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重而行:盘点欧洲军用运输机(下)

2020-12-29 08:15:12 兵器知识 2020年12期

选锋

比利时空军的巴西制ERJ-135LR商务机

西欧:欧美兼容

比利时

驻扎在梅尔斯布鲁克空军基地的比利时空军第15运输机联队使用混合机型,同时承担着战略运输、战术运输以及空中加油任务。该联队下辖的第20中队编有9架C-130H“大力神”,是运输任务的主力。比利时的“大力神”交付于1972~1973年间。为谋求升级更新,比利时空军已经订购了7架A400M,目前这批新型运输机正处在交付和换装的过程中。

同属第15联队的第12中队则配备了多种商用飞机,包括租借自葡萄牙的空客A321-231、2架ERJ-135LR、2架ERJ-145LR、1973年购买的2架“猎鹰”20E和1995年购入的1架“猎鹰”900。

英国

英国皇家空军的空中机动部队(AMF)驻扎于牛津郡的布里兹,此地是英国空军规模最大的基地;构成英国战略/战术空运和空中加油机部队的实力,则包括9架空中客车A330“旅行者”、14架C-130J“大力神”、8架C-17A“环球霸王”Ⅲ四发战略/战术运输机和大约20架A400M。

驻扎在布里兹的各型运输机,被分别编入第10、30、47、101、206等5个作战中队和第24、70这两个作战转换中队中。作战中队担负着各种战略性和战术性空运任务,作战转换中队则负责培养各型运输机的机组人员。

从机型搭配看,英军的空运力量配置得比较均衡,在欧洲国家中绝无仅有的C-17自然是战略运输机,C-130涵盖全方位的战术空运需求,而A400M则力求实现战略性和战术性空运的兼容。

英国空军共订购了22架A400M,于2014年11月17日在布里兹接收了第一架,目前列装进度已接近尾声,预计在2021年全部完成。两个转换单位第24和第70中队不仅负责培养A400M机组,而且重在测试和扩展A400M的战术能力,据称目前已形成全球部署能力。

空中近观英国皇家空军A400M

欧洲国家中只有英国单独装备了C-17战略运输机

A400M的交付极大地优化了英国空军运输机队的构成,此前其多款老式飞机的平均使用年份已高达42年,新鲜血液注入后的平均机龄已降到了个位数。按照英军自己的说法,“已从倚赖常规程序和操作方式的传统机队发展成非常易于维护的高度现代化的运输机队”。

不过,尽管英国空军非常看重拥有航程和载运能力优势的A400M的战略定位,但当前这种运输机仍只能履行战术运输职能,该机是否能够发挥其全部角色能力尚有待时间的检验。

荷兰

荷兰皇家空军的小型运输机队以埃因霍温为基地。1架KDC-10三发运输/加油机、1架“湾流”Ⅳ商用飞机和1架多尼尔Do-228-212双发涡桨运输机构成了第334中隊的全部实力,而负责战术运输的第336中队则使用2架C-130H和2架C-130H-30。

虽然规模相当有限,但是装备KDC-10让荷兰成了拥有战略运输/加油机的最小的欧洲国家。早在1995年,荷兰空军就引进了两架KDC-10,此后在2011年4月又购买了第三架,不过受国防经费削减的影响,如今就只有硕果仅存的一架了。同样只此一架的“湾流”Ⅳ也是在1995年加入第334中队,用于跨大西洋的贵宾运送。

与C-130的其它欧洲用户相比,荷兰空军引入“大力神”的时间算是比较晚的,在1994年列装了两架新型的C-130H-30。在这种战术运输机入役后的初期,曾一直配置在第334中队,而在引入KDC-10之后,为避免一个飞行单位的规模过大,荷兰空军才把第334中队一分为二,新组建了第336中队,后者使用C-130专注于战术运输。

近年来,荷兰空军的运输机队小则小矣,却很活跃,先后参与或支持过北约或联合国的多项行动,飞行目的地清单上包括阿富汗、厄立特里亚、吉布提、吉尔吉斯斯坦、伊拉克、利比亚和马里……

正为F-16补充燃料的荷兰KDC-10加油机/ 运输机

法军第二架A400M的入列现场

法国

刚刚在2020年9月更名的法国空天军拥有庞大的运输机队,集中编在空中突击和支援旅(BAAP)的序列中,其构成包括分布在4个空军基地中的10个一线中队和两个作战转换中队,使用的机型既有老化的C-160R、CN-235和C-130H,也有新型的A400M。

法国空天军现有21架C-160R,尽管架数和以往的高峰期不可同日而语,但仍然是装备数量仅次于CN-235的法军第二号主力运输机。在1981年升级了空中受油能力之后,原来的C-160F更名为C-160R,此后另有两架被改为电子战飞机后称为C-160G“加布里埃尔”。C-160R集中装备了埃夫勒第105基地的第2/64“安茹”中队和第1/64“贝阿恩”中队,奥尔良第123基地的第3/61“普瓦图”特战中队也装备了几架,此外还有若干架部署在吉布提和尼日尔的法军海外基地。

法国在1987年接收了12架“大力神”,上世纪90年代又对从扎伊尔购入的一批二手飞机进行了翻新,从2017年到2019年还购入了几架最新型号,目前共有14架“大力神”在役,包括C-130H和C-130H-30两种型号,使用者主要是第2/61“弗朗什孔泰”中队和第3/61中队。出于对发动机适应性的担心,法国人很少在非洲使用他们的C-130。

第105基地的第1/62“韦科尔”中队和第3/62“旺图谷”中队使用的是CN-235-200和CN-235-300,这些飞机购自2010年,实际上是为了弥补A400M交付延误的一种补偿手段。法军在法属圭亚那的反走私行动中使用过CN-235,这种灵活而稳定的运输机能够在热带雨林地区未经铺设的土质跑道上起降。

自2018年起,法军开始缓慢地接收新订购的12架空客A330MRTT加油机,要完全替换掉第1/60中队的3架空客A310和2架A340,以及执行空中加油任务的其它机型。号称“未来加油机”的A330MRTT具备接收来自“阵风”新一代侦察吊舱(RECO-NG)的数据链路图像的能力,可以最多运载271名兵员,也能扮演医疗后送角色,是法军所看重的新一代多面手机型。

法国空天军订购了高达50架A400M,第一架已在2013年夏天交付,目前装备近20架。和英国一样,法国人也存在着A400M是战略飞机还是战术飞机的困惑。A400M理论上可以一次性投送116名伞兵,但目前实践的最高记录仅为30名。不管怎样,“欧洲运输机”毕竟为法国空天军的运输能力注入了新的内涵。

捷克空军“绿色”中队的C-295M运输机

法国空军A400运输机内景一览

中欧:坚持本色

捷克

捷克空军的运输机队集中在布拉格-科贝里机场的第24空军基地,主要任务是空运兵员、物资、政府官员和外国重要人员,同时还承担着北约的部分医疗后送任务,以及适度参与侦察飞行。

第24基地共部署了3个中队,其中两个配备固定翼飞机,一个使用直升机。被称为“白色”中队的第241中队专门用于兵员和贵宾运送,主力装备是2架空中客车A319CJ,其中一架可容纳42人,主要用于贵宾服务,另一架经过改装最多可运载98名士兵。

“白色”中队还有两种小型商务飞机。一架庞巴迪CL-601公务机可搭载15名乘客,在2015年完成大修后延长了使用寿命。2架属于冷战时期产物的雅克-40三发短程运输机虽然早就到了被替换的时候,却以其惊人的可靠性继续活跃在一线。捷克国产的L-410双发运输机自然也在这个中队占据着一席之地,用于伞兵投送和空中测绘。

第24基地的另一个固定翼飞机单位是称作“绿色”的第242中队,装备4架C-295M,主要负责部队和物资运输。该中队近年来频繁参加北约军演,机组人员在近似战斗的條件下积累了不少战术飞行经验。

捷克空军对于战略空运并无雄心壮志,不过也在考虑购买更大号的飞机,比如C-130或者巴西的KC-390,但受到各种条件制约,这类意向在2025年之前都不太可能实现。

JAS-39“鹰狮”战斗机伴飞下的匈牙利安-26运输

在奥地利国庆日做静态展示的C-130

斯洛伐克

斯洛伐克空军号称编有一个运输机联队,实际上就只是驻扎在库奇扎空军基地的第1运输机中队。该单位目前保有7架状态参差不齐的L-410运输机,几年前还在服役的两架安-26已经退役,由两架C-27J“斯巴达人”取而代之,其中一架安-26成了斯洛伐克共和国武装部队博物馆的一件藏品。

匈牙利

从运输机的情况看,匈牙利空军仍保持着前华约国家的本色,其唯一的运输机单位——隶属于第59战术联队的第3运输机中队,仍然在使用3架安-26。从1974~1976年,匈牙利空军曾经先后接收过10架安-26,不过那批飞机早已退役,第3中队目前使用的安-26,是2004年从乌克兰购入的一批飞机中的幸存者。

很显然,匈牙利空军需要新的运输机,但前提是要有足够的资金。曾几何时,由安东诺夫设计局打造的安-26——这种稳定可靠的涡桨运输机广泛服务于保加利亚、捷克、波兰、罗马尼亚、斯洛伐克甚至是德国,但如今绝大多数安-26都已经消失了,它们所遗留的位置由C-27J或C-295取代。不过匈牙利空军的“坚持”再度证明了安-26的优点:使用成本低廉,结构牢固可靠,拥有苏联时期军工产品的典型品质。

奥地利

从2003~2004年初,奥地利空军从英国空军获得了3架二手C-130K,全部交付到了林茨-霍辛基地的空军运输机中队,成为空中支援司令部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后在2015年,奥地利又从英国购入第4架C-130,不过是作为备件机使用。当前,3架一线的奥地利“大力神”都状态良好。

由于资金有限,寻求替换运输机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奥地利空军把预算重点放在对C-130的定期维护以及技术升级上。奥地利“大力神”已经更新过航电设备,包括新的自动驾驶仪、雷达高度计系统、飞行管理系统、备用飞行显示器等,此外还用多功能LCD显示器替代了之前的模拟飞行仪表。

除了本国及北约框架内的行动,奥地利的这3架C-130K还曾活动于科索沃、黎巴嫩、马里和中非共和国,也曾应丹麦空军之邀前出格陵兰岛,参与对当地丹麦空军的补给运输。

斯洛伐克使用的 L-410双发运输机

德国

欧洲传统强国德国是唯一一个从来不曾使用美国C-130“大力神”的北约国家,显示出独特“个性”。德国周边的邻国比利时、荷兰、法国、丹麦、奥地利都是这种美国战术运输机的常年客户,但德国始终不在此列。

德国空军的空运实力由3个运输机联队(LTG)和一个特别空勤分队(FBS)组成。第61和第63联队均使用C-160D运输机,第62联队则装备A400M,特别空勤分队主要执行贵宾运送任务,配备的机型包括多种商用飞机。

德国空军的C-160列装于上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最多时超过110架。以慕尼黑附近的兰兹贝格为基地的第61运输机联队是这种运输机的头号使用者,但近年来装备数量持续削减,目前只保留了数架用于训练。驻扎在霍恩的第63运输机联队则仍保持着可观的实力,两者相加共有42架C-160D在役,而根据2016年启动的延寿计划,德军的C-160D至少在未来几年内都不会完全退役。

驻翁斯托夫的第62运输机联队使用新型A400M。此前,这款运输机的交付延迟给德国空军升级空运能力造成了巨大影响。德国空军对A400M的订购量高达60架,此后改为53架。受到技术故障和细节问题等诸多困扰,到2016年时只交付了5架,这就使得服务时间已经超过100万小时的C-160D必须担负起德军全部的战略和战术运输任务。所幸此后空客的交付开始提速,目前德国空军已接收了超过30架A400M。不过德国政府已经表示,订购的53架中本国空军只会列装40架,其余13架将向合适的买家出售。

德国空军拥有一支规模庞大的贵宾机队——驻科隆-波恩的特别空勤分队。其中2架专事贵宾运送和远程运输的A340-313于2011年交付;2011~2012年交付的4架庞巴迪“环球”5000商用飞机替换掉了之前的“挑战者”。分担“环球”职责的是2010年入役的2架A319CJ公务机。此外特别空勤分队还拥有3架A310-304,目前已承担起运输/加油机的多重角色。

德国空军的A400M腾空而起

合作:化零为整

如前所述,众多欧洲国家因自身综合实力限制,无法拥有足以满足本国或北约组织需要的军用运输机队,于是产生了一种具有欧洲特色的解决之道,那就是在运输机领域化零为整、抱团取暖,以“合作社”的形式资源共享、各取所需。

最早出现的欧洲军用运输机“合作社”,是创立于荷兰埃因霍温的欧洲运输协调中心(MCCE)。这是一个国际军事组织,旨在综合利用其成员国的空中、陆地和海上运输手段,为各国提供节省成本的运输方案。

在2007年6月13日MCCE的创立当日,就有15个国家联袂参与,除一个北美的北约国家加拿大外,其余14个成员国均为欧洲国家,分别是:比利时、丹麦、法国、德国、匈牙利、意大利、拉脱维亚、荷兰、挪威、斯洛文尼亚、西班牙、瑞典、土耳其和英国。同年秋天,卢森堡、爱沙尼亚和芬兰也加入了该组织。2008年,美国、波兰和罗马尼亚加入;2010年,奥地利、捷克和葡萄牙加入;2011年,克罗地亚加入;2015年,立陶宛和斯洛伐克加入。

至此,MCCE成为欧洲规模最大的军用运输机合作组织。按照相关精神,这一组织内的成员国在“战略空运临时解决方案”(SALIS)的框架内行事,每个国家都提供一定的运输手段,合成为由各成员国按贡献比例使用的共享资产,主要是以中大型运输机执行中等规模以上的空运任务。

同样以埃因霍温为基地的另一个类似的“合作社”,是创立于2010年的欧洲航空运输司令部(EATC),其创立發起国为法国、德国、荷兰和比利时。此后,卢森堡、西班牙和意大利相继于2012年、2014年和2016年加入。EATC的任务框架被称作“航空运输和空中加油及其它交互服务体系”(ATARES),顾名思义,成员国不仅可以共享运输机资源,还可以共享空中加油机服务。

一直以来,德国空军坚持采用法德联合研制的C-160(近处),从不采用美国的C-130(远处)

上述两者之外,另一个重要的“合作社”便是2009年创立于匈牙利帕帕空军基地的战略空运机构(SAC),其核心是由美国所提供的3架C-17“环球霸王”Ⅲ战略运输机所组成的重型运输机联队(HAW)。由于MCCE和EATC并无类似的编制结构,SAC的重型运输机联队便成为世界上唯一一支跨国战略军用运输机部队。

SAC共有12个成员国,主要是北欧、东欧和南欧那些缺乏足够空运资源的国家,各国按比例分享重型运输机联队每年提供的3165飞行小时,具体分配情况如下:美国(32%)、瑞典(17.4%)、荷兰(15.8%)、挪威(12.6%)、罗马尼亚(6%)、波兰(4.7%)、芬兰(3.2%)、保加利亚(2.1%)、斯洛文尼亚(1.9%)、匈牙利(1.6%)、爱沙尼亚(1.4%)、立陶宛(1.3%)。值得一提的是,荷兰成为全欧洲仅有的一个同时参加了MCCE、EATC和SAC的国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