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草(原创)

2020-12-23 06:56:35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20年12期

魏炜

夜惊魂

晚上十一点,照往常来说,高欣然是该睡觉了,可今天却没有。因为鲁冰倩还没回来。他给鲁冰倩打了几通电话,不接;发了许多微信,不回;又发了许多条信息,也没回音。他焦灼地在房里走来走去,最后决定出门去迎迎她。

小区里异常安静,唯一的声音,就是卷动树叶的沙沙的风声。高欣然直走到小区门口,往路上张望着,见到一个身影正跌跌撞撞地往这边来,看着像鲁冰倩。他连忙迎过去。鲁冰倩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惊慌失措地说:“有、有个人……被、被我撞倒了,快、快去看看还有救没!”

高欣然忙着安慰她,说她一个弱女子,能有多大力气,怎么会把人撞倒。即使撞倒了,也不会有生命危险。鲁冰倩打断他的话头儿,急切地说道:“快去呀!”

高欣然就不再说哈,跟着鲁冰倩掉头往回走。

他们所租住的梦湖小区,位置比较偏僻,下了公交站,要沿着大马路往前走百十米,到一个大路口后右拐,然后沿着公园围墙外面的路走四五百米,再右转到往小区的路,走四五百米,才到了小区。白天这里还算热闹,可到了晚上,就少有人过,只有路灯发出惨白的光,树影婆娑,胆小的根本就不敢单独走。鲁冰倩说她胆子大,身体又好,从没怕过啥,却不想今天吓成这样。

走过通向小区的路,拐过弯来,就是公园墙外的路了。又走了百十米,鲁冰倩停住脚步,看着地上,狐疑地说:“明明就在这儿啊,怎么不见啦?”高欣然松了一口气,说道:“应该是没事儿,人家自己走了。咱也回去吧。”鲁冰倩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照着地上。忽然,她惊叫道:“你快看,血!”高欣然也看到了,地上有一摊鲜血,血中还有些白色物。鲁冰倩颤抖着问道:“这白的,不会是脑浆吧?”

高欣然吓得两腿一软,险些跌倒,连忙扶住了旁边的铁栅栏墙。铁栅栏墙上爬着月季枝蔓,手被刺扎到了,出了血,他也没觉得疼。鲁冰倩掏出手机报了警。

不一会儿,一辆警车风驰电掣般地开来了。两名警察跳下車,远远地问道:“是你们报的案吗?”鲁冰倩连忙说是。警察走到她面前,双方都不觉一愣。他们认识。警察是房东的儿子,名叫罗亦凡。罗亦凡问道:“怎么回事儿啊?”

鲁冰倩简要讲了。

鲁冰倩今天上小夜班,九点下班。她跟接班的同事交接完工作,又换了衣裳,然后走到车站去坐了公交车。上了一天班,她很累,上车后看了两眼手机,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快到站时,她才醒。下车后,她就急急忙忙地往家走。

走到这里时,忽然从阴影里冒出一个人来,她猝不及防,跟那人撞上了。那人微弱地呼叫了一声,就倒在地上。她虽然很想看看那个人怎么样了,可她毕竟是个女生,这时候四周又没人,胆子就小了,想着跑去喊来保安员一道看看。她跑到小区门口时,正好看到高欣然来迎她,就拉着高欣然过来了。

罗亦凡惊奇地问道:“可你报警说,有可能撞死了人。”

鲁冰倩说:“我怀疑他摔到地上,摔死了。你看,这里有血,还有脑浆……”

罗亦凡打开强光手电,只见地上确实有一摊殷红的血,还有白色的液体,是不是脑浆,他也不敢断定。他即刻紧张起来,赶紧叫同事来拉起了警戒带,又用电台跟局指挥中心报告,已找到现场和报警人,发现鲜血,但没有尸体,请通知刑警队。

鲁冰倩瘫坐在地上,脸色煞白,自言自语道:“我撞死了人,要蹲监狱吗?会不会偿命啊?天,我为什么要撞他呀!”她越想越怕,越想越委屈,竟捂着脸哭上了。

高欣然连忙安慰她:“你别怕。”他想不出该用什么话语才能安慰到她,只是说道:“你别怕,有我呢。”鲁冰倩仍是哭着,伤心地说:“有谁都没用啊。还得我去蹲监狱,还得我去赔人家的命啊。我怎么这么倒霉呀!”

罗亦凡不满地说道:“哭什么呀?等查清楚了再哭!”鲁冰倩止住了哭,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意外-之喜

鲁冰倩被带进派出所,先是做笔录。她把整个经过都详详细细地讲了一遍,甚至把时间精确到了每分钟。刚刚过去的事,她记得很清楚。罗亦凡仔细地记下每一个细节。讲完了,鲁冰倩问他:“我撞死了人,会判死刑吗?”罗亦凡摇摇头说:“不会。你不是存心的,这纯属意外。但是,要赔死者家属不少钱。”

鲁冰倩没说话。

鲁冰倩胡思乱想着许多事情,直到下午,她才昏昏沉沉地睡着。迷迷糊糊中,她听到罗亦凡叫她:“鲁冰倩,醒醒。”鲁冰倩睁开眼睛。罗亦凡说道:“我给你带来了两个消息。”鲁冰倩立时清醒了。她坐直了身子,紧张地看着罗亦凡。罗亦凡说道:“经过化验,那血实际是狗血。”鲁冰倩心里稍稍宽了—下。罗亦凡接着说道:“我们发了寻人启事,还没找到被你撞倒的人。所以,你可以先回家,但要保证随传随到。”鲁冰倩连忙说:“我保证!”

鲁冰倩把写好的保证书交给罗亦凡,罗亦凡收进材料里。鲁冰倩又问道:“那个被撞的人要是一直找不到,我怎么办?”罗亦凡摇摇头说:“得找到啊。不然,案子结不了,我心里也不踏实啊。”他抬手看了看表说:“我也该下班了。要不,你搭我车回去?”鲁冰倩连忙点点头。

但这一路上,两个人却再没说话。

鲁冰倩回到出租房里,高欣然还没回来。她又乏又倦,心里更是烦乱,也没心情做饭了,洗了洗脸,就回到自己屋,躺在床上。眼前闪过许多场景,都是不好的。她的前途,似乎就此跌进泥淖里。

鲁冰倩是个苦命的孩子。她家在偏远农村,下面还有个弟弟,是父母的心肝儿。她拼着命地考上了大学,父母只能供给她学费,生活费要靠她当家教来挣。毕业后她选择留在城里,只能选择合租,因为她得给家里寄钱,留给她自己的不多。所以当罗亦凡说她得赔给对方很大一笔钱时,她沉默不语。她不知道这笔钱要从何而来。

高欣然是她的同学,也是她的追求者,跟她的境况差不太多。当初要租房时,高欣然曾提议两人租一间即可,鲁冰倩坚决拒绝。她倒不是多保守,但她感觉跟高欣然还没到那一步。琐碎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她还留着几分梦想。

但现在看来,梦要碎了。

鲁冰倩正在抹眼泪,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她连忙擦干眼泪,然后出屋问道:“谁呀?”门外答道:“我是罗亦凡。”鲁冰倩心里一惊:他怎么来啦?她还是开了门。罗亦凡问道:“高欣然在吗?”鲁冰倩说:“他还没回来。”罗亦凡说:“你帮我问问他几点能回来。我问他几句话。”

鲁冰倩给高欣然打了电话。高欣然先问她在哪儿,鲁冰倩说她已经回家了。高欣然顿时高兴起来。鲁冰倩问他到哪儿了。高欣然说他已经下了公交车,正往家走,大约二十分钟后到家。鲁冰倩挂上电话,问罗亦凡:“你喝茶还是饮料?”罗亦凡说:“不用麻烦了,我就问他几句话。”鲁冰倩有些疑惑:“你们不是问过他了吗?”罗亦凡说道:“在迎你之前,他出去过,应该从那里走过,可他没说。”鲁冰倩愕然。

二十多分钟后,高欣然提着一兜菜,兴冲冲地进了门。看到罗亦凡,他怔住了。罗亦凡说:“我问你个情况。昨天晚上九点多钟,你是不是出过小区?”高欣然点点头道:“对,我去跑步。”罗亦凡说:“那你把跑步的路径和时间告诉我。”高欣然想了想,说道:“我大概是九点十分出的家门,九点二十出的小区,本来是想往大马路那边跑,可我忽然想撒尿,这才想起出门前忘记上厕所了,大马路那边没法方便,我就反着往那边跑。我跑了一个小时,大约是十点二十回的家。”

罗亦凡微微有些吃惊:“往那边跑的?黑灯瞎火的?”

高欣然说:“黑灯瞎火的才好方便。那边也是马路,就是人少。我一个大小伙子,还真没什么可怕的。”

罗亦凡问道:“那你碰到有遛狗的人吗?”

高欣然摇了摇头:“我没留意。”

罗亦凡明显很失望:“你要是往大马路那边跑,没准儿会碰到那个被撞的人,提供一些他的体貌特征,咱们或许还能尽快找到他。你往那边去,那边比较黑,遛狗的人一般都不去那边,你就不可能碰到他了。”

罗亦凡告辞走了。

高欣然急切地问鲁冰倩:“他们怎么会放你出来的?”

鲁冰倩说:“地上的血是狗血,我撞的那个人应该没大事儿。没有事主,他们只好先放了我。什么时候找到事主,看到事主的伤情,才好给我定责。”

高欣然想着,眉头却越皱越紧了,脸色也不好看。鲁冰倩问道:“你想什么呢?”高欣然问道:“你明明撞倒了一个人,地上怎么会出现一摊狗血?”鲁冰倩说:“我也不知道啊。”高欣然说:“这事儿真蹊跷。我心里怎么总觉得不踏实啊?”鲁冰倩叹了口气说:“我心里也不踏实。就算我没把人撞死,不用蹲监狱,可把人撞伤了撞残了,那也得赔人不少钱呀。我上哪儿弄钱去?难不成这一辈子,就给人家打工啦?”

高欣然嗔怪地说:“当时你就不该报警!”

不懈追踪

两天后的中午,鲁冰倩正坐在沙发里发呆,手机忽然Ⅱ向了,她抓过来一看,是罗亦凡的号码,连忙接听。罗亦凡说:“我带你去看监控。二十分钟后,你到小区门外等我。”鲁冰倩应了一声,就去换衣裳。

二十分钟后,罗亦凡到了。

他穿着一身休闲装,开着自己的车。鲁冰倩脑子里只想着警车和警察。罗亦凡的车都停在她面前了,她还是毫无反应。罗亦凡放下车窗,叫她,她才清醒过来,拉开车门上了车。她问:“有发现啦?”

罗亦凡道:“有个小小的发现。”

到了派出所,罗亦凡让她稍等,他到宿舍里换了警服出来,又开着警车,还叫上了一个小警察。鲁冰倩不解地问道:“你这是折腾什么呢?”罗亦凡说:“我直接开着警车去接你,人家肯定会说三道四,胡乱猜忌,对你不好。”鲁冰倩看着他,竞有些感动。她轻声说:“谢谢你。”

罗亦凡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来到交管局监控室,罗亦凡请人调出了那个大路口的监控,回放到那天晚上,从九点二十开始放起。从监控画面上,就能看到经过路口拐上公园墙外的人和车了。那时,路上人还算不少。有行人、骑自行车的、骑电动车的、遛狗的,还有小轿车。鲁冰倩问他:“看什么?遛狗的?”

罗亦凡摇了摇头:“当时太黑,你根本不可能看清你撞到的那个人,所以看也没多大用。但是,你看——”

监控放到九点三十二分,就见高欣然跑着步进入了画面。鲁冰倩不觉一惊:“他就是往大马路这边跑的呀!”高欣然跑到了监控探头下面,这就看得更清楚了。没错,是他。他跑过路口,跑出了画面,但可以想象,他顺着大马路跑下去了。鲁冰倩说,他也是习惯顺着这条路跑。这条路亮,不易踩到狗屎。罗亦凡蹙眉问道:“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谎呢?”

鲁冰倩摇摇头。

罗亦凡把监控录像往后快放了一阵,卡到了快十点,就见高欣然又进入了画面,跑回去了。罗亦凡说道:“说谎,肯定是有目的的。他说谎的目的是什么呢?从这段监控可以看出,到目前为止,一切还都是正常的。他如果做了什么,就是在下面这段时间内,地点就是在那条路上。我查过小区门口的监控,他确实是在十点十五分左右进的小区。十五分钟,他能做什么呢?”

小警察说:“咱们直接问问他。”

罗亦凡说:“咱什么证据都没有,直接问他,他就说记错了,那天什么都没干,咱们能拿他怎么着?”

鲁冰倩连忙问道:“我能帮你们做什么?”

罗亦凡看了看她,一时也无计可施。小警察看着监控录像,忽然说道:“有车经过,司机们没准看到了呢!”罗亦凡凝神去看,确实看到每过十来分钟就有一辆装满黄土的车出来,也有空车驶入。他在小警察肩上拍了一巴掌:“对,咱们先找证人!”

罗亦凡开车直奔梦湖小区。还差着一截,他看过往人不多,就停了车,对鲁冰倩说,从这里下车吧。鲁冰倩明白他的心思,点点头,开门下了车。罗亦凡就带着小警察继续开车往前走了。

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工地,准备建房,目前正在开槽。按规定,这些土要拉到一个地方去保存。羅亦凡看到那些拉土车就是从这个工地上拉走的土,那些司机应该能看到什么。他找到项目部经理,说明来意。经理爽快地说:“我帮你问问。”

拉土的活儿只能晚上干,现在工人们正在家里休息呢。经理给他们打电话,一个一个地问。可问了一圈儿,人家都说没发现什么。经理抱歉地笑笑,说司机们开车的时候,精力很集中,而且拉土车的噪音也大,他们没准儿没注意到啥。罗亦凡不好再说啥,只得告辞出来。

小警察有些疑惑地说:“那天晚上,除了发生撞人那件事,没发生别的事呀。你还想查什么呢?”

罗亦凡说:“一个晚上能独自出来的人,身体必然不会太差。可怎么跟鲁冰倩轻轻撞了—下,就会倒地不起?这之前发生过什么?后来他不见了,那又发生了什么?案子可能不大,但我想弄明白。给鲁冰倩一个交代,她才好心安。谁遇到这种悬而未决的事,心里都不踏实啊,连日子都过不好呢。”

小警察点点头,又有些忧心地说:“可没人看见,咱们还怎么查?”罗亦凡狡黠地笑笑说:“独辟蹊径啊!路也没有被完全堵死。”小警察问是什么蹊径,他说他还没想好。

鲁冰倩心绪烦乱,怕把业务搞砸了,请了几天假,还没去上班。下午五点多,她正准备做饭,忽然接到了罗亦凡的电话,问她是否在家。鲁冰倩说在,罗亦凡说他这就过来,让她稍等。鲁冰倩忙着洗漱了一番,又换好衣裳。

不一会儿,罗亦凡就来了。一进门,他就对鲁冰倩说要加她微信,给她发条消息。加完微信,鲁冰倩点开罗亦凡的信息一看,是一个重金悬赏的启事。大意是说,几天前的晚上十点来钟,本人下班后走在公园墙外的路上,忽然受到一条疯狗的袭击,幸亏有名过路司机见义勇为,开车把疯狗撞死,救下了自己。但那位好心人救完自己就走了,并未留下姓名。为表谢意,她特别寻找好心人,并奉上一万元感激费。后面还留了她的电话号码。

鲁冰倩大为吃惊:“你这是干嘛?”

罗亦凡说:“我先说说我的推理。”

就一个撞人事件,还有了推理,鲁冰倩兴趣大增,更何况这事儿还和她有关。她睁大眼睛,催促道:“你快说说!”罗亦凡就讲起来。

根据现场情况和监控录像,罗亦凡怀疑高欣然和后来的相撞事件有很大关系。他猜测,高欣然跑步回来的时候,遇到了遛狗人正在遛狗。可能是狗要咬他,他一气之下,把狗拎起来摔死了。遛狗人来和他撕扯,他一拳把遛狗人打倒在地,然后迅速逃跑。半个多小时后,鲁冰倩从此经过,遛狗人醒过来,又被她撞了—下,才会再度摔倒。只要找到目击证人,高欣然的谎言就会被揭穿。

鲁冰倩问:“那你为什么要写这个人撞死了狗?”

罗亦凡说道:“狗被撞死了,才不会继续追你,你才会感激他呀。”

鲁冰倩点点头,对几处不太讲究的文字进行了修改。罗亦凡说:“改得好。”鲁冰倩竞有几分得意地笑了笑说:“那当然。我上大学的时候就给小孩子当家教,改过多少作文呢!”她一时竞有些迷惑,自己面临如此的困境,竟然还能笑得出来。罗亦凡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放到她面前:“我是警察,这事儿不宜出面,就麻烦你啦。找到了真正的目击证人,拿到了证据,把这个奖金给人家。”

鲁冰倩忙推回给他:“这是给我排除嫌疑呢,哪能让你掏钱。”罗亦凡笑笑说:“你先拿着,以后还我就是了。你找个打印店把启事打出来,沿路张贴。”鲁冰倩答应了,急匆匆地出了门……

肇事者

鲁冰倩正在沿街张贴告示,高欣然下班回来,见到了,好奇地凑过来看。待看清了启事上的内容,他生气地问道:“你这是在干嘛?”鲁冰倩小声对他说:“寻找目击证人。”

高欣然扯下了电线杆上贴着的启事,把她拉到一旁,怪罪道:“你傻呀!现在哈都找不到,案子没办法往下进行,你也不用承担任何责任。真找到了被撞的老头儿,他这儿疼那儿疼的,要检查,要治疗,是病都能赖到你头上,你这辈子都甭想安生!”

鲁冰倩问道:“你怎么知道是老头儿?”

高欣然没好气地说:“猜的!”

鲁冰倩扯住了他的胳膊:“你跟我说句实话,那天晚上,你到底遇到了什么?我知道,你对罗亦凡说了假话。你是个爱干净的人,嫌那边路灯光线暗,容易踩上狗屎,又有拉土车跑,弄不好会弄一身灰土,所以你从来不去那边的。”

高欣然瞪圆了眼睛盯着她:“是那个警察让你来问我的?”

鲁冰倩说:“没有!我只是想知道真相。”

高欣然说:“没什么。我不喜欢他,就不想跟他说实话,看他能怎么样。”他顿了片刻,软化了态度,小声对鲁冰倩说:“冰倩,你可别犯糊涂,现在碰瓷的人可不少。找到了那个人,咱们的好日子就到头儿了。你想想,谁没一身病啊?都会赖上你。”鲁冰倩叹了口气,说道:“我做下的事儿,就得负责任。找不到他,我于心不安。”高欣然说:“那你贴吧,我回家做饭。贴完了赶紧回来。”鲁冰倩点点头,没再说话。

第二天,有人跟鲁冰倩联系,说他就是那个司机。

两个人约好在公园门口见面。

时间到了,来了个骑电动车的小伙子,个子不高,穿着工装,灰头土脸的,似乎从衣裳到头发再到脸上,都落着一层土。小伙子笑笑说,他叫曹悦,就在那个工地上开拉土车。天天在尘土飞扬的工地上干活儿,累得要死,也懒得洗了。鲁冰倩隐约闻到一股酸臭的汗味儿,不觉皱了皱眉,离他远了一点儿,然后问他那天晚上是怎么回事儿。

曹悦就一五一十地讲起来。

曹悦他们拉土,是按次数算的,所以他们尽量跑快,争取多跑两趟。那天晚上,曹悦先跑了一趟,回到工地又排上队,装了一车土出来,已经是十点多钟了。他加大油门,车子开得很快。刚过了通往梦湖小区的小路口,忽然看到一只黑狗从公园的铁栅栏里钻了出来,他再刹车已经来不及了。车轱辘直接压过了狗,他听到一声狗的惨叫。看到鲁冰倩的启事后,他就想到了这一幕,但不知道鲁冰倩说的疯狗是不是这只狗。但想想一天晚上在同一条路上压到两只狗的概率非常小,应该就是他了,他才联系了鲁冰倩。

鲁冰倩说:“已经有三个人找过我了,都说是自己压死了那只狗。你能不能拿出證据来呀?不然,我也不敢肯定啊。”曹悦想了想说,证据有,就是行车记录仪,他这就回去拷下来。鲁冰倩说:“好,我在这里等着你!”

曹悦骑上电动车就走了。

鲁冰倩给罗亦凡打电话,说有人来索酬金,讲的倒是那么回事儿,现在回去拷行车记录仪的录像了。罗亦凡也很高兴,说他今天值班,不能离开,拿到证据,先给他送到所里去。鲁冰倩应了,挂断电话。

可她直等到天黑,曹悦也没回来。她这才想起,也没留曹悦的手机号啊。罗亦凡打来电话,问她拿到手没有。鲁冰倩只好说,曹悦没来。罗亦凡说:“我去找他!”

半个小时后,罗亦凡带着小警察,找到了曹悦。他说:“跟我回派出所,把你的事情讲清楚。”曹悦还想反驳,可他看到罗亦凡的目光,竟没有反驳的勇气,就跟着他们上了警车。

讯问室里,罗亦凡说道:“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要求你负起相应的责任。知道我们为什么叫你来吗?”曹悦点点头说:“我开车撞死了人家一只狗。”羅亦凡说:“你把详细经过讲一遍。”

曹悦又把那天晚上的遭遇讲了一遍。但除了他给鲁冰倩讲的那些外,还讲了后来发生的事。他说他发觉压死了那只黑狗后,想到要是炖上一锅肉,该有多香啊。于是,他就停下车,回去捡狗。这时,他的车已经开出一百多米了,得走回去。还没等他走多远,就看到有个老头儿从铁栅栏上翻出来,大叫一声:“我的贝贝——”就向狗扑过去。曹悦怕人家跟他索赔,赶紧跑回车上,开车走了。他从后视镜里隐约看到,那老头儿好像摔了一跤,一直没起来。

罗亦凡又问了他一句:“你确定只压到狗没压到人?”

曹悦说:“我确定。我有行车记录仪。”

罗亦凡说:“你本来答应把行车记录仪拍到的录像给鲁冰倩看,后来怎么又改主意啦?”

曹悦沉默了片刻,这才说:“有人花了钱,不让我给她看。”

罗亦凡说:“你把经过详细讲讲。”

曹悦轻咳了一声,然后就详细讲起来……

金钱的奴隶

鲁冰倩跟曹悦要证据,曹悦就想到了行车记录仪,骑着电动车回工地去取。刚走出没多远,就被一个人拦住了。那个人说,你别把证据给她了,那是个圈套,给了你就倒霉了。

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那人才说,那个老头儿现在下落不明,公安局正在侦破此案。如果老头儿有个三长两短,曹悦就有脱不了的干系。因为一切都是从他压死了老头儿的狗开始的。那个女人傻,你别跟着犯傻呀。说着,那人就掏出两万块钱给了曹悦,让他别再提这个茬儿。曹悦也给吓出了一身冷汗,又有钱收,哪还会去见鲁冰倩?

罗亦凡问那人长什么模样。曹悦讲了,正是高欣然。小警察凑过来说:“咱们该传唤高欣然啦。”罗亦凡反问道:“传唤他,什么理由呢?”小警察说:“他在妨碍咱们办案。”罗亦凡小声说道:“老头儿找不到,咱们办的这个案子就没法定性。要是最后就压死了一条狗,根本就构不成案子,又怎么说他妨碍办案呢?曹悦的车上有行车记录仪,别人车上也有,咱们都给调出来,总会有发现。”

罗亦凡带着曹悦,又回到工地。

行车记录仪上的监控都调出来了,他卡好了时间段,和小警察一道看着。他先看的曹悦的行车记录。没错,跟曹悦说的一模一样,十点零八分,他撞到了一只从公园的铁栅栏里钻出来的狗。只是一条狗,并没有人。小警察忽然喊道:“看见了!”

罗亦凡连忙凑过去。小警察给他倒回去看。这是十点十七分,车灯照到了路边,就在公园铁栅栏上攀附的蔷薇花的阴影里,有个人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一只狗。一个人从远处跑过来,看样子像是高欣然。那个人抱着狗站起来,撞在了高欣然身上。高欣然对那人骂了几句,抬脚就踢,那人晃了晃,倒在路边。但这个场景很快就闪过去了。再下面,一无所有。

罗亦凡恨恨地说道:“难怪他一直说往那边跑了,就是在逃避!”他给高欣然打了电话,冷冰冰地说道:“你到派出所来一趟Ⅱ巴,有些事儿你必须得说清楚。别让我到你们公司或者你家去传唤你,那样脸面不好看吧。”高欣然马上意识到罗亦凡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说话才这么有底气,他连忙说道:“半小时后我就到!”

罗亦凡开车往回走,看到高欣然骑着电动车出来,往派出所的方向走了。他停下车,摸出手机,寻到一个电话号码拨过去:“班长,问一下,公园南边那几个小区,都谁管呀?麻烦你在群里发个消息,找一个几天前被打伤的老头儿,他的狗被压死了。快点儿啊,嫌疑人在我手里。”

等他挂了电话,小警察才问道:“你觉得老头儿遛狗会从南边绕到北边来吗?那也太远啦!”罗亦凡重新发动了车子,说道:“原先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寻找范围锁定在咱们所的这几个小区。但是,曹悦提到了一句,老头儿是跳栅栏出来的。他能跳出来,也就能跳进去呀。如果从公园横穿,就没多远了。”小警察笑:“这老头儿也是,竟能跳栅栏。”罗亦凡说:“他太爱他的狗了。狗从下面钻,他就从上面跳。狗被撞死了,他也晕过去了。”

他们回到所里,没过几分钟,高欣然就到了。他来到罗亦凡面前,明显带着几分讨好,小声说道:“亦凡,上回我跟你说了瞎话,你别怪我呀。还有个事儿,希望你能答应。”罗亦凡说:“你说吧。”高欣然说:“这事儿,别跟冰倩说。”罗亦凡想了一阵子,这才忽然想起来,那个女孩子叫鲁冰倩。他心里,早先是把她当租房客,后来当成了事主,并没记她的名字。对了,她叫鲁冰倩。他说道:“你能处理好就行,我可以不跟她说。”

进到讯问室里,罗亦凡就严肃起来:“你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详细地讲一遍。”高欣然点了点头,就老老实实地讲起来。

那天晚上,他跑步回小区时,因为路上老过拉土车,又刮起了南风,搞得路北侧尘土飞扬,他只好沿着公园的栅栏跑。谁知跑到半途,忽然有人抱着一只死狗站起来,死狗撞到他身上,狗血在他的衣裳上染了好大一片。他很生气,让老头儿赔,可老头儿痴痴呆呆的,根本不提赔偿的事儿,他一怒之下,就踹了老头儿两脚。他回到家,赶紧洗了衣裳,然后就去接鲁冰倩了。后来他听说警察正在调查这事儿,就害怕了。那两脚可用了些力气,是否把老头儿踹出了好歹,他也不知道,还是能躲就躲吧。于是,他就谎称事发当晚他是往另一个方向跑步的。那天下班时,他见鲁冰倩在公园门口等人,只怕是找到了目击证人,他就躲在一旁看着。听说曹悦回去拷行车记录仪的监控,他就拦住了曹悦,先吓唬他一通,又用钱去堵他的嘴。

罗亦凡气极:“你踹完他就跑了,没人管他,他会死的!”

高欣然吓得脸色煞白,哆嗦着问道:“你是说,他死了?”

罗亦凡没好气地说:“我不知道。”

高欣然稍稍冷静下来,一转眼珠儿,忽然兴奋起来:“我踹完他,他没事儿。你知道,后来冰倩还撞了他。他要是死了,就站不起来了,冰倩怎么还会撞到他?”

罗亦凡问道:“那若是鲁冰倩撞完他他就死了呢?”

高欣然脱口而出:“那是冰倩撞的呀,与我无关。我只对我踹的那两脚负责。”

罗亦凡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是班长的号码,连忙出去接听。班长说,那个老头儿找到了,身体无碍,痴痴呆呆的,说不清出过什么事儿,也没办法作为证据。罗亦凡的心里一轻,谢过了班长,回來让高欣然在口供上签了字。然后说道:“算你幸运,老头儿没事。你回去好好想想吧。”

高欣然高兴得一蹦三尺高:“他没事儿,那可太好了。哎,亦凡,我给曹悦的那两万块钱,能要回来吗?”罗亦凡摇了摇头说:“不知道。”高欣然欢天喜地地走了。小警察叹口气说:“这几天都白忙啦。”罗亦凡白了他一眼,说道:“怎么会白忙?起码,让咱们查清了整件事情,也开阔了思路。再遇到没有监控的,可以先查这个时间段里经过的车辆,再去查这些车辆的行车记录仪。还有啊,老头儿也可以跳栅栏。”小警察点点头:“罗哥,我记住了。”

罗亦凡给鲁冰倩打了个电话:“那个被撞的老头儿找到了,没事儿,你就放心吧。”鲁冰倩顿时高兴起来:“谢谢你啊。你把他的地址告诉我,我明天去看看他。”罗亦凡说:“明天我再帮你问问。”

鲁冰倩说:“明天晚上我请你吃饭。为了帮我查清这事儿,你没少费心。”罗亦凡很职业地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挂上电话,他心里暗暗地想:人和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毒草

罗亦凡刚走出宿舍楼,一只小黑狗跑到他脚边,围着他的裤脚转,还不住地在他的裤脚上蹭蹭。他不觉低下头,抚了抚小狗的头。小狗冲他“嗯嗯”地叫着。他喊道:“谁的狗啊?”

有人从窗口探出头来说:“刚收来的流浪狗。”

罗亦凡说:“我领走了啊。”

那人说:“好!”

罗亦凡把小黑狗抱上车。他下夜班,今天要倒休。他问到了那个老人的地址,得告诉鲁冰倩。

罗亦凡刚到小区门口,就见鲁冰倩气喘吁吁地提着一个大果篮出来。他忙停下车。鲁冰倩说,她要去看望老人。罗亦凡暗暗地想,真会省钱。这么老远,舍不得打车,得走好远才有公交车,下了公交车还得走好远。也难为她了。他说:“我正好没事儿,就送你一趟吧。”鲁冰倩也想到了路途太远,而她也有些力不从心,就没拒绝。罗亦凡下了车,把果篮放到后座上,让鲁冰倩坐在了副驾驶位。

罗亦凡调转车头,朝那个小区开去。

鲁冰倩真诚地说:“谢谢你啊。不然,这块石头会一直压在我心上,让我喘不过气来。”

罗亦凡仍旧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鲁冰倩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那咱商量商量,是不是可以给我减点儿房租Ⅱ阿?”

罗亦凡就笑了:“房租的事儿归我妈管。”

鲁冰倩不觉撇了撇嘴。

很快就到了那个小区。罗亦凡拎起果篮,对照着地址找过去。上了楼,找到那户人家,鲁冰倩上去敲门。敲了一阵子,没人应,对面的门倒开了,一位胖胖的大妈问道:“你们找谁呀?”罗亦凡问道:“大妈,这是吴大利家吧?”大妈说:“对。”罗亦凡问道:“他没在家啊?”大妈说:“在呢。等等,我给你们开门啊。”

大妈转身去拿门钥匙,一边走一边叨叨着:“老哥原本身体挺好的,就是有点儿痴呆。前几天啊,他出去遛狗,哪个缺德的把他的狗给撞死了。那只小狗,可是他的命啊。小狗一死,他就丢了魂儿,跟死了一样,不吃不喝。唉,他儿子在国外,我给他发消息了,他说过几天才能回来。”

大妈开了门,罗亦凡和鲁冰倩跟着她进了屋。却见吴大利合衣躺在床上,半睁着眼睛,面无表情。大妈过去说道:“大哥,有人来看你了。”吴大利仍没反应。大妈说道:“你坐起来,跟人家说说话呀。”吴大利一动不动。

这时,就见小黑狗跑进屋来了。罗亦凡怕闷死它,特意开了窗户,倒不知这小黑狗怎么从窗口爬出来,竟闻着味儿追到这里来了。它来到罗亦凡脚边,仍是亲昵地蹭着他的裤脚,嘴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鲁冰倩怕狗,往旁边躲了躲。吴大利扭头瞅了小黑狗一眼,眼睛一亮,迅速跳下床,一把抱住了小黑狗,兴奋地说道:“小贝,你果真没有死。小贝,你回来啦!”

罗亦凡和鲁冰倩退出来。

鲁冰倩兴奋地说:“你的小黑狗把老人唤醒了!”

罗亦凡也高兴:“真没想到会这样。”

鲁冰倩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我想跟你说,我准备搬家了。”罗亦凡微微一愣:“为什么呀?”鲁冰倩说:“高欣然说谎,让我心里很不踏实。经过这次事,我发现他没有担当,我也并不爱他。那天晚上,他到底做了什么?昨天晚上,他说去锻炼身体,可我看着他骑电动车走的。”

罗亦凡摇了摇头,继而淡淡地说道:“等你跟人交往久了,对人有了深刻的了解,你会发现,很多人的内心里,都长着一棵毒草,就是自私。一棵毒草看起来不算什么,力量很小,可很多毒草凑在一起,就可以拧成一股绳,足可以杀死一个人。吴大利的狗被压死了,他一伤心,昏死过去了。那么多司机路过,都看到了,没一个人施救,甚至没一个人报警。只因为狗血……”他慌忙住了口,转而说道:“一个老人,在路边昏死过去,多么危险啊。好在,他还活着,真是命大。”

鲁冰倩使劲地点点头。

罗亦凡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还不错。撞了他—下,就想到了报警。明明知道他没事了,还要来探望。若不是你来,恐怕他到现在也不会清醒。”

被他一夸,鲁冰倩倒不好意思了,脸上泛起了一层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