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2

2020-12-23 04:58:13 美文 2020年24期

李承烨

晚上九点,长安街的灯火格外明亮,最引人注目的天安门广场上人群簇拥,霓虹纷然。黑色的天空中点缀着一个个小眼睛,北京夜景真美!我摇下车窗,六月份凉爽而又些许潮湿的风抚上我的面颊,让我瞬间仿佛忘了身在何处。

我们一家三口坐在爸爸单位的车上,去机场为即将出国工作的爸爸送行。这,是我第一次去机场送人。爸爸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小声在接跨洋电话,我很希望他能回过头来和我聊天,于是为了吸引父亲的注意,我开始故意叽叽喳喳地指着窗外的夜景“哇”“天哪”“美啊”大声赞叹起来。我的赞美声盖过了导航的声音,司机错过了一个转弯,我们要绕道而行了。母亲轻蹙起了眉头,斜着眼瞪了我一下,我低下了头,默默嘟了嘟嘴。父亲坐在前排,他高大的背影映入我的眼帘。他穿着蓝色衬衣,看上去就好像一小片蓝色的海洋,他肩膀很宽,让那一小片碧蓝的海显得十分宽阔。我悄悄探身,把头伏在父亲的肩膀上,他的身上有如浪花一般的恬淡的味道。这时父亲挂了电话,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回头摸了摸我粉粉的脸颊,宠溺地朝我眨了眨眼,这一下子驱散了笼罩在我头顶的阴云,我俩一起回头看了看气鼓鼓的妈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车辆疾速行驶,我们终于到了机场。我跳下车,“爸爸,我来帮你推行李吧!”说着,我拿起了他最大的行李箱。行李打包器旋转着,透明的塑料薄膜不断从中喷出,很快行李被裹得严严实实。我推着打包好的行李箱,万向轮飞速旋转,紧紧跟在父亲那高大的身影后。突然想起父亲带我在北海公园滑冰的情景,我开始模仿滑冰,推着行李使劲儿跑,超过父亲之后,两脚尖翘起来,“呲溜”一声,停在前面。爸爸赶过来后,我就再重复一次。有时,我故意停下来,让父亲走远,在穿梭的人群中寻找那海洋般湛蓝的高大背影,奔跑着赶上去,“呲溜”一声,停在父亲的影子里。妈妈一直在旁边小步快走冲我翻着白眼,但她根本不知道,此刻的我有多希望和父亲再去一次公园滑冰。

父亲大步流星,我们很快来到了值机窗口,他迅速取出证件,交给值机人员。工作人员查验后,一脸无奈地说:“先生,抱歉,航空公司临时调整了值机柜台,请您到J32。”这可怎么办!那儿可远着呢!我感觉到了妈妈责备的目光,她的小宇宙仿佛正在聚集一股股强大的气流,马上就要爆发了!我偷眼看了看妈妈,她的脸上写满了焦急两个字,我有些自责,沮丧地低下了头。登机时间已经临近,我们一起推着装了六七个行李箱的手推车,一路小跑。我头脑一片空白,一方面怕父亲耽误了登机,另一方面又想让时间过得再慢一些,甚至希望拥挤的人群再多一些,或是我在奔跑中突然摔傷,父亲航班延误,可以留下来再陪我几天……

终于办好了登机手续,父亲牵着我的手,来到了登机闸口。“承烨,我马上进去安检了,你们回去吧,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要上学!你好好听妈妈的话,爸爸很快就回来了!”父亲轻轻抱了抱我,拍了拍我的肩,转身要走。他那海水般湛蓝的背影,可能马上就要消失在拥挤的人流之中。“再等一下!”妈妈仿佛知道了我的心意,“我们来张合影!”爸爸迅速转身走过来,搂着我的肩,微微一笑,我却再也笑不起来了,只是呆呆地比划了个“V”字手势。当父亲再一次转身走向闸口,边走边转身回头张望,向我招手,又转身回去,我鼻子一酸,不禁潸然泪下。我多想抓住这个高大的蓝色背影啊!一股咖啡的清香扑鼻而来。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那个惬意的周末,我和爸爸在星巴克中享受着摩卡与巧克力司康,悠闲地听着音乐。我多么希望时光停止,爸爸能和我度过这美好的夜晚啊!但现在的我,只能把头埋在妈妈怀里。妈妈的怀抱暖暖的,我的泪水凉凉的。那蓝色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了拥挤的人流之中,闸口处空空留下了探头张望的白发翁媪,挥手道别的中年父母,依依惜别的年轻友人,还有脸上挂着泪珠的我和妈妈。

我跟着妈妈走出机场。回到车上,一股烟味在鼻孔间徘徊,唉,刚刚司机一定又偷偷抽烟了,我不禁想起父亲身上恬淡如海洋浪花般的味道。车开了起来,我望见一架起飞的飞机,那会不会是爸爸的飞机呢?亮如白昼的长安街上仍有些许游人漫步而行,夜空中点点繁星发出的微弱的光,仿佛父亲在我耳边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