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

2020-12-23 04:58:13 美文 2020年24期

周睦乔

我的父亲是一个有趣又聪明的人,他的肩膀就如他的心胸一样开阔。他说今天傍晚要陪我一起出来骑行。刚学会骑车的我正对骑车着迷。我更爱和我的父亲一起骑车,因为他高大的身材与宽阔的肩膀总能在无形中给予我安全感。

刚上路,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我的手总是不听话地左右摆动,控制不住车把,与这台向往自由的车子一起不听我使唤。在我父亲的指点下,慢慢地那个向往自由的心情妥协了,平和了下来,与我一起欣赏不远处河边的美景,听着鸟儿的鸣啭。天空的晚霞炫彩缤纷,与那火红的残阳溢出的橘红色余辉,把大地拓成了一幅美丽的画作。我不时地看看我父亲,他也不时地看看我,我们都被这壮丽的自然景观所折服。

每当我上坡蹬不动的时候,抬头看到父亲宽大的肩膀,心中就有一股力量源源涌出。渐渐的,我熟悉了车子的脾气。下坡时,和父亲一同体验了速度带来的乐趣,感受着迎面吹来的阵阵暖风。骑到接近河边的码头时,父亲突然停在了通向码头的路旁,我骑的太尽兴,冲出一段路才反应过来,掉头骑回到父亲身边。我眼睛瞪得很大,迷茫中透着疑惑,嘴张开来把想說的字吐到了嘴边,就在这时我的父亲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向河岸走去,我对他的举止很疑惑,最初以为他只是累了,可后来他越走越远,毫无回头的意思,我对他的不辞而别感到愤怒与恐慌,如受惊的雏鸟哭喊着向他冲了过去,他可能也为自己的不辞而别所感到愧疚,走回来把我高高举起,转了几圈,放下我后笑了笑,独自上了一艘小舟。小舟慢慢地驶向了河对岸,我追到了河边,可不管怎样哭喊都无济于事。

一只飞来的孤雁破空哀鸣,我呆呆地瘫坐在夕阳映照下那个被拉得很长很长的树影当中,看着父亲渐渐离去的身影,直到他那宽阔的肩膀也消失在水面上,我才缓缓地站起来,慢慢地骑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