墨西哥总统费利佩·卡尔德隆发动了针对贩毒集团的“全面战争”。他公开否认这些指控。

加西亚·卢纳和西恩富戈斯分别为不同的总统、不同的政府工作,并被指控为不同的贩毒集团提供庇护,因此很难说墨西哥政府高层与有组织犯罪之间的联系只是个案。华盛顿拉丁美洲办事处的安全分析人士亚当·伊萨克森对《华盛顿邮报》说,西恩富戈斯的被捕似乎揭露了一个“一直指向军方最高层”的腐败网络。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依赖墨西哥的合作来阻止毒品流入边境。自2007年以来,美国政府已经向墨西哥提供了大约30亿美元的安全和司法援助。然而,该国仍然是海洛因和冰毒流入美国的第一大来源,也是可卡因和芬太尼的主要进口渠道。

美国官员一直在抱怨,邻国的严重腐败阻碍了禁毒合作。

“在腐败程度如此之高的墨西哥工作的困难在于,你永远都不知道你在和谁一起工作。”美国缉毒局前国际行动主管迈克·维吉尔对《纽约时报》记者说,“人们总是担心,墨西哥的执法部门可能会危及你、你的线人,或者你的调查。”

不过,像加西亚·卢纳和西恩富戈斯这样的高层被认为是可以信赖的,他们在墨西哥城和华盛顿之间来去自如,同美国决策层一起共商禁毒大计,是“我们的人”。

西恩富戈斯曾在墨西哥2016年的盛大阅兵式上发表演讲,时任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就站在他身后。“忠诚不能建立在欺骗的基础上。当你把荣誉置于首位,谎言就没有存在的空间。”西恩富戈斯在演讲中说,“如果没有了荣誉,忠诚就变成了同谋。”

第二年,他陪同新任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约翰·凯利飞越了墨西哥格雷罗州的罂粟田,目的是讨论安全和打击有组织犯罪的相关事宜。

2018年,也就是西恩富戈斯退休那一年,这位将军还获得了五角大楼威廉·佩里半球国防研究中心授予的最高奖项,以表彰他“在国际安全环境方面的进步与合作,以及促进美洲可持续能力的发展”。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根据16日公布的法庭文件,西恩富戈斯在那些年里“为了换取贿赂,以多种方式协助H-2贩毒集团”。

军队仍是“国家的支柱"

“我们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形势。”墨西哥现任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在10月16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是政坛腐败成性的一个不可否认的迹象,任何与西恩富戈斯的案件有牵连的在政府任职的人将被停职、退休或接受调查。

“我们不会包庇任何人。”但他向全国人民保证,他仍然相信武装部队是“墨西哥的支柱”。

美方抓捕西恩富戈斯的行动似乎并未与墨西哥政府提前通气。10月19日,奥夫拉多尔要求美方提供西恩富戈斯与毒枭有染的证据。“如果他们有证据,就该向我们展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不能仅仅因为政治或其他原因就对某人进行审判。”

分析人士表示,此次逮捕无疑在墨西哥军界造成了不安。许多高级军官是被西恩富戈斯提拔的,他的案子可能牵扯出更多人。“要实施这些罪行,需要其他人的参与。”前墨西哥安全官员里卡多·马尔克斯·布拉斯说。

当被问及是否会有安全机构的现任官员被起诉时,一名墨西哥高级官员回答说:“毫无疑问。犯罪分子只有在高层官员的配合下才会如此猖獗。”由于他在现任政府中的角色,这名官员要求匿名。

盡管如此,墨西哥军方和政界的许多人仍然持怀疑态度,一些人说,他的被捕可能会损害美墨两国之间的合作。

“在军方内部,有人说我们不能信任美国,因为我们在打击毒品和犯罪的斗争中与他们合作,现在他们却指责我们的领导人。”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研究国家安全问题的教授劳尔·贝尼茨一马诺特说。

截至10月21日,墨西哥国防部尚未对逮捕事件发表评论,前总统涅托也没有。另一位前总统卡尔德隆此前则表示,他“不知道”加西亚·卢纳可能参与了有组织犯罪。

墨西哥国防部长负责监督该国的陆军和空军。美国缉毒机构经常与这些部队合作,但许多较敏感的行动是与海军一起执行的,墨西哥海军曾与H-2贩毒集团公开“开战”。起诉书称西恩富戈斯从2015年12月起帮助该贩毒团伙,直到2017年2月H-2贩毒集团的头目胡安·弗朗西斯科·桑切斯被墨西哥海军击毙。

分析人士伊萨克森说,墨西哥三军之间“可能互相冲突,陆空军暗中支持着一个海军正与之交战的家伙”。

政府控制力正在减弱

在加西亚·卢纳和西恩富戈斯任职期间,“毒品战争”令墨西哥血流成河。

谋杀案数量不断刷新历史最高纪录,国内贩毒集团也开始发动武装袭击。2019年,墨西哥经历了近代史上最血腥的一年,发生了35588起谋杀案,另有5000多人失踪。今年尽管出现了新冠肺炎疫情,暴力活动仍然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贩毒集团的枪口还前所未有地对准了墨西哥的高级官员。与哥伦比亚的“同行”不同,长期以来,墨西哥毒贩很少与政府直接发生冲突,因为他们发现贿赂比暗杀更有效。虽然地方政治人物经常成为攻击目标,但州长和联邦官员们却鲜少受到威胁。

不过,这个局面今年已经被打破了。

6月27日,至少12名武装分子袭击了墨西哥城警察局长奥马尔·加西亚·哈尔富奇,后者侥幸逃过一劫,但两名警察和一名路人丧生。袭击来自该国新近崛起的贩毒团伙“哈利斯科新一代”。该团伙已经杀害了数十名法官和议员、数百名警察和数以千计的平民,甚至用火箭弹击落了一架墨西哥军方的武装直升机。

美国缉毒局称,墨西哥的32个州中有24个已经落入CJNG的掌控,该贩毒团伙控制着美国消费的三分之一以上毒品的流动,并已将触角伸到了欧洲和亚洲。

“他们之所以能迅速崛起,是因为他们视人命如草芥,不论你是谁。”美国缉毒局副局长马修·多纳休说。

2018年12月上台的奥夫拉多尔总统誓要改变前任政府依靠军队打击有组织犯罪集团的做法,承诺投资社会项目,解决贫困和失业等暴力的根源。“拥抱而非子弹”,这是他的竞选口号。

但他迅速转变了立场,建立了国民警卫队,继续与美国当局在缉毒行动方面密切合作,并试图逮捕毒枭。2019年10月,墨西哥军警一度抓住了“矮子”的儿子-——锡那罗亚贩毒集团头目奥维迪奥·古兹曼,但贩毒集团成员迅速占领了拥有近100万人口的库利亚坎市,迫使当局下令释放他。奥夫拉多尔表示,这一决定避免了不必要的流血,但这被广泛视为政府软弱的表现。

“库利亚坎事件暴露了墨西哥最严重的问题之一——政府的控制力正在减弱。”国际危机组织驻墨西哥高级分析师法尔科·恩斯特说,“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实际上必须与‘地头蛇们谈好价钱,才能维持自己的存在。”

库利亚坎就是这样的地方。从表面上看,这座城市一点也不像是被贩毒集团控制着的,街道上车水马龙,挤满了小商店和餐馆。但实际上毒枭出没的迹象随处可见:加油站由毒贩经营:被怀疑是洗钱道具的空写字楼伫立道边;到处都有人售卖印有701字样的棒球帽——701是“矮子”当年在《福布斯》富豪榜上的排名,当地人至今仍将他奉为英雄。

最贫穷的库利亚坎居民住在土路边上的棚屋里,富人则住在拉春华拉,这是一座城中之城,拥有人工湖和高尔夫球场,由私人警卫看守,闲人免进。毫不奇怪,这里的居民们会被贩毒这种看似容易赚到钱的“出路”所吸引。

许多分析人士认为,墨西哥政府只是在坐等一個贩毒团伙摧毁另一个,好在一个团伙的垄断下求得苟且的相对和平。

“显然,我们不该容忍任何一个贩毒集团。”一位墨西哥安全官员说,“但这就是我们在其他墨西哥城市看到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