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你,治愈我:那隐忍的爱潜伏在游戏里

2020-12-31 07:26:27 知音(月末版) 2020年12期

韭苗

福建省厦门市人邓洪斌在一场车祸中失去了弟弟、弟媳,自己也遭受重创。此后,他将弟弟唯一的孩子邓风哲接到家中照料。担心侄儿荒废学业的他变身游戏高手,以网友的身份引导邓风哲,直到他命悬一线……

头痛:家有失控的叛逆侄儿

“邓风哲家长吗,麻烦来学校一趟,他又打架了!”2018年6月2日,接到老师电话,正在餐馆忙碌的邓洪斌匆匆往厦门市松柏中学赶去。

2018年3月的一天,52岁的邓洪斌和弟弟邓洪恩夫妇俩赴老家参加一场婚宴,他喝得大醉,手艺生疏的弟弟驾车送其回家。谁料,那晚大雨倾盆,车子追尾了前方货车,发生惨烈车祸,邓洪斌经抢救捡回了一条命,弟弟和弟媳却撒手人寰。

邓洪斌的父母早亡,身为家中长子的他多年来操持家业,弟弟夫妇俩惨死令他痛不欲生,自觉对不起父母临终前的嘱托,他更悔恨自己喝酒误事。

邓洪斌和妻子张琴经营一家人气不错的餐厅,其女儿很早就去英国读书,并在当地成家。邓洪斌将失去双亲的侄儿邓风哲接回了家中,他红着眼眶对侄儿说:“以后,只要大伯有一口气,都会保护你、陪着你,直到你长大、成人。”

邓风哲盯着他:“这是你应该做的,你这口气是用我爸妈的命换来的!”侄儿冷得发寒的语气令邓洪斌一凛。邓洪斌尴尬地指着自己新整理出的房间说:“以后,你就住这里吧。”为了让侄儿住得舒服,邓洪斌请人为房间新贴了蓝色的墙纸,还摆放了他最爱的奥特曼玩具。邓风哲将奥特曼扔进垃圾桶:“这是我6岁时喜欢的东西,可我今年16岁了!”邓洪斌的脸白一阵、红一阵,退出了房间。

邓洪斌的妻子张琴是个东北女人,说话直接利索:“他心里怪你呢,你咋办?天天哄他?”邓洪斌打着哈哈:“他就是一时有气,会好的。”然而,邓风哲正值青春期,又遭逢家中剧变,他失控了,不是逃学打球、泡吧,就是和人打架。

赶到学校的邓洪斌连连关心邓风哲是否安好,邓风哲嫌恶地说:“我没事,擦伤而已!”邓洪斌这才放下心来,他代表侄儿向老师再三认了错,并承诺,邓风哲会主动向被打的学生道歉。走出学校,邓风哲冷冷地说:“想要我和那人道歉,也不是不行,明天你给我买个游戏机,型号我微信发你!”邓洪斌想了想,答应了。

第二天,邓风哲的班主任反馈,他真的道了歉。等他放学回到家中时,邓洪斌已经拿着那款任天堂的游戏机等他了。“不错,你说话算话!”邓风哲接过游戏機就回了房,玩到了大半夜。“你这不是把孩子推坑里吗?”张琴急眼了,邓洪斌却心中有数:“他在网吧偷着玩更糟,先哄回来再说。”

邓洪斌买了和侄儿同款的游戏机,偷偷注册了一个游戏账号,取名“一天”。对于游戏两眼一抹黑的他却很拼,不断研究玩法,还在网上请教大神,有时,为了打通一个关卡,甚至死磕到半夜。关于这些,他都叮嘱妻子张琴千万不要和侄儿说起。

张琴忍不住磕碜他:“哲哲都不爱和咱说话,压根听不着这些。”因为没日没夜地研究、打游戏,邓洪斌在短时间内成了一个高阶游戏玩家。8月22日,他偷窥了邓风哲的游戏FC号,添加了侄儿。

很快,邓风哲发现那个叫“一天”的网友和自己上线的时间挺对频,而且技能很是厉害。他忍不住向大神请教通关攻略,主动索要并加了“一天”的QQ号。“一天”自称和他同龄,也马上升高二,他也很热爱游戏,且不吝赐教,邓风哲觉得这哥们挺够意思的,渐渐和他熟了起来,偶尔还闲聊几句。

有一次,邓风哲随口说起,家里有个长辈特古板,和他沟通、说话简直要命。“一天”说:“长辈不都是这样吗?”邓风哲回复:“我爸就不是,他们……差太远了。”邓洪斌怔住了,长兄如父的他总是端着,不苟言笑,他大弟弟邓洪恩14岁,侄儿邓风哲的吐槽和他亲爸简直是同款。

隐身的“少年”:让我们一起去追梦

9月1日傍晚,邓洪斌从店里回来,在单元楼下遇到邓风哲,他踢球崴了右脚。不巧的是,电梯停电了,物业人员说什么时候来电不好说。

“我背你上去吧!”邓洪斌说。邓家在12楼,邓风哲很干脆地拒绝了,但他想到,刚好可以让大伯吃吃亏,又转口同意了。邓风哲重140多斤,邓洪斌背起侄儿一步步往上挪。走到四楼的时候,他心脏跳得厉害,浑身开始冒汗,气儿也不顺了。

“背不动就别逞强!”邓风哲执意要回到楼下,邓洪斌只得扶着侄儿,一步步挪下了楼梯。

坐在楼栋外的草坪上,邓洪斌还在大口喘气:“哎,年纪大了,不行了。你爸和你差不多大那会儿,有天半夜高烧不退,我背着他就往医疗站冲……”说着说着,邓洪斌忽然顿住了,邓风哲想爸爸、想妈妈,想得要发疯。他支撑着站起来:“我在小区里转转,不用跟着我了。”

过了一会儿,邓洪斌登录自己的QQ小号,看到侄儿给“一天”的留言,他说:“我对我大伯心结挺重的,但看到他今天那样,我心里挺难受。”邓洪斌斟酌了一下,回复:“你大伯?就是你说的那个长辈吗?你们之间怎么了?”邓风哲打来长长的一段文字,述说了家中发生的一切,以及自己对大伯的复杂情感。邓风哲又补来一句:“他劝我少玩游戏,我表面上很不屑,其实,这玩意确实毁成绩,之前我成绩不错,考个一二本没问题。”邓洪斌激动了,他端着手机故作俏皮地回复:“有那么厉害?回头我请教你题目?”邓风哲回应:“等你发题来!”

原来,侄儿并没有完全偏航,他只是在通过游戏发泄情绪。邓洪斌赶紧上网搜索题目,发了几个较难的数学和英语题目过去,过了一会儿,邓风哲竟真的把解题思路和答案发了过来。

邓洪斌回复:“厉害了,请收下我的膝盖!我决定今晚不上游戏了,咱们一起努力吧,争取考上好大学。”邓风哲表示,自己作业也没完成,晚上做了作业就睡觉,他心中也有一团火,急切地想离开这个家,既然如此,他会努力考学。

半小时后,来电了,邓洪斌先回的家,没一会儿,邓风哲也回来进了卧房。晚上10点半,他给“一天”留言:“我作业搞定了,你呢?”“一天”回复:“我今天学得挺上劲儿,我要努力,向你看齐。”

有了“一天”的陪伴,邓风哲好像有了方向感,他开始有意识控制玩游戏的时间,静下心学习。邓洪斌暗暗开心,他买核桃等零嘴给邓风哲,邓风哲瞥了眼,说:“我不想吃。”邓风哲对“一天”说,自己对大伯有心结,他的示好,自己不想轻易收下。“一天”回应:“你如果不喜欢他,就多吃、多用他的,让他多花点钱。”邓风哲走到客厅,把整袋核桃提进了屋,躲在厨房内的邓洪斌听着动静,偷偷笑了。

虽然和大伯仍保持对峙和距离感,但邓风哲悄悄和“一天”说起,大伯给他置办的吃穿用度还挺合他风格,很多小事上也较走心,他决定调试一下心态,看看能不能彼此融洽点。看到留言,邓洪斌很欣慰,侄儿对他的态度最近确实有所缓和。

2019年1月10日,邓洪斌的餐馆生意很火爆,忙碌之下,他竟差点忘记去参加侄儿班主任通知的家长会,等赶去时,家长会都快散场了。邓风哲冷笑着说:“我,一个外人,也难怪你不上心!”

邓洪斌忙不迭地解释、道歉。当晚9点,邓风哲要出门夜跑散心,邓洪斌马上换了运动鞋也要跟出去。妻子张琴一脸忧虑:“你别折腾了,你那心脏……”话没说完,邓洪斌已追着侄儿急急出门了。

邓风哲跑得很快,而邓洪斌晃动着略肥胖的身躯,笨拙地跟在后面,不一会就上气不接下气。看到他那狼狈的样子,邓风哲有些解气,跑得更快了。

跑到五缘湾的木栈道区域,邓风哲发现大伯已掉队到没影儿了。他等了一会儿,往回跑了一段,竟看到邓洪斌倒在路边的草丛里,双手捂着胸口,表情很痛苦,已经说不清楚话了。

邓风哲慌了,大叫:“救命啊,来人救救我大伯。”他急忙拿出手机打了120,救护车很快就到了。在跟随救护车去厦门市第一医院的路上,邓风哲浑身发抖,大伯的脸色惨白,白得让他惊惶。

邓洪斌是心肌梗死,经抢救总算转危为安。邓洪斌的心脏功能一直不佳,医生再三交代,一定要时刻注意身体。赶来的张琴当场泪奔,她冲出门要吼坐在长廊上的侄儿,却被邓洪斌喊住了:“你别怪他,孩子已经吓得不行。”张琴激动了:“你和他这么下去就是玩命!”

听着伯母的哭声,邓风哲眼眶也红了。他给“一天”留言:“我干了件天大的蠢事,恨不得抽自己一万个耳光,当我看到别人在抢救他的时候,我快疯了,我好怕他像我爸妈一样离开我……”“一天,你在学习吧,看到留言记得回复我,我心里真的很慌。大伯会不会讨厌我这么顽劣,不再对我好了?”

邓洪斌好不容易安抚好妻子,才空下来看侄儿的留言,他鼻子一下就酸了,蹑手蹑脚走到病房门口望去,长廊里,那个少年的身影好孤单。

“我也失去过很重要的亲人,和你有同感。正因为我们都失去,所以要珍惜每一个爱自己的人,你大伯应该很爱你,你只要道歉,他不会往心里去的。”“一天”的回应,那么暖而又有温度,邓风哲破涕为笑。第二天清晨,邓风哲有些尴尬地走到邓洪斌面前,主动承认自己夜跑就是故意想让大伯跟着受累,却不料惹出这么大的事儿。邓洪斌成竹在胸,说:“你要将功补过哟!”医生说肥胖者更易诸病缠身,邓洪斌要侄儿协助自己减肥。

破茧、相融:那是爱的最好应答

邓风哲做了很多功课,还请教了大神,为大伯准备健身攻略。一周后,邓洪斌出院了。当他穿着紧身速干衣,一头栗色浮夸发型出场时,邓风哲睁大了眼睛。“我搞了个fashion(时尚)造型,运动起来会更带感。”邓风哲没绷住笑:“动力不够,造型来凑啊!我给你规划的是无氧运动为主,不用这么浮夸吧?”邓洪斌笑了:“我帅出了天际吧?”

“最近觉得我大伯挺好玩,感觉他变了。”邓风哲给“一天”留言:“我好像没那么讨厌他了。”

2019年3月11日,是邓风哲父母的忌日,距离那场悲剧的发生已经整整一周年了。从墓园回来,邓风哲再也忍不住,躲在被子里大哭了一场。他告诉了“一天”,祭扫回来后,伤痛再次被唤醒,他很思念父母,看到大伯时,他又产生了排斥感。

“一天”回复:“记得我们一起玩的塞尔达的旷野之息探险系列游戏吗,你知道自己的游戏人物为什么飞跃不过岩浆吗?你撑开跳伞的时候,要在适当时机放手,才能安全降落。恨,就像心魔,紧抓着不放,就只能被它驾驭、吞噬。”“一天”的话如此深沉,触动到邓风哲的心。“加油,你也会像游戏主人公一样,穿越迷失森林,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邓风哲尝试着放下怨念,学习之余,他继续协助大伯减肥。2019年6月体检时,邓洪斌体重少了8公斤,连医生都称奇。身体刚好转了一点,他张罗着想开个分店。“你还嫌自己不够累吗?”张琴心疼丈夫。“风哲爸妈留下的钱不多,开分店能多挣点,我想存起来给他留着。”邓洪斌说道。

邓风哲本是去客厅拿杯子,听到伯父伯母在卧室里的谈话,他给“一天”留言:“我大伯真的真的很好。”升入高三的邓风哲几乎戒了游戏,发奋努力着,想交份给力的成绩给爱他的人看。

但邓洪斌的身体情况却在恶化。2020年劳动节期间,邓洪斌因心痛入院,医生告诉他,他需要尽快接受搭桥手术。此刻,距邓风哲高考已时间不多,邓洪斌将手术推迟到侄儿高考之后。

7月8日,高考第二天,邓洪斌本来把店里的事交给妻子,自己守在邓风哲考试的学校外面。谁料,他接到电话,中途离开了一阵子。返回学校附近时堵车,眼看学生们都快放考了,他朝学校跑去,突然,他心脏痛得出奇,一头栽倒在地……

邓风哲走出考场时,满脸是笑,他迫不及待地想告诉大伯,自己发挥得不错,但人群中没有大伯的身影。接到伯母张琴的电话后,他浑身冰凉,以最快的速度,疯了似的往医院赶。

这次,邓洪斌的情况更严重,手术室的灯一直没有灭,邓风哲扶着伯母张琴在室外不停地踱步。渐渐地,张琴越来越沮丧,她颤抖着哭泣起来,邓风哲强作镇定:“医生说,抢救过来了,但是还要做搭桥手术,时间久是正常的。”

“一天,大伯进手术室很久很久了,我也好慌,好怕,好怕他有事,但我必须安慰伯母,不然她撑不住了!”他发信息给“一天”时,浑身都在抖。“一天,你也考完了吧?看到我留言了吗?”邓风哲又一连写了好几段话,但“一天”都没有回信息。

度日如年的等待中,鄧洪斌终于度过了危险期,但还在昏迷之中,邓洪斌的女儿也买了机票准备回国。邓风哲安抚姐姐:“我会照顾好他们的,路上注意安全。”不知不觉,这个少年长大了不少。

张琴说住院的衣物等用品需要人收拾,还有,邓洪斌喜欢看书,她希望丈夫醒来后能觉得舒服。7月10日,邓风哲回了趟家。他按照清单收拾着衣服等物件,在找一本书时,在书架靠里的位置,他看到了一个和自己同款的游戏机。好奇之下,邓风哲打开了游戏机……

难怪自己晚上打游戏起来上厕所时,发现大伯房间的灯也亮着,大伯以前明明没有晚睡的习惯,难怪“一天”对自己那么有耐心,那么能触动自己……邓风哲冲到医院,趴在大伯床前哽咽:“我什么都知道了,你是一天,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

然而,邓洪斌却没有任何反应。看着他花白的头发,皱纹渐生的脸,邓风哲哭着说:“在游戏里,公主和林克一起守护家园。一天,你守候了我这么久,现在换我守护你!”

7月12日,就在邓风哲帮大伯擦洗身体时,邓洪斌慢慢睁开了眼,邓风哲欣喜若狂:“你醒了!”当看到侄儿贴身伺候着自己,邓洪斌感动得眼眶红了。妻子和女儿也冲上前,四个人哭着抱在一起。

邓洪斌说,父母早逝,肩挑一家人生计的他埋头赚钱,错过了很多弟弟的成长历程。邓风哲到来后,他的调皮、倔强、冲劲无一不雕刻着邓洪恩年轻时的模样,这让邓洪斌得到了很多宽慰。在自己扮演“一天”治愈侄儿的同时,其实,侄儿也在治愈着自己。邓风哲动容至极,他对父母的意外已释怀,他紧紧握住大伯的手。

邓风哲并未如愿考上一本大学,收到的是集美大学的通知书,但这也足够令邓洪斌欣喜若狂了。10月6日,邓风哲和邓洪斌漫步在港仔后海滨浴场的沙滩上,邓风哲说话越发沉稳历练,少了几分青涩,邓洪斌心中充满了欣慰。阴霾已散,未来,这份亲情的幸福会愈加浓稠。编辑/余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