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CD

2020-12-23 04:58:13 美文 2020年24期

刘典

“我走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你说着,从包里翻出了一张CD,显然它是最受主人宠爱的一张——那银色的表面上一道道不规则的划痕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泽。

“这是什么?”

“一种声音。”

然后,你便离开了这座小城,去开启你全新的人生——你带走了我们三年的情谊,留给了我一种声音和无休止的回忆。

我轻轻地按下了开始键。有一种声音开始轻抚我脆弱的耳鼓,像三月的春风润湿着被整个冬天干涩了的肌肤,继而流转到身体各处,然后缓缓渗入内心……那氤氲在心灵深处的记忆宛如礼花般徐徐绽放。这一刻,我终于体会到了一句话的含义:瞬间便是永恒。

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你时的情景,想起了你那小鹿般胆怯而自卑的眼神。当时你正在准备演讲比赛,就在临上场前你突然找到了后台年龄相仿的我,搓着手问我是否紧张。忘了怎么回答你,只记得你一袭红色的连衣裙,永远停驻在我对你的最初的记忆里。也许,那时的我们从未意识到青春里我们成了彼此的灯。

我又一次听起了那张CD——声音有些模糊,是一个男中音在浅吟低唱,似乎带着一种随风而来又随风而去的忧伤,似乎在遥远的天堂里轻轻地吟唱。清幽,柔美。它适合任何幸福抑或是不幸的人们去聆听。

你告诉我你出生在一个世代怀有建筑情怀的家庭。在你出生前,父母已为你拟定好了未来。而你却喜欢文学,喜欢残雪、海子,喜欢尽情地读,胡乱地写……但因为家族的梦想与责任,你选择了理科。你说你真羡慕我,可以看自己喜欢的书,可以写一段最真的文字,而你的棱角已被打磨殆尽;你说理科生一脸茫然地问你“杨绛先生”为什么是个女人,而你把张爱玲埋进了方程式里却未能开出一朵绚丽的花……我更是忘不了,你一次次说“为了我们这个家族我一定要学好建筑”时那一脸的倔强。

第三次听这张CD 的时候,正是暖阳当空的五月。看了CD 封面上關于他的介绍——一个行走在孤独中的人。一丝秃顶也好,身材不佳也罢,一切在这梦幻般的声音面前都已微不足道。就像你说的那样,生活本身给你的不是一种外在的东西,而是一种内在的感受。

比如幸福,比如不幸。

你又说现在的你只有选择去拼,为了幸福,为了承诺。一些事情既然无法改变,就要去接受,这才是最真实的生活——何况,建筑本就是一种凝固的艺术……

这种声音让我甘愿一头栽进回忆,纵使回忆是一种痛,也让人痛并快乐着。你留下了一种声音,温暖地包围了我,我心甘情愿地浸没在这优雅的声线中;你更给我留下了一份记忆与感动,以及永久的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