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婚姻骗局:带不回的巴基斯坦新娘

2020-12-23 06:56:35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20年12期

程亚龙

在金世缘婚介所内,墙上挂着跨国婚介的相关照片,抵在胸口的那把AK自动步枪,击溃了王振杰最后的心理防线。

他抓起槍口,拾高顶到自己额头上,朝面前穿着白色长袍的巴基斯坦保安大喊:“有种弄死我啊!”

4个小时后,老板就会回来,在偶尔能听到枪声的异国他乡,他不知道“跳墙逃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在遭遇一次次的相亲骗局,债务窟窿越来越大之后,绝望和愤怒的王振杰,只想尽快逃离这所有当地保安持枪看守的院落。

这是王振杰来巴基斯坦的第171天。2019年3月7日,他从河南民权老家出发,乘火车抵京,而后在首都国际机场乘坐PK853次航班飞往巴基斯坦。在老家婚介所“包领回巴基斯坦新娘”的承诺下,王振杰信心满满地缴纳了16万元费用。

但希望在一天天的等待中消失殆尽。与王振杰一样踏上这趟旅程的14名青年,无一人领回新娘,反而让本就不宽裕的家庭,背负了一笔笔债务。

“在巴基斯坦,我们就像是一部提款机,在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中,送出了家中借来的钱。”王振杰说,这场跨国婚姻骗局,把本就站在悬崖边上的他们,推到了崖底,“以后更难娶到媳妇了”。

身陷“跨国婚姻”骗局

河南民权县城西南22公里外,白云寺镇平庄村一栋贴着蓝色瓷砖的小洋楼,是王振杰的家。因为缺钱,房子盖盖停停,用了两年时间。

2019年11月5日午后,王振杰从哥哥家拎出一大把裹在塑料包装盒里的钥匙,穿过生满铁锈的栅栏式铁门,踏过长满荒草的院子,扭开了堂屋酒红色的大门。

挑高4米的屋内,布艺沙发、玻璃茶几、欧式风格的条柜和一张席梦思大床,规规矩矩地摆在客厅和卧室内。

这些本为迎娶巴基斯坦新娘买来的家具,已蒙上厚厚一层灰尘。

“都一样的,家家都添置了家具。”16公里外的龙塘镇乔口村马占胜家,甚至还把院内男女混用的旱厕,改建成为两进式。

去往巴基斯坦前,当地王桥镇金世缘婚介所的负责人张景梅告诉他们,四五十天后就能把媳妇领回来,让他们赶快添置家具,做好迎娶外国新娘的准备。

王振杰为此还找来亲戚,把原本露着水泥的毛坯房粉刷了一遍,又购置了一台50英寸的液晶屏电视机。那时候的他,感觉这一切都值得。建成后闲置了一年的房子将迎来它的女主人,年迈的父亲也将卸下身上最后一副重担。

常年在外打工的王振杰,甚至做好了以后的打算。但如今,这一切都成了奢望。家具、家电在他眼里成了债务,“包娶巴基斯坦新娘”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2019年3月8日,包括王振杰在内的7人,由张景梅的父亲张继江带队,从北京飞往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出发之前,他们向张景梅缴纳了2万元费用。按照双方的合同约定,在巴基斯坦结婚后,再缴纳剩下的14万元费用。

先后两批,共有14人通过金世缘婚介所去巴基斯坦娶亲,除了2人提前离开外,剩下的12人,都在巴基斯坦跟当地女孩办了结婚仪式,但最终都未能把媳妇领回来。

多位赴巴娶妻的当事人说,他们的“巴基斯坦媳妇”,在婚后两三天内,分别以“参加亲戚的婚礼、葬礼,回家过复活节、开斋节,办理身份证”等理由,相继离开,“一走至少是一个月,甚至两个月”。

“她隔段时间回来,就是要shopping(购物)、要money(钱),然后再次离开。”王振杰说,在巴基斯坦,他给女孩买衣服、化妆品、手机、戒指,以及给女孩家人的钱,加上中介费,花了约20万元,“可最后呢,媳妇没了,还背了一身的债”。

掏空家底赴巴相亲

在巴基斯坦177天,王振杰跟他的新娘,一共只相处了15天。31岁的潘振显,一共只见过媳妇两次,在一起4天。马占胜跟媳妇待的时间算是长的,40天左右,“但很少交流,媳妇白天玩手机,晚上睡觉时也不让碰”。

这场短暂的“异国婚姻”犹如泡影,却让他们结结实实地背上了一大笔债。

捡到那张“金世缘婚介所”的宣传页时,王振杰觉得结婚的事儿有了希望。大红底色的宣传页上印着的白色字体格外显眼——“包成功巴基斯坦娶媳妇”。

2019年2月,抱着了解的态度,王振杰在父亲、哥哥的陪同下,来到了离家约50公里的王桥镇金世缘婚介所。婚介所负责人张景梅给他们看了营业执照。还表示,一切都是合法的。网络平台上发布的大量“中国人娶巴基斯坦新娘”的短视频,以及张景梅手机里存储的许多由他们操办的迎娶巴基斯坦媳妇的婚礼现场照片和视频,也让他们觉得跨国婚姻可行。

27岁的王洋(化名),28岁的马占胜,25岁的冯威(化名),35岁的李永亮(化名)、陈家祥(化名),36岁的付宝磊(化名)、王振杰,在王桥镇金世缘婚介所的承诺及安排下,一同踏上了去往巴基斯坦的娶亲路。

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经历了无所事事的一周后,王振杰等3名单身青年被安排到巴基斯坦的第二大城市拉合尔一栋租来的别墅居住。经张景梅介绍来的人,均由中国人赵天龙(化名)提供住处,他们都习惯称赵天龙为“老板”。

3月15日下午4时许,王振杰、王洋、冯威等3人在赵天龙的带领下,在拉合尔郊区一户当地人家中见到了他们在巴基斯坦的第一个相亲对象。

整个见面过程只有十多分钟。“3个男孩同时见一个女孩,男女双方基本都没有说话。”王振杰称,当时女孩帮他们倒了杯水,他礼貌性地说了声谢谢,过了一会儿,老板赵天龙告诉他,女孩看中了他。

相亲结束之后,女孩就提出了要买衣服。冯威和王洋被先送回住处,赵天龙驾车带着王振杰和他的对象去了一个大的服装市场。赵天龙在车里等着,王振杰则跟在女孩后面一次次地结账。化妆品、上衣、牛仔裤、高跟鞋,“花了大概4万卢比,折合人民币约2000元”。

当天晚上,他就接到了张景梅打来的电话,张景梅告诉他,当天他见的那个女孩愿意结婚,让他给家里打电话,准备好14万元。

王振杰答应了下来。3月16日,父亲通过微信发给他的小视频显示,那天,张景梅到了他家,数走了一沓沓的现金,共14万元。

“钱交完以后,又没女孩的消息了。”王振杰说,直到4月2日他才又有了“媳妇”的消息。而这次,就是“结婚”。

“结婚”次日下午,为王振杰主持婚礼的长者带着一名手捧鲜花的女孩来到他们的住处。赵天龙告诉王振杰,他们是来接女孩回门的。

回门的“媳妇”答应让王振杰第二天来接她,可第二天王振杰来到“岳父”家时,才发现屋里座椅、摩托车等全被搬空了。

王振杰当即就把情况告诉了张景梅。5分钟后,赵天龙打来电话:“先回去等着吧。”后来,张景梅、赵天龙告诉王振杰,他们也是受害者,“再给你介绍”。

王振杰回到家中,离家前打扫干净的院子已长满荒草。

与王振杰的经历相似,婚礼后,潘振显的媳妇住了一晚,馬占胜的媳妇住了4天后,均以回家过开斋节为理由离开了。

“一走就是一个月。”马占胜说,开斋节之前,媳妇断断续续跟他在一起十多天,分别以要车费、买衣服、回家办身份证为由,问他要走了近6万卢比,最多的一次要了3万卢比,说“开斋节就是过年,全家人都要买新衣服”。

“逃离"拉合尔

看到赴巴相亲的8名中国人因涉嫌拐卖人口被拘的新闻后,王振杰几人才发现驻巴大使馆此前就发布过“非法涉外婚介”的警示通知。

王振杰和马占胜等人,不知道“媳妇”什么时候才能跟他们回中国。

6月份的拉合尔,温度高达40摄氏度,房间内只有一台吊扇。无聊、闷热的夏日里,困在简陋别墅内的他们只能靠打牌、睡觉、玩手机来打发时间。

6月底的时候,在巴基斯坦找到“媳妇”并结婚的12人中,有7人陆续回国了。王振杰后来得知,多数人在回国之前,被要求签署了一份声明。声明中提到,本人来巴基斯坦是旅游的,一切花销自己承担,与他人无关。

王振杰不愿意签这份“声明”。况且,那时候他的第二任“媳妇”,并未明确说不愿意去中国,“一直在拖”。

王振杰不想让张景梅抓到他“主动放弃”的把柄。出国之前与金世缘婚介所的合同约定:若因男方条件苛刻相亲不成功,所有费用不退,若中介不能提供可靠的相亲对象,男方花费由中介承担。

王振杰已经交出去的16万元,是一大家人凑出来的辛苦钱。媳妇娶不回,他想把那钱要回来。

而在第一批人离开巴基斯坦后,剩下的王振杰、潘振显、马占胜、李涵星、刘东风(化名)5人,虽然住在拉合尔的别墅内,但已没人再管他们的吃饭问题了,没有一点收入来源的他们,只能不断地向家里伸手要钱。

愤怒之后,王振杰冷静下来,决定逃。

王振杰称,巴基斯坦的治安不好,很多人都有枪。他曾见过老板的堂哥拎着枪,在他们屋里翻找,“说是钱丢了”。他怕老板回来后,以他偷钱为理由,问他要更多的钱,或以此为借口让他签那份“声明”。

无奈之下,王振杰拨通了早已存在手机里的中国驻拉合尔总领馆的电话。本不抱希望的王振杰告诉对方,他来巴基斯坦相亲,被困在当地,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如果今天不能离开,很可能就死在这了。

王振杰称,当时总领馆的一名工作人员留下了他的电话,之后一位曾先生加了他的微信,确认了他的被困位置,并告诉他大概当晚8时40分能到。

8月24日晚8时40分许,赵天龙的堂哥回到了拉合尔,刚进别墅的大门,曾先生就跟着进入了院子。

已经站在院内等待的王振杰和潘振显走向了门口,但被持枪的保安拦住了去路。后来王振杰才知道,曾先生用乌尔都语(巴基斯坦官方语言)告诉保安:“你这样囚禁中国人,是要坐牢的。”保安才让他们出门。

坐在车上离开别墅的王振杰双腿发抖,他向曾先生回忆自己在巴基斯坦177天的遭遇,愤怒、无奈、感激、庆幸,“当时的情绪太复杂了”。

8月27日,王振杰与潘振显登上了拉合尔飞往乌鲁木齐的CZ6018次航班。

2019年11月6日、8日,记者曾两次前往位于民权县王桥镇的金世缘婚介所,该店的招牌已经不见,卷帘门紧闭,一旁钉着的一块铁牌上,写着“金世缘婚庆”。

据11月13日民权县公安局回复给王振杰的一份告知书称,10月18日,该局将张景梅、张继江传唤到案,张景梅称其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叫赵天龙的人,赵天龙让张景梅注册一个婚介所,负责给他推荐男子,只要人去了就给张景梅2000元介绍费,婚介所收取每人16万元的婚介费,全部打给赵天龙。

2019年11月6日,记者陪同当事人到民权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了解案情进展,办案民警表示已立案侦查。

多名当事人称,回国后找张景梅退款,对方按赴巴花销结算,退回了部分钱。但王振杰、潘振显、李涵星等人均未被退款。马占胜交了17万元,被退回3.2万元,他说第一次张景梅给他核算的时候,花销超过20万元,“我还欠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