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地盘

2020-12-23 06:56:35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20年12期

操柏森

匪头钱大胡子是枞阳县人,生得虎背熊腰,面如重枣,一脸的络腮胡子从不打理,形如野人。当年他在老家贩卖烟土跟同伙起了内讧,为躲避同伙追杀,他一路逃到了十八里长岗,并于此地安营扎寨多年。

十八里长岗地处皖西南,是源潭铺到余井的一条砂石岗。这条长岗自古以来多强人出没,土匪横行。长岗是接通源潭铺到高河、合肥、安庆的交通干道,也是从源潭铺到潜山县城必经之地,但凡马帮、官商等出行,皆需途经此地,可谓一条黄金栈道。早年间长岗古树参天,荆棘缠绕,沟壑跌宕,那时乡亲跑鬼子反,只要往密林里一钻,便可捡回一条性命。

抗战初期,钱大胡子的匪帮在十八里长岗地盘稳固,常年活动于周边的岳西、太湖、怀宁、高河一带,烧杀抢掠,名声大震。战乱时,长岗人怕飞机、大炮、官兵土匪,但不怕钱大胡子,这是健在的老人说的。钱大胡子虽凶残,但不殃及周边人,兔子不吃窝边草,小喽哕一旦抢了周边财物,或奸淫了妇女是要遭吊打或割舌头的。夜半时分,常有钱大胡子手下来敲门讨吃喝,甚至借宿,都能得到长岗人默默接待,匪人走时也会丢点钱币,从不白吃白住。那时世道不太平,杀人放火的事儿时有发生,可散兵游勇慑于钱大胡子的威力,从不敢冒犯,一时长岗老百姓腰杆子似乎硬了起来,他们敬畏钱大胡子,也愿为他的手下遮风挡雨。

日本人的枪炮最终打破了这乱世中难得的平静,鬼子气势汹汹地从安庆进犯潜山,兵锋已临长岗。长岗人拖儿带女往山里逃,途中遇到从安庆集贤关逃难的人群,都一脸惶恐地说小鬼子是畜生,把人绑在树上,用刺刀挑出血淋淋的心,在火里烤着吃……

一天夜里,明月高悬,钱大胡子召来众匪,瞪着眼说:鬼子来了,咱得抵抗,否则以后怎样在长岗这儿混?还有,共产党游击队几次围剿,都被我们逃了,这样长期下去也不是个法子。这回,正好借打日本人的机会,向游击队讨一块地盘。

伪保长不知怎么得知了钱大胡子要生事的消息,赶忙派手下来劝他:你是吃了豹子胆敢惹鬼子,不要命了?只要不闹事,保长可禀报大日本皇军,保证你在长岗的安全。

是打还是让?钱大胡子躲在茅草屋里,几天几夜未合眼,水烟筒抽得哗哗Ⅱ向。他血红着眼,决定赌一把,赌赢了,带着鬼子人头去找游击队,讨一块生存的地盘。天刚亮,钱大胡子紧急召集队伍,将历年打家劫舍来的钱财散尽,让小喽哕们去抢购枪支弹药,尤其多搞些手榴弹。

风声传出,长岗人为钱大胡子捏了把汗,这帮乌合之众,偷鸡摸狗、拦路打劫是把好手,可與长枪大炮的鬼子斗,不是拿鸡蛋碰石头吗?还是算了,给自己留条活路吧!长岗人还说,打鬼子是国军、新四军的事,你钱大胡子就别跟着掺和了。匪帮里有很多人也怕了,但都被钱大胡子恶狠狠的眼神压着,不敢声张。

接连几天,钱大胡子派出小喽哕日夜往返安庆、高河、源潭铺,打探鬼子进犯的消息,自己则背刀提枪,带着几个心腹往返于牛形山,寻找最佳伏击点,当然撤退路线也早早做了计划。

小鬼子真的来了。那是1938年6月12日,鬼子横扫埋伏于棋盘岭的国军杨森133师后,兵锋直指源潭铺,前队已进入十八里长岗弯道。车声隆隆,尘烟滚滚,炮声由远而近。贴着膏药旗的车队到了牛形山,前方出现了凹型地带,在此等候的钱大胡子领着数十人埋伏在山岗两边,山下的路被石头、树段拦住了。鬼子见车队被堵,不免一阵骚动,伏在草丛中的钱大胡子一声令下,前排举着膏药旗的步兵当场被从天而降的手榴弹炸得血肉横飞。但训练有素的鬼子很快稳住阵脚,架起袖珍迫击炮,对着两边伏击的山头丛林一顿轰炸,瞬时炮弹如雨,牛形山火光冲天,原准备打完就跑的匪帮很快被劈天盖地的炮火包围,死伤大半。

钱大胡子两眼赤红,将水烟筒在石头上摔了个粉碎,抽出一把大刀吼道:弟兄们,咱不活了,和小鬼子拼了!说完,领着残存的几个喽哕,一阵风似的冲向鬼子大队。

大路上,鬼子见几个衣衫褴褛的“野人”从长岗上踉踉跄跄冲下来,惊得都忘了开枪。直到钱大胡子冲到眼前,趴在地上的鬼子才搂开了机关枪。钱大胡子的大刀片还高高举在空中,胸前就被机枪打烂了……

眼前是一块布满荒草的土丘,家住附近年近八旬的宗族堂叔被我挽着,颤巍巍地指着说,那年的夏天出奇得热,跑鬼子反的人从山里陆续回来,发现牛形山被炸得千疮百孔,倒在两边的土匪横七竖八,血迹斑斑。钱大胡子是在山路边被找到的,早就血肉模糊了。不划算哪,牺牲了几十个土匪才换来三个鬼子的性命。

堂叔说,我父亲带人擦洗那一具具已经有些发臭的尸体,然后摆齐叠放在深坑里,注石灰,配小黄土筑牢深埋了。

堂叔又说,学大寨那年造梯田,牛形山人顶住压力,坚决不挖这座坟。乡亲们跪在领导面前,说这里埋的是一群义匪,是打鬼子的英雄,要保住他们的尸骨。公社书记动了情,挥挥手让派出所的人撤走了。

时值初夏,长岗上松涛阵阵,脚下是一层层有些腐烂的黄丛毛,面前的坟冢与山林为伴,日月相依,已悠悠度过了七十余载,它没有石碑,没有记录,更没有后人烧纸磕头!

随着知情的老人一个个故去,钱大胡子的匪事也将随风而逝!余家井至源潭铺之间正在改道,这座横在新路中间的坟包不久将被铲平!

我匆匆忙忙找到改道工程负责人,谦恭地递上烟,指着那隆起的孤坟,述说当年惊心动魄的一幕。

工程经理眼睛瞪得像牛蛋一样,土匪敢打小鬼子,够种!我一定安排人将这些尸骨全部捡干净,装好后选址埋葬!

钱大胡子和他的25位兄弟最终被埋在了长春湖对面的山腰上,一座巨大的新坟,面临烟波浩渺的长春湖,周围松林茂密,无人打搅,无人侵犯。

钱大胡子终于为自己和弟兄们讨来了一块好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