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救援

2020-12-23 06:56:35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20年12期

孙华友

遛弯遇险情

老邢干了几十年的派出所所长,最近退休了。猛地闲下来,他觉得浑身不自在,用他的话说,感觉自己成了个废物。这一天晚上,吃过晚饭后,老邢走出家门,沿着临江大道散起步来。快要走到跨江大桥时,他突然听到前方有人喊:“不好了,大桥上有人要跳江!”

老邢心中猛地一惊,出于曾经的职业敏感性,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朝前方的跨江大桥跑去。当老邢气喘吁吁地跑到桥上时,桥面上已经站满了人,他顺着众人的目光抬头一望,不禁腿脚发酸,头皮发麻:高高的桥楼边缘,站着一个黑影,江风中,黑影摇摇晃晃,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怕刺激到轻生者,老邢急忙出面疏散人群,可他忘了自己没穿警服,忙活了半天,也没人听他的指挥。就在这时,一位年轻帅气的警察挤进了人群,老邢一看,正是自己带了多年的徒弟陈雄。一看到陈雄,老邢心里有了底气,也找到了当所长时的感觉,在他的指挥下,陈雄很快就把围观群众疏散到了安全位置。

老邢仰着头,望着轻生者问陈雄:“这人的身份背景跟轻生原因搞清楚了没?”

陈雄摇摇头,说:“没有。”

老邢听罢,不禁皱起了眉头,如果搞不清身份、背景和轻生原因,要想跟轻生者搭上话,成功地把对方救下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时间紧迫,老邢急忙吩咐陈雄道:“你赶紧去问问现场群众,看有没有人知道此人的来历,要是没人知道,你也要想办法尽快搞清楚才行!”

听了老邢的安排,陈雄急忙跑到人群跟前,高声问了好几遍,结果令他大失所望,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知道轻生者的底细。就在陈雄一筹莫展之际,人群中有个年轻人突然开口道:“警官,你现在可以面对面建个群,把我们都加进去,让大家帮忙转发,人多力量大,转发多了,不愁找不到认识他的人。”

陈雄一听,这真是个好主意,他赶紧拿出手机,打开微信,面对面建了一个群,他把群命名为“全城救援”。在陈雄的感召下,现场群众纷纷拿起手机,积极进群。陈雄没想到,现场群众十分热心,他们不断把自己的亲朋好友邀请进群,随着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几百人的群很快就加满了。看到群众的热情如此之高,陈雄心头一热,急忙又建了个“全城救援2”群。

就在这时,轻生者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他高声哭喊着,一只脚也抬了起来,伸向了波涛滚滚的江面,看样子,他随时都有坠江的可能。

现场一阵惊呼。这时,突然有人喊道:“快看,又上去一个!”

陈雄心里一惊,他急忙抬头看,发现不知何时,师傅老邢已经顺着桥楼边缘,快攀到了轻生者所在的地方。陈雄见状,心头不由得一紧,毕竟师父年纪已大,爬这么高的桥楼,体力行不行不说,面对摸不清底细的轻生者,出什么状况都有可能啊!

现场所有人都在屏息凝神望着老邢。这时,轻生者一低头,发现了企图靠近自己的老邢。

“别上来!你再往上爬一点,我就跳下去!”

调查轻生者

轻生者一脸惊恐,冲老邢怒吼着,同时又抬起一只脚,踏向了江面。老邢两只手扒着桥楼的边缘,看到对方情绪如此激动,赶紧高声喊道:“你别紧张!你看看我,又老又瘦,对你构不成任何威胁。你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还怕我这个糟老头子不成?”

老邢一边说,一边暗中观察,发现对方是个身材瘦高、眉清目秀的大男孩,年龄应该不会超过20岁。

轻生者眼里满是敌意跟戒备,他上下打量了老邢一番,或许发现情况正如老邢所说那样,他一时沉默无语。老邢见状,又说:“你放心,你让我先爬上去,我离你最少6米开外。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聊聊,待会聊完了,如果你还想跳,我绝对不拦你,怎么样?”

老邢语气和蔼,又说得可怜兮兮,轻生者看着他犹豫了半天,终于向远处挪动了—下身子,算是默认了老邢的话。老邢心里一阵暗喜,他一用力,终于攀上了桥楼。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跟轻生者脚下,只有一道约50厘米宽的边沿可以站脚。

老邢无意中往脚下一看,顿时觉得头晕目眩,心慌意乱。刚刚只顾着救人,现在爬上来才知道,自己已身处十几米高处,下面一边是波浪翻滚、黑咕隆咚的江面,一边却是泛着冷光、坚硬如铁的桥面,自己跟轻生者无论掉到哪一边,都是凶多吉少。

就在这时,老邢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提示有短信来了。轻生者听了,身子猛地一震,老邢冲他呵呵一笑,说:“你别紧张,是我老伴发来的信息,她就在下面看着我们呢。”

老邢说完,掏出手机打开一看,正如他所料,信息是陈雄发来的:赵小龙,18岁,快递小哥,因工作失误被公司处罚,他向父亲求助,反遭父亲责骂是废物,因此受到刺激,才作出过激行为。他父亲已得知情况,正赶往现场。

原来,陈雄建的“全城救援”群还真起了作用,在经过无数次转发后,赵小龙的同事认出了他,并提供了这些资料。

看完信息,老邢明白了,作为一个男人,或者是男孩子,最在意自己在父亲眼里的形象了。压倒赵小龙的最后一根稻草,或许就是他父亲那句“废物”。

老邢像一位大夫找到了病人的病因,心中一下有了数,一个救援计划瞬间在他脑海中形成了。老邢决定凭借这些年的工作经验,发挥自己能说会道,特别是会讲故事的本领,说服赵小龙放弃轻生的念头。

拿定主意,老邢一脸爱惜地望着赵小龙,说:“小伙子,实话跟你说吧,在我跟你这么大時,我也跳过一次江。”

老邢一边说,一边偷偷瞥了赵小龙一眼。他发现,赵小龙听了他的话后,两眼亮了一下,也扭过头看了他一眼。老邢见状,心中又是一喜,按照以往的救援经验,只要轻生者对他的话感了兴趣,肯听他把话讲下去,那救援的成功率几乎百分之一百了。

老邢装作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叹了口气,说:“我像你这么大时,跟我父亲的关系闹得很僵。记得有一次,忘了具体原因了,我跟我父亲又闹了起来。当时我父亲气急了,骂我是个‘干哈哈不行,吃哈哈没够的废物。当时我万万没想到,在父亲眼里,我竟然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我一时气急攻心,就一个人跑到江边跳进了江里。”

老邢一番话,惊得赵小龙目瞪口呆,他完全没想到,眼前这个老头当年的遭遇,竟然跟自己今天的情形一模一样。

赵小龙忍不住了,他急忙问老邢:“后来呢?”

老邢斜了赵小龙一眼,慢吞吞地说:“后来,我被一位大叔救上了岸,大叔问我,我就把我的情况跟他说了。大叔听了我的事情后,就给我讲了个故事,自从听了那个故事后,我再也没干过傻事。”

赵小龙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老邢带上了道,他急切地问道:“那位大叔讲的什么故事?”

老邢忍不住呵呵一笑,说:“既然你想听,那我就给你讲讲。”

老邢讲故事

老邢轻咳一声,讲起了故事。

那位大叔说,在大集体的时候,他是村里的村长。当时村里有一个孤儿,由于缺乏父母教养,小小年纪就整天惹是生非,时间一久,他成了全村人都讨厌的野孩子。

那时村长年轻气盛。有一次,他当着全村人的面骂孤儿:“你活在世上,连一头猪一条狗都不如。猪喂大了还能宰了卖肉,养条狗还知道看门护院,而你却吃一口白瞎一口,你就是个十足的废物!”

村长是村里名望最高的人,他拿孤儿当废物,全村人就都拿孤儿当废物,久而久之,连孤儿都认为自己就是个废物。渐渐的,孤儿行为更为乖张,竟然开始祸害起村民来。要是有人打他,他不但不躲闪,反而嬉皮笑脸地说:“要打尽管打,反正我是个废物!”

有一天,村民们在清理集体牛栏时,清理出了一块圆圆的石头。这时,孤儿正在一旁看热闹,一个村民就用铁锨铲起臭气熏天的石头蛋,一边扔向孤儿,一边恶搞说:“这可是个宝贝蛋,给你了。”

谁知孤儿一看到石蛋,真像是捡到宝贝一般,也顾不得上面裹满了臭烘烘的牛粪,当即抱起石蛋,一溜烟跑了。村民们见状,都忍不住哈哈大笑道:“真是废物喜欢废物啊!”

从那以后,无论走到哪里,孤儿怀里都紧紧地抱着那个石蛋,时间一久,石蛋竟然被他摸索得溜光圆滑。

再后来,上级给村里配备了一台拖拉机。当时,拖拉机对村民来说,可是稀罕玩意,很多人一辈子也没见过,因此,全村人都跑到拖拉机旁看稀奇。

拖拉机手就是村长。他一高兴,就对村民们说:“别看这铁牛不吃草,但它的力气可大了,要不信,你们都上来,我拉着你们跑一圈。”不一会儿,拖拉机上就挤满了全村的孩子。这时,孤儿也抱着石蛋想往拖拉机上爬,谁知村长抬腿就是一脚,狠狠地踢在了他的屁股上。

孤儿被踹下拖拉机,也不恼怒,他笑嘻嘻地捡起掉在地上的石蛋抱在怀里。

一出村,就是一条陡坡路。在全村人的注视下,村长驾驶着拖拉机,载着全村的孩子,突突地往陡坡上冲去。与此同时,孤儿也抱着石蛋,跟在拖拉机后,屁颠屁颠地跑了上去。

拖拉机快要冲到坡顶时,突然冒了一阵黑烟,熄火了!拖拉机停了一会儿后,开始缓缓往下滑。坡路很窄,而且有一边是陡峭的悬崖,此时,拖拉机正冲着悬崖一边滑去,而且滑行速度越来越快。

村长只受过简单的操作训练,顿时吓得脸色煞白,脑子里一片空白。

村民们见状,都吓得连连惊叫起来,拖拉机上载的,可都是全村人的希望啊!就在拖拉机将要滑出路面的一霎那,孤儿突然举起怀中的石蛋,猛地塞进了拖拉机的后轱辘底下,拖拉机就像踩了急刹车一般,稳稳地停住了。

半天,村民们才反应过来,众人纷纷冲到拖拉机跟前,把自己的孩子抱了下来。此时,村长早已吓得浑身颤抖,刚刚要不是孤儿及时出手,现在全村的孩子恐怕都要毁在他的手里了。

最后,村长跳下拖拉机,他看了看车轱辘下的那块石蛋,再看看孤儿,最后扑通一声跪在孤儿面前,给他磕了三个响头。

故事讲到这里,赵小龙听呆了,他急忙问老邢:“后来呢?”

老邢呵呵一樂,继续编道:“后来,孤儿得到了全村人的爱戴,特别是村长,把孤儿当成亲儿子来养。再后来,孤儿也幡然悔悟,开始发愤图强,长大后,他不但娶了妻生了子,而且成了一位很成功的企业家。”

故事的结尾过于圆满,赵小龙听了,好久没说话。老邢看了看赵小龙,又道:“你知道孤儿最后是怎样成功的吗?”

赵小龙以为老邢的故事已经讲完了,一听还有反转,他急忙反问道:“怎么成功的?”

老邢哈哈一笑,说:“就是那块从粪堆里刨出来的臭石蛋!孤儿长大后才发现,那不是一块普通的石蛋,而是一块上好的玉石。就是凭借那块玉石,孤儿才有了创业的资本。”

陈雄让群主

故事讲完了,老邢也长舒一口气,说:“有句老话,说天生我材必有用,看来一点也不假,你想想,一块臭石头都有它的价值,何况人呢?”

听了老邢的话,赵小龙依然低头不语,老邢暗中观察,发觉他虽然不说话,但情绪已经平稳下来,看来,刚刚自己编的那个故事,还真起了作用。

见此情景,老邢决定把话挑明,他举起手机,冲赵小龙说:“赵小龙,实话跟你说吧。我刚刚得到消息,今天你丢的那份快递已经找到了,客户也取消了对你的投诉,你的公司也撤销了对你的处罚。还有,你的父亲得到你要轻生的消息后,正拼命往这里赶,他说他很后悔当时骂了你,他对不起你,他要向你道歉……”

老邢话还没说完,赵小龙早已热泪盈眶,他用力抹了一把眼泪,对老邢说:“大叔,您别说了,我也想开了,是我做得不对,从今往后,我再也不做傻事了!”

听了赵小龙的话,老邢忍不住眼眶一热,他伸出一只手,对赵小龙说:“好孩子,想开了就好。你小心点,慢慢靠过来,咱爷俩一块下去。”

赵小龙点点头,他侧着身子,开始慢慢往老邢这边靠过来。或许是站得太久了,赵小龙的腿脚有些不听使唤了,就在他的手刚刚握住老邢的手时,他突然脚下一滑,身子一歪,整个人连带着老邢,一同栽下桥楼,极速向桥面坠落下去。

顿时,现场一片惊呼,老邢的心也跟着身子一起往下坠:这回真完了……

不知什么时候,消防员在桥面上铺设好了救生气垫,老邢跟赵小龙重重地摔在了气垫上。一群消防员迅速围了上去,发现老邢跟赵小龙都安然无恙。

事发多日后,老邢被上级授予了“见义勇为先进个人”称号,并被有关部门聘为轻生者劝说员。赵小龙跟他父亲和好如初后,也回到了原公司,继续送他的快递。

有一天,陈雄找上门来,苦着脸对老邢说:“师傅,现在‘全城救援群已经发展到十几个了,我想着把这些群都解散了,可是群友们都不答应,他们说通过上次救援赵小龙那件事,让全城人都感到了温暖。我也觉得,留着这些群,说不定啥时候就会有用。可是,您老又不是不知道,我工作那么忙,哪有时间管理这么多群,要不您老……”

没等陈雄说完,老邢就明白了,这小子是看师傅退休后寂寞难耐,想给自己找点事做呢。想到这里,老邢心里一暖,嘴上却装傻充愣道:“好了,你小子就别在我这诉苦了。这样吧,你把群主都让给我吧,反正我现在退休了,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我为你小子分忧解难吧。”

—下成了十几个群的群主,老邢心里得意洋洋,谁说退了休就没了价值?自己这块石头,要再次发光发热呢!

就在这时,微信消息提示,又一个救援群满员了。老邢心头暖暖的:看来,又得再建一个新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