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想一只白鹤消失的过程(外三首)

2020-12-29 12:00:42 山花 2020年12期

周伦佑

冥想一只白鹤消失的过程

一只鹤在冥想中飘然而至

逼真的优美,使我的两眼感觉刺痛

鹤在梅花的阴影里倚琴而思

不与众口分享的时刻,只是一瞬间

呈现、确定,松弛开它洁白的羽毛

包融所有的细节,使记忆趋于完整

我知道:这不是普通的鹤

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一只,从众多的鹤中

挑选出来,脱离物质的形式

在月光的心境中,与我的灵魂遭遇

纯洁得有些脆弱,容易被伤害的样子

总是躲在自己的白色里

练习冰雪的舞蹈。鹤的展开很慢

很纯净。从水墨的意念到一朵荷花

纯洁中心,火焰的舌尖致命的冷

肉体的夜晚,鹤吐出嘴里的罂粟

我的渴望更深地卷入一只花瓶

打碎,或绽开,紧紧抓住它的名字

鹤的形体飘忽不定,如光的流转

不能把握,只可意会一种心情

成为它的音乐,或放纵的思想

朝相反的方向飞。鹤的经过如同

最初的出现:短暂,但深入人心

为别一种透明所驱使,白鹤

飘然而去,带走我的抒情部分

白色的周围天空越来越多

鹤越变越小。脸上的空白增大

无法停止的距离把生命连根拔起

堕入更深的黑暗。鹤越来越缥缈

只有一点白色,一点儿白色,蓝色……

与鹤联系的光明中断。最后丹顶的血红

在嘴里,微微有些中毒的感觉……

与水晶对称

企望与水晶对称。体外的飞鸟与云影

总是破戒而入,使你的决心受挫

克制与放任之间,颇难把握的分寸

更显出孤立的可贵。与世界不即不离

对不能深入的事物只能远远观照

如一叶草守住一滴露水,守住

透澈、不变和硬度,内在的激情

结晶和瓦解的过程有时很相似

都发生在内部,光的微妙颗粒

改变水晶的结构。一尘不染的镜子

被暗香浮动,想到菊花或梅花

忘不掉的一点红色,成为水晶的斑点

热情对热情的遮蔽造成黑暗

一只眼睛睁开,所有的眼闭上

致命的水銀浸入你的睡眠

如禅者的心境被一枝丁香喊破

忍痛的伤口流出别一种血

以墨迹的浓度,泄露生命的原汁

在涣散中坚守一种品质,没有水晶时

造出一种水晶,符合心灵对称的需要

臆想的水晶与精神的某种形态相关

于万变中保持不变,于混乱中自我澄清

以静制动,制光的颗粒扩散,体内的

花朵与云影。肉中刺。对自己说:“不”!

回复到

水晶的最初时刻:被自己的光照亮

诗人在暗中以无蔽的眼睛洞察一切

玻璃城市

我是天涯过客

带着一身风尘和倦意

走过你的城市,如一位古代词人

穿过春花秋月的浪漫,在现代工艺的

精心设计中,对温软的花朵

投以警惕的一瞥。我知道

我不属于这里的浮华与铺张

我的生命追求简洁的形式

每天,数不清的人与我擦肩而过

犹如盲者,我们彼此看不见对方

只感觉到空气的悸动。我凭感觉猜想着

那些丝绸的裙裾和少女的脸形一定是姣好的

但我分明看见:在玻璃透明的迷宫里

人们急促的步履和焦灼的眼神

燃烧的纸币从他们的五官里冒出青烟……

我能对这座城市抱有什么期望呢?

就在我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天光突然一现

我在盲视的人群中发现了一双眼睛

深邃而宁静,如一潭没有照过影子的湖水

迷茫的眼神耐人寻味

一滴露珠的颤动中我看到了别样的天空

大海浓缩成墨玉。静默的深处,星星

以响亮的音节拼写出另一种语言的单词

为我解答了钻石一般尖锐的问题

我知道,这正是映照我灵魂的那一双眼睛了

为找到她,我访问了许多村庄和城市

走了很远的路

现在,我将暂时在这座陌生的城里驻足

为了这迷濛的眼神

为了这双眼睛后面

那些美丽而忧伤的故事

这样的重逢

这样的重逢

在陌生的小站,在小站的黄昏

暮霭里,泪光一闪又黯淡了

千里来相会,匆匆聚首

此刻,你又要启程

无数个昼夜簇拥在我的身后

箫管把悠长的思念分解为半音

有一句话约我们前来

走向这一个时辰——

你的一千里路全是沙漠

我的一千里路全是山峰

(静默中

只有脚步,只有汽笛,只有路灯)

如果这一握成为永久

哪怕所有的道路打成结

捆绑我们,再不能解开

如果相聚意味着痛苦

我愿把每一秒变成一个世纪

任这无焰之火焚烧我的生命

松开手

眼睛刺痛眼睛。这一瞬间

有一种残酷的美照亮我们

透过薄雾,车窗在脸上融化了

落日如血。这样的重逢

使离别显得残忍而神圣

你将回到塞北

我的祝福像叮咚的驼铃

一路上伴你走完寂寞的旅程

我将回到高原

你的回望温暖在我肩头

和我一道去登山越岭

到了终点,请你用一盏灯

报告平安

我在最高那座山上燃一堆篝火

作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