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碗

2020-12-23 06:56:35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20年12期

冷鬼

赵化解正看着一份文件,小王敲门进来,手里拿着一张纸问:赵主任,这个是虚无局写好的,你看咱单位能不能盖印?

赵化解接过那张纸,纸上写道:

关于虚无局下放乌有办

一口铁锅的情况说明

1918年14月,县虚无局向乌有办下放半旧铁锅一口,用于乌有办开展创建全市缥缈示范县工作。后按照工作要求,乌有办依仗此锅在安寨镇、赵寨镇、王寨镇、姜寨镇、城郊乡等乡镇建立了缥缈示范基地,基地建设规范,运营有方,产生了巨大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受到领导高度认可。伴随工作开展,该锅已无法满足工作需求,经乌有办领导研究决定,将该锅进行置换,增加部分资金,兑换了一只较新大碗,该大碗使用7年后,出现裂纹较多,已作报废处理。

乌有办

2022年13月32日

赵化解看了一遍后皱眉头道:不就是下放铁锅的事吗?怎么还顺便把自己表扬了一番呢?说着,拿笔把“基地建设规范,运营有方,产生了巨大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受到领导高度认可”给划掉了。小王拿著这张纸就要出门,赵化解又把小王叫了回来说:还是废话太多。又接过纸看了看,把“后按照工作要求,乌有办依仗此锅在安寨镇、赵寨镇、王寨镇、姜寨镇、城郊乡等乡镇建立了缥缈示范基地”划掉。并说:你再仔细斟酌斟酌,把多余的字去掉,重新打一张给我看。小张恭敬道:好好好,赵主任。

赵化解调到这个乌有办才刚刚三个月,好多工作还在熟悉中,对单位的历史知之甚少,待小王出去后,他忽然觉得这个“情况说明”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大有“甩锅”的迹象,那些所谓的废话大有转移视线的嫌疑,好像在努力掩盖着什么。又思忖道:锅甩到碗上,碗甩没有了,有意思,有意思呀……

过了一会,小王又来了,把修改后的“情况说明”又递给他,他看了看,发现小王只是把自己划掉的语句删了,其他的并没有修改。赵化解在心里骂了一句:不作为!

赵化解严肃着脸道:这个锅变成碗的前因后果,你给我说—下。小王的南瓜籽眼闪望了—下赵化解说:我也不是太清楚,我来这单位也就才十来年。赵化解说:你就没有听说过什么?小王低眉小声说:听说当时咱单位是范渐当主任,后来范渐因收受开发商的钱犯了事被判了几年刑,现在出来了,人好像有些疯癫;后来听说犯的事就是帮了一些钱置换了一只大碗。赵化解拿着那张纸道:“经乌有办领导研究决定”,这个有会议记录吗?“增加部分资金”,增加多少?“已作报废处理”,是真报废还是假报废?如果真报废,有报废凭据吗?如果假报废,那只大碗现在到底在哪里?这些都要弄清楚,不清楚怎么盖印?盖印就要承担责任,你去调查—下来龙去脉……

赵化解让小王调查,同时自己也开始私下调查。赵化解调查的结果是,虚无局当时下放给乌有办一口铁锅不假,据说乌有办还给了虚无局一部分钱,给了多少?说不清,当时好像也没有研究;帮钱置换大碗也不假,帮了多少钱?说不清;碗报没报废?也说不清,反正碗早已没有了。能说清的只有两人,一个是范渐,一个是当时乌有办的会计,现任虚无局副局长的吴生有。范渐的现状,没有人愿意找他了解情况。赵化解认识吴生有_只是认识,知道吴生有四十多岁,中等个,烟瘾大,偏瘦,喜欢说个大话。去找吴生有,吴生有说:时间太久了,记不清了。再说我了解的情况也少,当时都是范渐一嘴决,要不你去找他。赵化解一听这话嘿嘿一笑,心里就清楚了:这锅里碗里的钱来钱往肯定有猫腻,猫腻也就在吴生有与范渐之间,吴生有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能甩给范渐就甩给范渐,自己再问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赵化解在调查过程中,也弄明白了此时为什么会出现一张“情况说明”让自己盖印,是因为现任的虚无局局长半年后要退休,退休后要有离任审计,而铁锅还在虚无局财务上挂账。挂账当然不是个好的解决办法,像个“定时炸弹”似的令人揪心,吴生有就未雨绸缪地想出了“情况说明”这一招,想将这口“锅”尽快甩干净,为自己争当虚无局局长包括以后的发展清除一切不利因素。赵化解还知道:这个小王是吴生有的内侄。

过了两天,小王过来像背台词似地汇报调查结果:现在当事人很少,有知道一点的既不全面,也不太能说清楚,只有问范渐。

赵化解知道会是这个结果,长脸着说:问他个鬼!除非真的犯贱!

小王嘟噜着南瓜脸问:那盖不盖印了?

赵化解从抽屉里取出“情况说明”,边看边想:如果就这样盖印,就说明这锅碗的来龙去脉我都调查清楚了,并且我认可这个结果,从此责任就捆绑到我身上了,你想甩锅却砸着了我,翻车砸着赶牛的,我这可是自找苦吃;如果不盖印,就会得罪吴生有爷俩……

赵化解更加严肃地看着“情况说明”,大脑像风车一样快速旋转。忽然他眼睛猛然一亮,似有神灵点化,表情也松弛下来,微笑便悄然隐现,随即拿起笔在那张纸上画了几下,标题和落款不变,中间只留下一句话:19侣年14月,虚无局向乌有办下放半旧铁锅一口。

然后他很欣赏地点了—下头,思道:这样也不能算是多么得罪人Ⅱ巴。

小王接过那张纸,疑惑道:那只碗呢?

赵化解并不看他,低沉着声音说:必须找到那只碗,在碗没有个说法之前,这样写对虚无局也不错。

小王的南瓜脸皱了起来:这……

这时,门口走来两个人,赵化解一看是纪监委的同志,赶忙起身。赵化解示意小王离开后,纪监委的同志说明来意:调查“甩锅”之事。赵化解更轻松了,如释重负,心想:这是老天在帮自己的忙呀!于是,他对纪监委的同志正色道:只要把甩碗的事情查清楚,甩锅的事便迎刃而解了。

甩碗?纪监委的同志追问。

赵化解把自己所了解到的情况娓娓道出。

待纪监委的同志离开后,小王送来最后修改的“情况说明”,赵化解接过后,哗啦几下,撕了。小王双眼迷茫地看着他。赵化解道:不需要了,你很快会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