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石匠不简单

2020-12-23 06:56:35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20年12期

曹景建

孙口镇有个送子菩萨庙,是清朝遗迹,二三百年来,香火一直很旺盛,这不,由于具有历史价值和文化积淀,最近还被上级审批为历史古迹,成了文物保护单位。身价倍增后,资金有了,自然开始增置一些摆设。

这个菩萨庙之所以香火旺盛,主要是老百姓对这里的送子观音比较青睐,于是按计划要在庙前添置两尊麒麟石像,寓意麒麟送子。其中一尊麒麟石像的雕刻任务就落在了市美术学院的蔡教授身上,而另一尊麒麟石像由当地的老匠人穆师傅主刀。

蔡教授听说另一尊麒麟石像将要出自当地一个老匠人之手,心里就不大痛快,心想自己一个堂堂美术学院的教授,怎能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民间艺人同台竞技呢。可是意见反映上去,主管部门便费劲口舌解释说,这也是充分考虑到当地百姓的意见,这庙里如果完全看不到当地人的作品,也不合适。最后,主管部门的领导安抚他说,这就好比专业的歌唱家和草台班子比试,更能显示出专业歌唱家的水准。

人家把话都说到这分上了,蔡教授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不答应吧,显得自己气量小:如果拒绝,外人看来还以为他怕了那个老石匠呢。

名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为了雕刻好这尊麒麟石像,蔡教授从挑选石材,到设计麒麟的表情,都尽心尽力,亲力亲为,不敢有半点马虎。经过一个多月的加工,一尊两三吨重的麒麟石像终于大功告成了。

他的同行以及学生见到这尊威风而又不失祥和,庄重中又有一丝欢快的麒麟石像时,纷纷赞不绝口,说这尊石像放在那座菩萨庙前,绝对增辉不少,不愧是大家的作品。

蔡教授侧面一打听,那个穆师傅的麒麟像才完成了一半。蔡教授不禁在心里琢磨开来,俗话说,慢工出细活,难道这老石匠真的和自己较上劲了?可转念再一想,你一个民间艺人,无非是凭经验开工,能有自己的眼界宽,能有自己的技艺新?

又过了一个月,主管部门终于来信了,穆师傅的麒麟石像也雕刻完毕,并定于下个月初一在孙口镇菩萨庙举行迎接神兽仪式。

转眼日子到了,蔡教授作为石像作者和专家代表,被请到了仪式的现场。他还没下车,远远地就见到菩萨庙周围彩旗招展、气球高悬,两个戏班子在菩萨庙前分列两旁,正卖力地吹着响器,煞是热闹。蔡教授下了车一打听才知道,今天刚好是庙会,所以人潮如云、商贩如织,简直就是一个偌大的集市。

两个戏班子互不示弱,都使出浑身解数表演拿手节目。那些观众一会儿被吸引到这边,一会儿又涌向对面。呀,这两个戏班子分明就是打擂呢。

想到这里,蔡教授隐隐觉得,自己和那个老石匠马上也会拿作品较量高低。

待前来参加仪式的领导们都就座后,戏班子也停下了表演,所有人都涌了上来,想一睹两尊麒麟石像的风采。蔡教授的作品被安置在菩萨庙大门口的东侧,老石匠的石像坐落在西侧。虽然都被蒙着红绸,但看得出来,大伙儿都恨不得立刻揭开红绸,瞧瞧它们的真面目。

主持人简单地介绍过后,在一阵鞭炮声里,当地的领导款步来到东侧的石像前,满面笑容地扯下红绸,蔡教授的麒麟石像立刻呈现在大家的面前。现场的观众纷纷发出惊呼,指着那麒麟说,这简直就像刚从天上飞下来的,似乎还喘着气呢,太逼真,太形象了。

接着,当地的领导又走到西侧的麒麟石像前,在蔡教授的忐忑不安中,同样微笑着拽下红绸。突然,蔡教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从大家的反应来看,蔡教授已经赢了。这穆石匠的麒麟石像中规中矩,没有很鲜明的特色。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穆石匠雕刻的麒麟有一条前腿特别粗大,与其他三条腿一点也不成比例。

蔡教授仰头踱步来到满脸皱纹、身材矮小的穆石匠面前,伸出手向他祝贺道:“穆师傅,雕得不错啊。”说完,又握着对方的手意有所指地问,“穆师傅是不是赶时间啊?”

穆师傅愣了一下说:“蔡专家为哈这么说?难道我这石像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蔡教授便指着那条不成比例的麒麟腿说:“你看这条腿,是不是还需要加工一下啊?”

穆石匠松开蔡教授的手,摇摇头说:“我觉得我雕得很好,没有任何不妥,时间会证明我没有出错。”

蔡教授觉得面前这个老头脾气挺倔,便嘲讽地说:“穆师傅,艺术的事可不能感情用事,错了就是错了嘛!”

旁边一个主管领导见状,立刻过来打圆场:“你们二位都是大艺术家,两尊石像各有千秋!”说完,便把蔡教授拉到一旁,小声说,“您一个大教授何必和农村老石匠一般见识呢,他年龄大了,手脚不利索,雕成这样,相当不容易了。”

三年后的一天,蔡教授接到孙口镇所在县政府某位领导的电话。在电话里,对方说他几年前雕刻的麒麟石像损坏了,现已倒在地上,希望他再次出山修复石像。

蔡教授不敢相信这个结果,好好的石像怎么可能损毁倒了呢?带着这个疑问,他当即出发,驱车来到了孙口镇的菩萨庙。

果真,他的作品已然躺在了地上,可怜的麒麟嘴巴正对着地面,口中全是泥土和杂草。此时那麒麟石像的眼睛似乎在哀怨地望着蔡教授,诉说着自己的委屈。

蔡教授蹲下身子,仔細查看起来,这才发现,这麒麟的前腿不知什么时候从原先的三十多公分,变得不到十公分。大粗腿成了小细腿,怎么可能支撑得住!

他立起身,来到穆石匠的麒麟石像前,却发现这尊石像稳如泰山,四条腿粗细差不多,只有前边左腿稍微有些细而已。呀,想起来了,当时看到老石匠的麒麟有一条腿明显粗大,自己还嘲讽了老石匠几句呢。

突然,一个干巴老头提着一个编织袋蹒跚着走过来,起初蔡教授还以为是捡废品的,待看清后竞发现,这不是穆石匠嘛。

穆石匠也认出了蔡教授,转身看着蔡教授那尊倒地的麒麟石像说:“我猜您是为了它来的吧,唉,幸亏当时我预想到这个大麻烦,故意把左前腿留得粗一些,否则它的下场也会和你的那个一样。不过啊,只要老百姓的观念不变,我这石像早晚也保不住哪……”

蔡教授推推眼镜,问他何出此言。

穆石匠苦笑着解释说:“你不知道,我们这个地方有个说法,刮些菩萨庙前的麒麟腿上的石粉,让女人喝下去,就会顺利怀孕。根据男左女右的说法,加上这里的人重男轻女,石像的左腿自然就会慢慢变细喽!你再瞅,右腿就几乎没有多少人去刮石粉。早年间,有个半米高的麒麟石像就是这么被毁掉的。你以为我那粗腿是失误啊?那是故意弄的。”

蔡教授恍然大悟,不禁感叹还是老石匠有远见!

这时,穆石匠颤巍巍地从编织袋里掏出一块铁皮,在蔡教授的注视下,绕到石像的左后腿处,用铁皮慢慢地包起麒麟的腿来。

蔡教授不解地问:“您老这是……”

穆石匠边包边说:“这两年政策放开二胎了嘛,头胎是闺女的,又开始拼二胎生儿子啦,这左后腿象征着二胎生儿子,不赶紧保护一下能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