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造爷爷和雁

2020-12-29 11:54:26 风流一代·经典文摘 2020年12期

【日】椋鸠十

今年,“残雪”又率领着雁群来到了沼泽地。

“残雪”是一只大雁的名字。因它的左右两个翅膀上都夹杂着一撮雪白的羽毛,所以猎人们都这样称呼它。

大造爷爷一直将这块沼泽地当作狩猎场,但自从“残雪”来了后,他一只大雁也没有打到过。这让他非常恼火。

于是,在得知“残雪”又来了之后,大造爷爷就想:今年一定不能放过它。他已经想好了一个绝妙的办法,就是在大雁们经常觅食的地方打上很多桩子,然后把挂着田螺肉的鱼钩用细线绑在桩子上。

大造爷爷花了整整一个晚上,布下了许多鱼钩。他觉得这样应该能够成功。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大造爷爷心情激动地前往沼泽地察看。他看到,在昨晚他布置了许多鱼鉤的地方,有东西正在“啪嗒啪嗒”挣扎着。

这只大雁看起来像是挣扎了很长时间,周围到处都散落着羽毛。而雁群似乎感觉到这里的危险,因此换了一个地方觅食,附近一只大雁都没有。但是大造爷爷觉得它们再聪明也不过是些鸟,过一个晚上就会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重新到这里来觅食。这么想着,他又在附近布置了比前一天还多的鱼钩。

第二天的同一时刻,大造爷爷又来到沼泽地。

“哎,真是奇怪。”大造爷爷歪着脑袋想。在他布置了鱼钩的地方的确有大雁觅食的痕迹,但是今天一只大雁也没有上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造爷爷仔细一检查,发现绑着鱼钩的细线都被拉直了。

原来大雁们吸取了昨天失败的教训,发现食物后不立刻吞下去,而是先把它叼起来用力扯几下,确认没有异常后才把食物吃掉。这一定是“残雪”教同伴们这么做的。

第二年,“残雪”又率领着大群的雁飞来了。跟往年一样,它们还是选择了沼泽地里视野开阔的地方作为觅食场所。

大造爷爷从夏天起就已经开始做准备了。他收集了整整五麻袋的田螺,把它们撒在大雁喜欢觅食的地方。那天晚上,他专门去看了看情况。不出所料,那儿果然留下了不少痕迹,表明有很多大雁聚集在这里觅食。

于是第二天,大造爷爷在同一个地方又撒了很多田螺。第三天、第四天也同样撒了很多。

雁群接连四五天都吃到难得的美味,于是这里就变成了整片沼泽地里它们最为中意的地方。

大造爷爷露出会心的笑容。

这天夜里,大造爷爷在距离觅食场所稍微有些距离的地方搭了一个小屋。他钻进去,等待着早上雁群离开过夜的地方,飞到这片觅食场所来的那一刻。

黎明的曙光徐徐照进小屋中。遥远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些黑色的小点儿,那正是朝着沼泽地飞来的雁群。毫无疑问,飞在最前面的就是“残雪”。

雁群迅速地向这边靠近。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残雪”带领着雁群飞来的时候也没有放松警惕,一直观察着地面上的情况。突然,它发现平时觅食的地方居然多了一个昨天没有的小屋。

“最好不要靠近情况有变的地方。”它的本能似乎这样告诉它。于是,“残雪”突然一个急转弯,带领着雁群飞到广阔沼泽地的最西边落下了。

就差一点点雁群就能进入猎枪的射程内了,没想到居然又被“残雪”给识破了。

今年,雁群飞来沼泽地的季节又来临了。

大造爷爷端着一碗活泥鳅朝鸡舍走去。他刚刚走进鸡舍,一只大雁就拍打着翅膀朝他飞来。

这只大雁正是两年前大造爷爷用鱼钩计谋捕捉到的那只。现在它已经跟大造爷爷非常亲密了。有时候为了能让它活动活动,大造爷爷会把它放出笼外。但是只要大造爷爷“咻咻咻”地吹响口哨,不管大雁当时在什么地方,都会立刻飞回大造爷爷身边,停在他的肩膀上。

大造爷爷一边静静地看着大雁吃碗里的泥鳅,一边自言自语地说:“今年我要试试用这只雁做诱鸟的法子。”

根据多年的经验,大造爷爷知道,大雁这种鸟类,只要有一只带头的,其余的就会跟着。当初,他捉到这只大雁,就打算利用它来捕获“残雪”的同伴们。

于是,当听到“残雪”的雁群今年又飞来了,大造爷爷立刻赶到了沼泽地。

大雁们选择的觅食地点距离去年大造爷爷修建的小屋大约有猎枪射程的三倍远。由于夏季洪水的缘故,那地方形成了一片很大的水洼,大雁的饵食非常丰富。

大造爷爷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这次一定能成功!”他得意地笑了。

那天晚上,大造爷爷将那只驯养好的大雁放到雁群的觅食之处,然后自己钻进了去年修建的小屋中。

战斗终于要开始了。

朝霞染红了东边的天际,黎明降临了。

“残雪”和往常一样,飞在雁群的最前面,掠过清晨美丽的天空,径直朝觅食地点这边飞来。

不一会儿,雁群就降落在觅食的地方,开始“呱呱”大叫着喧闹起来。大造爷爷觉得心口扑通扑通直跳。他闭上眼睛,定了定神,然后双手用力握住了冰冷的猎枪。

大造爷爷睁开眼睛,念叨着:“今天,我一定要打‘残雪一个措手不及!”

他轻轻地舔了两三下嘴唇,然后噘起嘴唇准备吹响口哨,那是召唤那只作为诱饵的大雁起飞的信号。

但就在这时,一阵震天响的翅膀拍击声后,大雁们一同飞了起来。

“怎么回事?”大造爷爷从小屋里爬了出来。只见一个身影正从高高的云上径直朝雁群冲去。

那是游隼!

雁群在“残雪”的带领下,敏捷地避开了游隼的攻击,飞远了。

“啊!”有只大雁落伍了。那正是大造爷爷驯养的诱雁。由于长期被人驯养,那只大雁作为野鸟的本能已经退化了。

游隼自然不会放过这只雁。

大造爷爷拼命地吹口哨。在这生死关头,大雁听出了主人的召唤,立刻调转方向,朝大造爷爷这边飞来。

游隼拦住了大雁的去路,对准它就是用力一爪。

雪白的羽毛在黎明的天空中四处飞舞,反射着朝阳的光芒。大雁的身体也歪斜了。

当游隼调整了一下姿势,准备再度发动攻击时,一个巨大的影子猛冲过来。

是“残雪”!

大造爷爷赶忙举起猎枪,瞄准“残雪”。可是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把枪放下了。

此时的“残雪”,眼中既没有人类,也没有游隼,有的只是需要帮助的同伴。它迅猛地冲向敌人,用那巨大的翅膀狠狠地击打对方。

游隼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在空中狼狈地摇晃起来。但是,它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它很快调整好身体,对准“残雪”的胸口猛扑过去。

啪!啪!

羽毛像白色的花瓣一般,在清澈的天空中飞散。

游隼和“残雪”扭打成一团,一齐落在了沼泽地里。大造爷爷赶紧朝着它们跑去。

两只鸟仍在地上激烈地搏斗。但游隼看到有人类靠近时,立刻停止了战斗,摇摇晃晃地飞走了。

“残雪”的胸口被鲜血染红了,它已经筋疲力尽。但是当它感觉到又有可怕的“敌人”接近时,它使出了最后的力气,高高地抬起头,狠狠地盯着大造爷爷。

就算只是一只鸟,“残雪”也具有作为首领的威严,它摆出一副威风凛凛的气势。即使大造爷爷伸出手去,“残雪”也没有惊慌失措地拍打翅膀。它似乎觉得生命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但它还是要努力保全一个首领的尊严。

“残雪”的表现深深地震撼了大造爷爷的心,他感觉自己面对的不仅仅是一只鸟。

“残雪”在大造爷爷的鸟笼里度过了整个冬天。春天来临时,它胸口的伤已经痊愈了,体力也恢复了。

在一个晴朗的春日早晨,大造爷爷把笼子的门完全打开了。

“残雪”伸着长长的脖子,仿佛惊讶于眼前这个突如其来、变得广阔的世界。

啪!啪!

它愉快地扇动起翅膀,向着天空径直飞去。

雪白烂漫的李子花,在“残雪”翅膀的拍击下,如同雪片一般四下飞散。

(林冬冬摘自九州出版社《大造爷爷和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