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的约定:一抹乡愁一个“回家”传奇

2020-12-31 07:26:27 知音(月末版) 2020年12期

西西

他是女儿心中无所不能的英雄,却饱受命运的嘲弄,离家避走;她是父亲眼里征服天空的海鹰,却随着父亲的沉浮,坠落在炎凉里打滚。

那个曾经回不去的家乡,成了父女俩扣响人生之门的密钥,回家湘餐饮连锁有限公司当家人黄海鹰,把一抹乡愁化成了传奇……

失乐园:两地书里的父女约定

1995年10月,广东的秋天清澈明丽。中山市汽车站,26岁的黄海鹰目光搜寻着出站的人群,一眼锁定。

“爸——”黄海鹰迎了上去,百感交集地唤了一声。父亲深深地看了一眼女儿,紧抿着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4年分离,56岁的父亲一身沧桑,可眼里的倔强依然如故。在黄海鹰的心里,父亲无所不能,是个神一般的存在。20世纪80年代初,经商的父亲是湖北省原蒲圻县(现为赤壁市)声名远播的人物,建立了当地有名的百货综合体,日夜忙碌,年少的黄海鹰经常见不到父亲。

一天深夜,睡梦中的黄海鹰被轻轻拍醒,只见父亲拿出一把自动折叠伞,粉色的碎花伞盖变戏法似的一下打开,那是少女黄海鹰最喜欢的颜色。黄海鹰眼里亮出了星星,爸爸总能变出别人没有的新奇玩意,让黄海鹰兄妹四人的成长岁月充满惊喜。

只是,随着父亲如日中天,追随者众多,母亲的担忧也越来越重。

1991年,黄海鹰即将从华中理工大学毕业,她与初恋男友早已约好,打算前往广州工作。然而,一场突然而至的危机摧毁了梦想——父亲破产了。

那天,黄海鹰从武汉的学校回家。昔日生机勃勃的家雨惨风愁,已婚的哥哥和弟妹们满脸忧虑。

“我爸呢?”黄海鹰哑声问道,只要父亲在,什么都不用怕。母亲含泪叹道:“你爸去了湖南老家,想从头开始。他好面子,遇到这种事,他还怎么待在这儿?我宁愿他从没发财过,只要一家人安稳过日子。”

直到这时,黄海鹰才知道,父亲太重江湖义气,而造成父亲最终破产的原因,是父亲为朋友的企业做银行贷款的担保人,结果企业垮了,朋友跑路了,连累了父亲,父亲所有产业都被抵债,还欠下了巨债。

听着母亲的叹息,黄海鹰默默心疼着父亲,父亲那么要强、豪爽,她无法想象父亲落魄的样子。

一夜之间,一家人从天堂跌入了地狱:母亲被债主频频登门催债;已工作结婚的哥哥承受着巨大的舆论压力;20岁的妹妹匆匆嫁人;年少的小弟外出打工……家,就这样散了。家庭的变故,黄海鹰写信告诉了初恋男友。纷乱灰暗的日子,惶恐的她需要一个依靠。然而,渐渐地,她发现男友的信越来越短、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直到最后,男友在信中写道:“对不起,我和另一个女孩做了错事,辜负了你。我配不上你了……”

黄海鹰秒懂了对方以退为进的分手声明,没有人有义务陪她一起在无法预测的深渊里打滚。黄海鹰没有再回信,以沉默埋葬了自己的初恋。

1991年6月,22岁的黄海鹰大学毕业,她放弃了体制内的工作,因为每月几十元的工资,对于背负巨额债务的家庭来说杯水车薪。在朋友介绍下,她入职了收入相对较高的珠海市一家港资玩具厂。可她连去广东的路费都没有。母亲找出厚厚一摞存折,这隐隐透露着曾经“鲜衣怒马”岁月的几十本存折加在一起只有几十元钱。母亲四处借钱未果,最终,还是黄海鹰的大学同学给她凑齐了路费。

独自在异乡打拼,黄海鹰每月工资只留下基本生活费,其余全寄回家,帮母亲偿还父亲的债务。初入职场的她,咬牙承受着来自职场的地域歧视,用三个月时间学会了粤语,并凭借过硬的业务能力和流利的英语升任总经理助理。

而每当夜深人静时,黄海鹰心里想念牵挂的都是父亲,她害怕独自漂泊的父亲走不出人生失败的阴霾,失去信心,伤了自己。获悉父亲的住址后,她第一时间给父亲写信:“爸爸,离开了您的羽翼,我才发现外面世界的残酷。有些同事背地里称我‘捞妹,我不会自卑不会认输,怯懦只会囚禁人的灵魂。您说过,我是四个孩子中最像爸爸的,但您知道吗?从小到大,爸爸就是我的英雄!爸爸,请相信女儿,我们一定会东山再起的;那个现在回不去的家乡,我们一定会回去的……”

半个月后,黄海鹰收到了父亲的回信。那时,车马慢,书信远,居无定所的父亲还时常变更地址,信里的每一个字都成了至宝:“海鹰,爸爸曾经自信地以为能护佑自己孩子一生,可你现在不好的处境,却都是爸爸带来的。爸爸不在你的身边,但是,无论你身处怎样的环境,记住要自强自立自爱……”

看着父亲的信,黄海鹰大哭起来,她觉得很委屈:父亲怎么能这样说,难道连自己的女儿都不了解,还需要提醒女儿自爱吗?

年轻漂亮的女孩,总是不乏追求者,但经历过家庭和情感变故的黄海鹰很清醒,要在情感世界有足够的选择权,她必须将自己修炼到最优秀。

不久,黄海鹰跳槽到一家港资上市公司。此后,她一路“打怪升级”,不仅在职场站稳脚跟,还用四年时间还清了家里债务。于是,她写信让父亲来广东:“爸,我要把散了的家再聚拢起来……”

父女相见,千言万语都化为相视一笑。父亲的眼神依然宠溺、温暖,只是多了一份怜惜。那一刻,黄海鹰突然懂得了父亲给她的第一封信,那是一个深爱女儿的痛苦父亲最深沉隐忍的牵挂和疼惜。

回家乡:那一抹乡愁的江湖传奇

父亲的到来,让黄海鹰那颗忐忑的心安稳踏实,随后,她将母亲接了过来,父母在分离7年后终于在中山团聚。29岁时,黄海鹰已是上市公司高管,有了一份旗鼓相当、彼此欣赏的真挚爱情,对方是一家企业厂长。婚后,有了自己的小家,黄海鹰更怀念父母庇护下兄妹四人成长的那个家。

这时,做厨师的小弟来中山看望住在姐姐家里的父母,一家人围坐一起,说起年少时光,恍若隔世。

“小弟,爸爸妈妈舍不得你,别走了!”小弟做的是湘菜,那是父亲的家乡菜,黄海鹰决定与小弟在中山开个湘菜馆,餐馆的名字就叫“回家湘”。

父親有些动容,喃喃地念叨:“回家湘,回家乡……好,好!”那个回不去的家乡,是家里每个人内心的隐痛,也是黄海鹰无数次梦回的地方。从她出发的那天起,她最大的愿望就是重建那个家,重建家里每一个人失落的精神家园。