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未眠

2020-12-23 04:58:13 美文 2020年24期

杨子珍

穿梭于生命的纵横阡陌中,或见落花翩飞,衰草盘桓,或经流水人家榆柳娉婷,或恍然听见幽寂山谷中婉转的鹂声,或一路尘满客袍。

海子曾说:“要有朴素的生活和遥远的梦想,即使明天天寒地冻,路远马亡。”如今,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中,有多少人汲汲于富贵而出卖自己的灵魂,有多少人为了自己的名利而典当了最初的梦想与追求?

小时候总是憧憬高大而又闪耀着神圣光芒的摩天轮,总觉得这是一个无比伟大的艺术结晶。只想着我的梦想与希望会通过它传达给天空。深邃渺远而又无比蔚蓝的天空,会触动我内心那根敏感的心弦,以为这就是幸福。摩天轮的每一根轴都好像是一件精美绝伦的工艺品,好想去看一場星际流星雨,当然还是坐在摩天轮上,我还会许愿呢!许什么愿呢?这还得好好想一想。

十三岁时,常常喜欢在午后的阳光下,惬意地眯着眼,坐在舒适的小凳子上,读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我喜欢阳光,我无比热爱着一切光明的东西,当然,也崇拜着马尔克斯,我也喜欢痴痴地发呆,甚至连泰戈尔的一句:“正午的时候你走了。”都能想一个下午,当读到“一百年后你走了,读着我的诗的读者啊,你是谁?我不能从清晨的花园里采一抹晚霞送予你”时,心里便泛起一阵阵涟漪,我喜欢闻这时阳光的味道,温热的,甜蜜的,忧愁的,有一点点小朦胧。

十四岁时,接触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童话与动画片,在宫崎骏的手掌中,我才真正嗅到的是童话的色彩。他笔下的少年,风景,都有眼睛,纯净而又透明,没有瑕疵,没有污秽,那是婴儿的眼睛,乌黑发亮,会净化人世间一切罪恶,那定格的风景:花海、旷野、郊外、树林、古寺、风车、小屋,还有蓝色的纯粹的天空。我想住在一大片薰衣草的花海里,建一所小木头的红房子,风车在旁边懒洋洋地转动,清澈的溪水会流经我的小房子,而我会轻轻吟诵着这诗意。我还会养一匹马,什么颜色的都好,只要它有清澈的眼睛,像飞鸟,像千寻,向苏菲,像哈尔,像那借东西的小人。

十五岁时,我喜欢上了远方,喜欢安德鲁·休斯的彼岸紫丁香,我会在地图上感知着这个色彩纷呈的世界。在哈瑙,我会去参加格林童话节,在浪漫的菲利普斯鲁尔城堡前,去臆想格林童话,去卡塞尔看白雪公主,去沙巴堡看睡美人,去捷克的布拉格邂逅长鼻子匹诺曹,我将会发现布拉格木偶的灵魂。既是远方,为何不去追寻?又有什么理由能阻挡前进的脚步,或许也会发现印第安狼人与吸血鬼。

十六岁,还未来临,想拥有些什么呢?我会背起行囊四处走走,将风景装进我的袖珍小相机。想去大学的校园里去抱一棵几人也围不住的古木,去倾听它百年来的孤独,去买大大的海绵宝宝,还希望有人送我玫瑰花,装在大木桶里,不加修饰,要红的发黑的颜色哦!

无奈于时间流逝,终千年,未见来者,穿越空间的洪荒,追随我的,原来只剩那份残影。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因为有梦,所以才会想;因为会想,所以绽放。

司汤达说:“我从地狱来,要到天堂去,正路过人间。”人间么,风云变幻,世事难料,但也唯有人间,才有机会去追逐彼岸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