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冰突围二胎困境:我在婚姻里修篱种菊

2020-12-31 07:26:27 知音(月末版) 2020年12期

思源

2020年8月,52集浪漫新武侠剧《太古神王》在优酷视频热播,黄海冰饰演的男主角“秦川”圈粉无数。黄海冰与模特、演员甄锡是一对影坛伉俪,妻子比他小12岁,4年内连生一儿一女。也因此,正值事业上升期的他们遭遇了不少困扰。他们如何突破这一困局?

孩子意外来临,困扰明星妻子

2011年4月,25集抗战剧《杀狼花》在浙江横店开机。黄海冰在戏里饰演男一号,出演女一号的是青年演员甄锡。她比黄海冰小12岁,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人,毕业于广西艺术学院,曾夺得新丝路模特大赛总决赛冠军,刚刚转型向影视圈发展。

黄海冰和甄锡有大量的情感戏,两人虽是首次合作,但配合得天衣无缝。戲里的黄海冰激情四射,有说有笑;可下了戏,他沉默寡言,仿佛变了个人。甄锡不明白,黄海冰为何戏里戏外反差如此大。

黄海冰1973年出生于上海,1992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后,黄海冰相继主演了《武林外史》《隋唐演义》《萍踪侠影》《大敦煌》《隋唐英雄传》等一系列古装戏。他扮相俊美,风度翩翩,被媒体誉为“第一古装美男”。

黄海冰年逾三十仍旧单身。2006年,他与北京舞蹈学院老师闫妍相恋结婚。婚后6年,他们因性格和生活理念的差异有了矛盾。

《杀狼花》杀青,剧组返回北京。此后,黄海冰没与甄锡联系。

2012年6月,《杀狼花》在多家卫视热播,取得不俗的收视率。制片方请剧组主创人员在北京聚会。作为男女一号,黄海冰与甄锡都在邀请之列。

再次相见,两人倍感亲切。黄海冰问甄锡这一年都在忙些什么。甄锡说拍了《猎杀》《反击》两部战争戏,其他时间在家做美食、健身。出于女孩的矜持,她没有主动问黄海冰的近况。

席间,黄海冰有些微醉,因联系的代驾迟迟未到,甄锡热情地开车送黄海冰回家。途中黄海冰突然对她说:“你将车泊到路边,我有话对你说。”

甄锡稳稳地将车停在路边安全区。黄海冰看着甄锡的眼睛,认真地说:“我已经离婚了,现在有资格向你求爱了。答应我,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原来2012年4月,黄海冰与闫妍办理了离婚手续。黄海冰在家昏睡了一个星期后,喝了瓶红酒,含泪与往事彻底告别。如今再次与甄锡相遇,他就冲动地向这个戏中的情侣求爱了。

不等甄锡回答,黄海冰打开手机,将自己的离婚证照片翻给她看。甄锡眼里涌满泪水。在这个星光灿烂的冬夜,她接受了黄海冰有点莽撞的求爱。

2013年春节,甄锡回柳州过年,向父母公开了与黄海冰的恋情。黄海冰比女儿大12岁,又离过婚,甄锡父母有顾虑。正月初二,黄海冰在微信里向甄锡探听她父母的态度,甄锡直言相告。

三天后,黄海冰风尘仆仆地赶到柳州,向甄锡父母讲述了自己离婚的前前后后,并动情地承诺:“叔叔阿姨,到了我这个年纪,不会随随便便爱一个人。如果你们肯接纳我,我会让甄锡幸福。”

黄海冰将自己的离婚证、房产证、健康证摆在茶几上,让甄锡父母过目。甄锡父母打消了顾虑。

此时,黄海冰已经40岁,他向甄锡求婚。甄锡提出一个要求:“婚后我要先拍5年戏,再考虑做妈妈。”黄海冰答应了。

2013年11月,两人在柳州举行了婚礼。

婚后,夫妻俩将家安在北京。不久,甄锡接了一部家庭情感剧,出演女一号。她天天宅在家里看剧本,撰写人物分析。没有任何征兆,她忽然莫名恶心、呕吐,将一颗颗话梅往嘴里塞也不管用。

几天后,甄锡独自去北京一家社区医院做检查,女医生满脸喜气地告诉她:“恭喜你,你已怀孕一个多月了。”宝宝的意外来临,不仅没有给甄锡带来惊喜,反而让她烦恼丛生。回到家,她将怀孕诊断报告递给黄海冰:“烦死我了,怎么办呀?”黄海冰却惊喜道:“烦什么呀?宝宝来了就生。宝宝投奔而来,说明与我们有缘分。”

甄锡6岁学舞蹈,10个脚趾头上全是伤。后来在T形台上走猫步,双脚被高跟鞋卡得又红又肿。一路走来,每个脚印里都浸透着汗水和眼泪。现在好不容易演艺事业有了起色,她却要回家怀孕生子,一耽误就是两三年,到时谁还记得自己呀?

甄锡黯然向丈夫讲述自己这么多年的追求,黄海冰说:“我理解你的不易,但女人迟早要做妈妈,迟生不如早生。我保证等你生了宝宝后,我会放慢事业脚步,支持你多拍戏,算是对你的弥补。”

丈夫的话在甄锡内心泛起暖意。可自己已反复研读剧本,在心理上与女主角已经融为一体,甄锡不甘心就此割舍。她斩钉截铁地对丈夫说:“别劝了,我心意已决,明天就去医院做人流。”

以爱包容,一起突围生子困局

黄海冰早就渴望做父亲,看看身边的同龄人,有的子女上小学了,有的都读了初中。自己因情感沧桑,做爸爸的梦被推迟了许多年,现在不能再拖了。既然自己无法说服妻子,黄海冰分别给两边父母打电话,想得到他们的支持和帮助。

甄锡先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母亲开解她:“你也得考虑海冰的感受,如果你坚持不要宝宝,会给夫妻感情蒙上阴影。拍戏重要,生宝宝同样重要。”母亲的话无可辩驳,甄锡无言以对。

几分钟后,婆婆也打来电话,她动情地说:“我和海冰爸都老了,看到别的老人牵着孙子孙女出门,我们既羡慕又难过。你和海冰一天不生宝宝,我们心里就一天不会安宁。”

甄锡动摇了。如果自己一意孤行去医院做人流,不仅会伤到丈夫,也会伤两边父母的心。她不得已调整了职业规划:先孕育宝宝,以后再考虑拍戏。

甄锡调整好心态,对丈夫说:“你明天陪我去公司,我将剧本退回去。”黄海冰眼里闪烁着亮光:“你想通了,愿意做妈妈了?”“还不是你心眼多,搬来两边父母做救兵。我服了。”甄锡白了丈夫一眼,但语气里没有半点责怪。

黄海冰激动地跳了起来:“太好了,我就要做爸爸了。”可甄锡与丈夫立下新的约定:“我是有要求的,宝宝两岁后,我铁定出去拍戏。”黄海冰揽妻入怀:“没问题,我支持!”

甄锡不再接戏,在家一心一意孕育宝宝。黄海冰给妻子配置营养均衡的孕妇餐,协助她做胎教;每月陪妻子去医院做胎检;怕手机、电脑有辐射,影响宝宝发育,黄海冰在家尽量不开电脑。他也要求妻子不玩游戏,不在手机上追剧。甄锡被丈夫的细腻和爱感动,甘愿做“安分守己”的准妈妈。

几个月后,甄锡在北京顺利诞下一个健康男婴。看到儿子的那一刻,黄海冰流泪了。

甄锡的母亲尚未退休,在北京照顾女儿一个星期就返回柳州。黄海冰的母亲年纪大了,且患有老年病,无法照顾儿媳坐月子。黄海冰只得请一位保姆来家照顾妻儿,他也主动减少拍戏。

甄锡坐月子期间,保姆晚上走不了。宝宝满月才几天,甄锡就向丈夫提出:“保姆住家里,咱们的生活没有一点私密性,以后只让她白天来,晚上咱们自己照顾儿子。”也有同感的黄海冰答应了。

第二天晚上,保姆一走,照顾儿子的重担就落在夫妻俩的身上。黄海冰有一定的生活经验,而甄锡完全是家务小白,一件小事就将她弄得手忙脚乱。她本来就不愿意这么早做妈妈,负面情绪频发。

一天夜里11点,宝宝突发高烧,黄海冰和妻子送儿子去医院。一路上,甄锡一直在埋怨,黄海冰一心只顾开车。凌晨时分,宝宝在医院打完点滴,黄海冰开车离开医院,甄锡又一路唠唠叨叨。黄海冰跟妻子交心:“要是你觉得委屈,心里憋得慌,就向我发泄吧。我不会怪你,因为我比你大12岁,理应包容你。”听了丈夫的话,甄锡突然羞愧自责。她终于意识到:结了婚,自己就是妻子,是母亲。自己比丈夫小,不是逃避责任的借口和理由。

甄锡忙向丈夫道歉:“对不起,我太不成熟了,这段时间让你承受了很多。从今以后,我会放平心态,安心在家相夫教子。不信,你看着好了。”

黄海冰笑道:“这是我跟你恋爱以来,听到的最暖心的情话。”那一刻,甄锡内心充满了幸福。

甄锡自觉学做好妻子、好妈妈。她跟保姆学习烹饪,对照视频学习使用挂烫机熨衣服;她在家里备了一个小药箱,以应对儿子常见的感冒、腹泻。甄锡还下载了多款软件,学会在网上缴纳水电、燃气费。仅两个月时间,甄锡就熟练掌握了家庭主妇的一般生活技能,照顾起儿子来得心应手。

黄海冰毫不吝惜对妻子的溢美之词:“没想到你演技一流,当家庭主妇也是好手。”甄锡嫣然一笑:“这些都是女人的本能吧,只要爱家、爱儿子、爱老公,我一样会成为好妻子、好妈妈。”

宝宝满4个月后,甄锡对丈夫说:“你安心出去拍戏吧,我能够应付家里的一切。”黄海冰咧嘴一笑:“好,那我就出去拍戏了,给宝宝挣奶粉钱。”

修篱种菊:这是婚姻的幸福秘籍

2014年12月,黄海冰接拍抗战剧《独立纵队2》。在戏里,他扮演男主角,几乎每天都有战争戏。一次,汽油弹爆炸后,火花落在他身上,黄海冰的头发、衣服上全是火,他在地上滚来滚去。工作人员急忙围上来,将消防毯盖在黄海冰身上将火扑灭。黄海冰的胳膊、小腿还是被烧伤了,他只简单去医院处理了下伤口,就赶回剧组拍戏。

晚上,黄海冰与妻子视频时,甄锡无意中发现了丈夫袖口里的白纱布,心疼地问:“你是不是受伤了?”黄海冰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胳膊只是小擦伤。”甄锡也是演员,知道拍战争戏很危险,她叮嘱丈夫:“你现在是做爸爸的人了,是我的主心骨,家里的顶梁柱,凡事必须多注意。”

两天后,甄锡才从网上了解到丈夫经历了一番生死惊魂,自己必须为他营造稳固的后方,不能让琐事烦他。此后,甄锡对丈夫都是报喜不报忧。

2016年春节刚过,甄锡就对丈夫说:“儿子快两岁了,我准备出去拍戏了。我已经想好了,到时辞退保姆,请一位亲戚常驻家里照顾儿子,这样我们都放心。”黄海冰答应了。

甄锡开始每天在家里健身塑形,为重返影视圈做准备。谁知这年3月,甄锡再次意外怀孕。她对黄海冰说:“这次我不会再留下宝宝了。”因夫妻俩曾经有过约定,黄海冰爽快地说:“我同意,到时我陪你去医院。但这两天我要与导演谈戏,忙完了就陪你去。”

第二天上午,甄锡像往常一样送儿子去上亲子班。路过幼儿园门口,她看见几位妈妈落泪,两个老师在旁边安慰。因经常碰面,大家都熟悉了,甄锡上前询问缘由。老师告诉她:“几位妈妈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父母工作忙,没时间陪孩子,长期将他们关在家里,结果孩子患上了‘高楼孤独症。”

甄锡第一次听到“高楼孤独症”这个词,有几分惊讶。回家后,她上网一搜索,数万条相关信息扑面而来。原来,高楼限制了独生子女的活动空间,孩子找不到玩伴和快乐,久而久之产生了心理孤独,出现忧郁、焦虑、孤僻、依赖网络等症状,任其发展下去,会影响性格和人格的形成。

甄锡惊出一身冷汗!那一刻,她再次调整职场规划:将二胎宝宝生下来,让两个孩子互相陪伴。至于拍戏,以后再说。晚上,甄锡将这一决定告知丈夫。黄海冰其实很希望妻子生二胎,以前他不好意思说,既然现在妻子提出来了,他举双手赞成。

甄锡怀二胎期间,黄海冰在心理和生活层面呵护孕妻。2017年11月,甄锡在北京诞下女儿,黄海冰惊喜激动。作为二胎妈妈,甄锡心理更成熟,处理家务得心应手。她教育儿子要爱护妹妹,儿子拍着小手给妹妹唱歌谣,一天到晚快乐无比。黄海冰感慨道:“看着两个孩子手拉手一起成长,是人生一大快事。”甄锡脸上浮出幸福的笑容。

2019年3月,女儿已1岁多了,甄锡一天到晚围着一双儿女转。9月的一天,甄锡半夜从梦里醒来,对丈夫说:“我梦见自己在剧组拍戏,好激动。突然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拍戏了?”

黄海冰清楚地知道,妻子是多么渴望重返影视圈,渴望重新走入职场。他恳切地说:“你为这个家、为两个孩子付出了很多,我会努力帮你圆梦。”

接下来的日子,黄海冰接戏有个原则:有适合妻子演的角色,他才接。几个月里,他错失了很多好剧本。这年夏天,黄海冰接拍一部古装剧,甄锡也在剧中出演重要角色。夫妻俩将一双儿女和保姆带进剧组,在剧组附近租房安了一个临时的家。每天拍完戏,他们就赶回去照顾一双儿女。甄锡既满足了拍戏的愿望,又尽到了妈妈的责任。

同时适合夫妻俩的戏并不多,甄锡大部分时间带着儿女留守家庭。黄海冰要是在剧组两个月回不了家,就让妻子带着一双儿女去剧组团聚。

2020年10月,黄海冰在浙江横店拍摄电视剧《慕南枝》,甄锡带着两个孩子前去探班。见剧组演员忙忙碌碌,甄锡一脸羡慕:“有戲拍真幸福!”

黄海冰动情地向妻子承诺:“等女儿上小学了,我会少接一些戏,分出更多精力照顾家庭和孩子们,让你多接一些戏,弥补这些年你为家庭做的贡献。”丈夫的理解,在甄锡心中掀起温暖的浪花。

编辑/胡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