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的额头顶起整个童年

2020-12-23 04:58:13 美文 2020年24期

胡艺昕

我总是以为,童年的正确打开方式应该有想象以及想象之外的甜。有时希望自己拥有唐老鸭的嘴巴,在和伙伴们游戏时换上它;有时想跟着丁丁去历险,想有一天去蚂蚁的地下宫殿里住一晚;就连背古诗的时候,也会常常纠结于自己以后是做李白好一些还是成为苏轼更好一些。

小时候的我最喜欢大海,总想到达海滨,亲吻大海的蔚蓝色。海鸥、远山、礁石、沙滩都在贪婪地靠近大海,尽可能地靠得近些。这也许是出于一种天然的亲近,天然的热爱。总感觉年幼的我与大海的灵魂是最为接近的。在这样的亲近中完成一次次的拨云见日,渐渐地我发现,我或许属于那抹最温柔的蓝色。

这天,我终于到了梦寐以求的海洋馆,好像打开了一本蓝色的童话书的封面,带着千里奔波的饥渴,带着稚气未脱的心灵,去亲近那个离梦最近的地方。在我的记忆里,海洋馆的颜色无疑是蓝色的。蓝色是充满稚气的颜色,是睿智的颜色。我看到了和我年纪相仿的蓝色精灵。哦,这海洋的精灵,你们是这本蓝色的书中最优美的字句。我听到了来自海洋的呼吸,水花清脆的铃声,你们的叫声是最优雅的歌声,是散发着海香的一个个亮色的标点!

我看到了,充满着大海韵度的眼睛,我看到了它眼睛里的我,渐渐地与这片蓝色交融,我的年轻与稚气在蓝色里面飘散,也让蓝色年轻起来。

此时一种莫名的东西开始向我涌动了,同天、同地、同心连接,在你的额上顶起。那仿佛是莫扎特琴键上跳跃的月光,是陶渊明笔下躲藏着的秋菊,是朱自清走过的荷塘……全部盛在了我的心里面。这片蓝色拥有着这些海豚,这些海豚拥有着一个像我一样属于蓝色的梦,这蓝色的梦只属于这片蓝色,也只属于我记忆里的童年。

與海有关的事物总能让我真正走入童年记忆的最深处,于时间的拐弯处找到最真实的那个我,让我可以在那里遇到曾经的那个我。那个我与我不同,他单纯、幼稚,或许还有些孩子气;但那个我又与我相同,他年轻,有远方,在去往远方的路上。

关于蓝色的记忆成为了童年记忆的底色,渗透在我的灵魂之中。仿佛蓝色就属于我,我的童年也一样属于这蓝色。如果可以,我想做一个长长的梦,在梦里,梦到那抹蓝色,梦到那个可以被海豚的额头顶起来的童年。

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在离开海洋馆的时候,我心里最强烈的愿望就是还要再来一次。我想,如果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有了再来一次的渴望,那么这件事情一定是沁入了人的心灵。这样的蓝色,已然成为了我童年的一部分,也成为我成长的一部分,甚至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现在的我多想再来读一遍那本蓝色的童话书,我是否,还能读得懂?

多想回到童年的海洋馆,再看一场海豚的表演,我是否,还会找到童年的乐趣?

多想再回一次童年,享受那段像鲜香牛奶一辈子再难有的时光,我是否,还会像小时候一样有勇气去摸这蓝色精灵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