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藏的隐秘:此处有个背了风流锅的爸爸

2020-12-31 07:26:27 知音(月末版) 2020年12期

郝思嘉

父亲去世后,张子睿被父亲生前的好友刘大伟接到南京生活。刘大伟待他比亲儿子还要好。直到三年前,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真相曝光了——

父亲风流致死,铁杆兄弟挺身而出

张子睿出生于安徽省宣城市徽菜之乡。爸爸张海峰是个名厨。2013年,子睿六年级那年,张海峰和老同事刘大伟一起去南京工作。刘大伟的独子刘一航比子睿小一岁,两人关系很好。张海峰和刘大伟到南京后,先在同一家大酒店当行政主厨。两年后,刘大伟辞了职,在大学附近开饭店,生意红火,就买房把妻儿接到南京共同生活。

不久,刘大伟生意越做越大,还在南京繁华地段开了家菜馆。张海峰闲暇时也去那儿帮帮忙。可意外悄然而至。那是子睿初三那年,他的妈妈接到电话,得知丈夫发生意外,第一时间赶到南京。

原来,张海峰和情人在宾馆约会时被人打成重伤进了医院。警方当场抓住了打人者,可他们招供,他俩只是一个女人花钱在网上雇佣的打手。这个女人就是与张海峰约会的人。出事后,女的早不见踪影,而张海峰竟成了植物人。坏事传千里,很快,老家的人都在传张海峰风流好色,被人捉奸在床给打了。

子睿爷爷奶奶大病了一场,他妈妈终日以泪洗面。大家都劝她要早为自己打算。没多久,张海峰撒手人寰。办理身后事的时候,老友刘大伟一直忙前忙后。他私下找子睿妈妈,问她有什么打算,子睿妈早已心灰意冷。那时,有人给她介绍了个离异的台湾男人,要带她去台湾定居。刘大伟主动提出要带子睿去南京生活,并一再保证一定竭尽所能将他培养成才。考虑到南京优质的教育资源,子睿妈将儿子委托给了刘大伟。

到了南京,一进刘大伟家的门,刘一航就十分热情地倒水,说以后就跟他住一个屋,睡上下铺;刘婶虽然客气,但总显得比较生分。

很快,刘大伟帮子睿办妥了入学事宜。每天下晚自习,刘大伟都会开车去校门口接他。从那以后,子睿和一航同吃同住,总有聊不完的话题。子睿也一点点从家庭变故中走了出来,成绩突飞猛进。可有天晚上,他起夜,却听到主卧传来刘大伟夫妻的争吵声。刘婶抱怨:“你出钱出力帮兄弟,我可以理解。可你把他儿子接过来大包大揽,谁能接受?”两人越吵越凶。

子睿特别懂事,周末就帮着做做家务。刘大伟却一把拦住,说:“你时间宝贵,要争分夺秒地学习才对。”刘婶听了,每次都酸溜溜地说:“我看你对子睿比对你亲儿子还好!”

后来,为了子睿的事情,刘大伟与妻子经常争吵。而刘大伟因要照顾子睿,精力有限,决定将学校旁那间饭馆转让出去。这一来,刘婶彻底爆发了。她指责丈夫替人家养儿子,家里凭空多了张嘴,样样都要花钱,现在连家里的生意都连累了。刘大伟疲惫地说:“你有点同情心好不好,兄弟一场,他爸就这么走了,我答应过他妈妈,要照顾好子睿,给他最好的教育……”

刘婶一听,更加口不择言:“凭什么啊?张口闭口都是兄弟,不过是一个风流鬼。你要想当圣人你去当,我可不奉陪。我现在都怀疑,子睿是不是你跟她妈生的,不然你为什么对子睿那么好,亲生儿子也没见你这么上心!”“啪”一声,刘大伟甩给妻子一记响亮的耳光。刘婶愣了一下,捂着脸,咬牙切齿地说出了“离婚”二字。

这一幕,子睿和一航都看到了。从那时候起,一航也转变了态度,对子睿爱答不理。子睿为此一再表示要回老家,打电话向妈妈诉说这一切。子睿妈一听就哭了,后悔没有照顾好儿子,可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自顾不暇,她也身不由己。所以,她还是希望儿子留在南京,好好读书。

从那以后,刘大伟和妻子虽然表面维持着婚姻,实际上两人早已分房,相互之间也不怎么说话。家中的一切事情,刘婶也都不再插手,她只负责照顾一航的饮食起居。

刘大伟也因精力有限,菜馆的生意每况愈下,后来一直亏损,最后只能关闭了餐馆。那段时间,子睿常看见他独坐在阳台上,一个人喝着酒,发着呆。看到子睿,他总摇摇晃晃过来搂住他的脖子说:“睿睿,要是你爸还在就好了……”说罢,伏在子睿身上抽泣着。

真相不可思议,恩人竟是始作俑者

子睿一直以为刘大伟是因为生意上的压力,心情不好。想到因为自己,无论是经济上、生活上都给刘家增添了不少烦恼和负担,他便心有歉疚。

可是,在刘家生活了两年多,他也渐渐习惯了刘大伟的付出、对他的好。很多时候,他都暗暗觉得自己很幸运,自爸爸走后,刘叔义无反顾地担当起了父亲的角色,他心里缺掉的那一块,被温情一点点地充盈起来,直到东窗事发的那一天。

那是高三上学期的一个周末,刘婶一大早就带一航去培优机构上课了,家里只有子睿一個人在学习。他从窗户望去,看到刘大伟在阳台接了个电话,听那样子,对方是派出所的。刘大伟还提到了张海峰的名字,说“当年就是搞错了”,还说“愿意去配合调查”。紧接着,他就出了门。

等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12点了。子睿急切地追问警察找他是什么事情,刘大伟避开他的眼神,遮遮掩掩地走到阳台抽烟。在子睿的不断逼问下,他猛吸了几口烟,半晌,才抬起头,眼圈有点泛红地说:“睿睿,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爸,也对不起你妈……我是罪人,我对不起你们一家人……”

刘大伟拉着子睿的手说:“我原本是想高考结束再告诉你……但这件事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好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把这件事情说出来……”接着,子睿从刘叔的嘴里听到一个让人震惊的真相。

原来,派出所找刘大伟协助调查,是因为当年在宾馆指使人殴打张海峰的女人落网了。那是一个约会网友进行敲诈勒索的惯犯,而张海峰竟是为刘大伟而死的。当年,有婚外情的是刘大伟。

刘大伟和妻子原本关系就不好。刘大伟2015年在网上认识了个女人,相聊甚欢,频频约会。交往期间,女的从刘大伟这里弄了不少钱。在子睿爸爸规劝下,刘大伟决定跟这个女人断了关系,回归家庭。可是,女的索要20万分手费,刘大伟手上没那么多钱,两人一直僵持不下。后来,这女人约他于2016年4月6日在玄武区一宾馆谈判。

结果,6日那天,卫生局要刘大伟本人去办理个手续,抽不开身。当时,张海峰就在旁边,主动提出由他去见这个女人,帮刘大伟解决这个难题。

后来,据落网的女人交代,那天,她事先在网上招募了2名打手,想着再狠狠敲一笔钱。可到了宾馆,一看来的不是刘大伟本人,女人就扬言手里的U盘存有刘大伟的各种床照,要搞臭刘大伟的名声。张海峰与之争辩,拉扯之间,两人走到宾馆大厅,女人急于摆脱,看到自己雇的那两个彪形大汉,就示意了一下,自己则一溜烟走了。两个打手拿钱办事,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对张海峰一顿狠揍。

張海峰走出宾馆时,还算正常,但没多久就被人发现倒在了街头,后来成了植物人。酒店的工作人员和两个打手都以为会情人的是张海峰,便如实将所知的汇报给了警方……刘大伟曾想过将这一切告诉张海峰的亲属、妻儿,可每每话到嘴边,总没有勇气说出。张海峰走后,为弥补这笔良心债,他去警局反映了实情,提供了各种线索,但那女人用的都是假身份,直到不久前,才因诈骗罪落网。警方请刘大伟去辨认,证实了此女正是当年雇人殴打张海峰的人,此案才算了结。

放下上代恩怨,翩翩少年有梦同追

听恩人刘叔讲述完这一切,子睿彻底蒙了!原来,这几年,他的仗义相助、出钱出力抚养自己,都是因为他才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要不是他,爸爸怎么会死?而且还毁了一生的名誉!

看着眼前俯首痛哭的刘大伟,那一刻,张子睿真想拿刀捅死他,为爸爸报仇,为远走异乡的妈妈报仇。

刘大伟还继续说:“我不奢求你们家原谅我,我当年就想好了,这辈子,我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把你照顾好,要让你成才。这是我唯一能为你爸做的了……”

子睿不想再听他说什么。那一刻,他觉得他就是个伪君子。没错,他是在尽一切弥补,可是,这难道不是为了他自己的良心能好过一点?

下午的时候,刘婶带着一航回了家。张子睿不顾一切,愤怒地将全部真相告诉了他们——是的,子睿就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这是他们刘家欠下的债。

尤其是一想到自己之前在这个家里小心翼翼、仰人鼻息的样子,他就感到一种屈辱,好像胸前似乎有一团火,恨不得将一切都烧掉。

刘婶和一航怔怔地看着他,又看看垂头丧气的刘大伟,显然,所有人都被这一事实惊呆了。

了解前因后果后,刘婶叹了口气,没有言语,径直进了卧室。第二天,刘婶将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拿了出来——这个真相终于解开了困惑她多年的心结,但是丈夫的荒唐、对婚姻的背叛,又成了压垮这段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

子睿感受到了一丝报复的快感。没多久,刘婶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带着一航搬出去。一航要走的前夜,他们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子睿也很难过,曾经他们是那么要好的兄弟。

记得他住进来的第一晚,两个少年谈天说地,有说有笑地聊了整整一宿;可现在,两人依然近在咫尺,中间却似乎隔着各种难以描述的爱恨情仇,隔着上一辈的恩恩怨怨。

一航临走时,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只说了一句:“帮我照顾我爸,现在想想,他也不容易……”

站在阳台上,看着一航远去的背影,子睿突然觉得,生活怎么那么荒唐,明明自己才是这个家的外人,怎么刘大伟的亲儿子却走了呢?

那一刻,他开始后悔:是不是做错了,不该把这一切捅出来?再后来的日子,尽管他依然倔着性子,不言不语,可刘大伟依旧用一种近乎讨好的姿态照顾他。

子睿妈妈也时常打电话来,宽慰他说:“你爸的离世,让我看明白了很多事情——悲剧既然发生了,再怨天尤人也无济于事。人,都要往前看。我已经从过去走了出来,不想再去记恨你刘叔,再说,你刘叔背上的良心债,比我们任何人都沉重。”

妈妈的话也让子睿清醒了。回想在这个家感受到的点滴,没错,刘叔是在还债,可他对自己的好也是真真切切的,何况他也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2019年夏,张子睿顺利通过高考,被南京师范大学录取。正式离校那天,他在学校里碰到了刘一航。刘一航主动走过来,向他表示祝贺。

子睿看着他,有点尴尬地笑了。那天,两个孩子聊了很多,双方都渐渐敞开了心扉。

在去南师大报到前,刘大伟拉着子睿陪他喝几杯。子睿抿了一口白酒,被呛得眼泪直流。

现在,他早已不记得当时自己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但他记得刘叔说的一句话:“儿啊,好样的,真为你爹争气!”子睿当时已经无法分辨,他口中的“爹”指的是自己的亲爸,还是他自己。但似乎,子睿也回了一句:“谢谢爸!”

其实现在想想,似乎命运自有他的安排。阴差阳错,恩怨流转,人与人之间无论有着何种是是非非,尘埃落定,应当被记住的是恩、是情、是缘。

疫情期间,张子睿每天竭尽全力为一航查漏补缺,陪着他一起复习功课。2020年9月,一航也如愿考取了梦寐以求的南京邮电大学。

在不久的将来,这两个翩翩少年也将开启各自的精彩人生,并陪伴在刘大伟的身边。

编辑/邵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