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语

2020-12-23 04:58:13 美文 2020年24期

安黎

请不要忽略风,轻贱风。就世间的万物而言,十日可以无雨,一日不能无风。

风是大自然的呼吸系統,更是保证生命不被窒息的须臾都不可或缺的供氧通道,一旦停摆,食品会霉烂,大海会腐臭,白云会休克,植物会枯萎,动物会消亡。风是有功之臣,但很多人却在嫉恨风。

风源于气流,又孕育于气流。风与气流,互为母子。

是风,将南方的暖湿气流北运;也是风,将北方的冷空气南输,从而促成气候的热凉转换与雨水的滋润大地。

风是塑造者,又是毁灭者。海水因风而波涛汹涌,树木因风而枝头摇曳,花朵因风而璀璨妖娆,瓜果因风而成熟甘甜,庄稼因风而蓬勃兴旺,春季因风而复苏温煦,夏季因风而变幻莫测,秋季因风而荒疏衰败,冬季因风而寒流肆虐。风,时而像情侣那般,含情脉脉,充满柔情蜜意;时而像暴君那样,唯我独尊,动辄大发雷霆。风一旦发起脾气来,狂躁而暴虐,狰狞而恐怖,以飓风、台风和龙卷风固有的歇斯底里,不分青红皂白地扫荡和摧毁着一切:屋顶被掀翻,航船被吹倒,树木被连根拔起。

人长年生活在风里,受之于风的恩赐,却未必能意识到风的存在。人时常被路旁的奇花异草所吸引,被街道的流光溢彩所引诱,被内心的欲望所劫持,被头脑的算盘所蛊惑,因此对三级以下的风,几近于毫无感知。唯有风疯狂起来,抚乱其头发,撩拨其衣襟,甚至激起的漫天尘土弄脏其面额,迷糊其眼孔,他或她,才会对风产生警觉。对风而言,无论你在意不在意,留意不留意,它皆无孔不入地游荡于尘世,出没于缝隙。

风是人最为牢靠而恒久的伴侣。信誓旦旦的友谊,走着走着就没了;海枯石烂不变心的婚姻,过着过着就散了;无比珍爱的日常用品,用着用着就扔了。唯有风,不离不弃,傍人左右,陪人终生。风不势利,不因人贵而慷慨,不因人贱而悭吝,不因人得势而逢迎,不因人潦倒而背离。风“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目睹过繁华,也目睹过凋敝;见证过姹紫嫣红,也见证过黄叶满地;偷窥过虎威,也偷窥过羊怯;饱览过狐笑,也饱览过猪哭……世间的秘密,皆逃不过风的炯炯之目,但风向来守口如瓶,从不将其外泄。

风并非完全是来自于大自然,也有可能来自于人的本身。人既是风的酿制者,又是风的传播者。人去往哪里,就把风带往哪里。这些人造的风,从人口出,从人笔涌,吹入人耳,掠过人心,或引发人心的抽搐,或激发人心的癫狂。人心千般错落,万般参差,并不整齐划一。有人的心很坚固,仿佛礁石,“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有人的心很轻浮,宛若羽毛,风轻轻一抖,就能将其移位。

有人是风的源头,有人是风的二传手,有人是风的中招者。那些风的制造者,像诡计多端的厨师制作面点那样,或搅入糖精,或混入香精,或渗入毒汁,而食用者,仅被面点表面的造型和直觉的口感所吸引,个个吃得津津有味。那些风的传递者,有眼无珠,有头无脑,既无法明察风的真假,也无法辨别风的正邪,只是一股脑儿地既全盘接纳,又全盘倾销,自己中风不算,还要让更多的人跟着中风。

不是所有的风,都有益于世道,有益于人心。有的风,是正风,比如开启民智、疗救民疾、拯救民灾、根治民穷的政策,犹如旭日,能融化冰冻,逼退阴暗;有的风,是邪风,比如劫掠民财、搜刮民膏、利用民愚的骗术,犹如黑烟,能污化空气,污染世态;有的风,是妖风,比如蒙蔽人心、扭曲人性、扰乱人脑、弱化人智的谣言,能混淆视听,颠倒黑白。

跟上风瞎跑,风朝东吹就朝东跑,风朝西吹就朝西跑。昨日惜之若珠玉,今日弃之若敝帚;彼时蔑之为泔水,此时羡之为琼浆……当追风成为一种大众化的习惯,当迎风舞动成为一种争先恐后的时尚,于是反倒是那些能在风中站立不动的人,就显得格外地孤独,又格外地令人心生敬意。遇到风刮来,不慌张,不卑躬,不屈膝,脚步依然稳健,心态依然透亮,不因风醉而迷路,不因风狂而丢魂,如此,才能既做风的伙伴,又不受风的摆布和愚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